2016年8月7日

四月流蘇

<蒲公英>

蒲公英是蘇菲教徒,欣喜疑惑放蕩認同自己
前念接後念,念念都是春天
狂喜神秘的一念,霎時旋轉千年

蒲公英肩披絨毛圍巾,釋放長髮中的囚徒
將萬縷髮絲播種在暈眩的空中田畝
蒲公英靜穆持誦,愛的念珠

<松綠石>

眸中之光光中的靈魂靈魂中有清白
清白中放射愛炯炯的光芒那一刻。真美啊
松綠石安眠在蒙塵的供桌上

松綠色清香松綠色迴身松綠色婉轉
婉轉中的腰被愛的雙臂環繞那一刻。啊時光
松綠石粉碎的骸骨像星星

<流蘇木>

兩袖清風,頭戴白花帽
是誰站立在大地轉彎的邊境線上
洗刷風景麼?腳跟沾著黃泥巴
彷彿可以開得久遠,彷彿已經開得久遠
白有多白?昨夜的青青知道
暸望張開十指,呼吸開落
晨曦拈花微笑

<古燭臺>

一根燭……燭焰方燃……燭焰將熄
心焰閃爍中……沉默閃爍……飄忽
沉默閃爍中……左手呼喚右手……右手呼喚左手
一根燭點燃……另一根燭……也點燃了
兩根燭照鑑……兩隻手臂……宛然相親
心焰閃爍中……精神閃爍……心與心照鑑……承托
太古……古燭臺……點滴銀夜裡……銀夜一雙燭


選自《野鶴原》黃粱詩選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