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5日

新詩名篇鑑賞24

梅新<今年生肖屬狗>


        〈今年生肖屬狗〉         梅新

   狗
   一路吠來
   像追逐惡漢似的
   愈吠愈大
   愈吠愈兇

   時間
   一路萎縮
   愈縮愈小
   愈縮愈短
   最後縮到
   北方的一枝枯枝上

   狗
   對著空中一片落葉
   吠
   過去是昂著首
   現在是垂著頭
   所以聲音很低
   像嘆息

                梅新詩篇一貫質樸,不以華美的辭藻取勝,也從不高舉咄咄逼人的意識劍戟,言語平淡中滲透情性,是的!滲透,飄轉在字裡行間的流霧漫蕩過歲月的重重圍籬……。詩意空間的型態、質性有各式各樣的面貌,有的詩著重修辭層、形象層的經營;有的詩施力於結構層和節律層;或者鋪敘表意層;或者開啟情性層。一首詩的風格呈示往往是由各種因素複合相參。有的詩形貌極單純,如〈今年生肖屬狗〉,平民化的語言,幾乎沒有辭采可言,節律隨意,結構並不複雜,表意清淡,但深蘊情性,讀後滋生一種難以言形的惆悵,恍惚被詩之風力搧擊到心尖。
               體會這首詩最重要的關鍵是閱讀時要能進入語調的世界——語言的斷連轉折,本身就攜帶著情緒和樂音。〈今年生肖屬狗〉以「行」為節奏基準,每一行短則一字,多不過八字。第一節五行實際上共組一個複雜單句,每一行的語意空間極簡約,也因此,全詩的語調波折、語調中情感的收斂與放縱就成為詩意空間成形的主要因素。由於韻律節奏(行)被切得極短,意義節奏(句)又拖蕩延長,整首詩的語調自然鬆緩漫蕩;閱讀者如果急促地要去抓攏意義指涉,勢必讀不出「詩韻」。反面來說,也因為本詩並不在修辭鍊句上著力,語調的詩性(純度和內面化)變得極端重要,聲調沈著勝於語速滑脫。即以梅新另一詩作〈長安大街事件〉研析:「未見兵馬/何來馬蹄的/滴答。/長安的長者/附耳語之/此乃/長安大街/思念漢王/思念過度/所致。」(節選)。同樣的手法,一句詩被切斷成三~五行,如果不能情辭相符,語言節奏完全貼合情感韻律之妙,詩意必定失之平淺。梅新詩藝看似容易,實則難甚。〈今年生肖屬狗〉和〈長安大街事件〉讀來情意誠厚,平淡中見真醇,語調掌控精純沈穩。
                口語化詩篇平面化的缺點,本詩也藉隱喻作了深度改造:「狗與惡漢」比擬生命和存有、「愈大愈兇」指涉色身欲望。第二節的隱喻頗具創意:時間歷經追逐最後縮萎到北方的一截枯枝上,寒涼之至,枯枝也反襯了生命樹曾經擁有的豐盈。第三節:狗對著落葉低吠,人生的節氣已臨近虛枯境界;對比生之欲初始追逐之勇猛,令人不禁噓唏。
    象徵的安立深化了語言的意念和情感,鑿刻似乎過於平白的表述,使鬆散的語言平面頓然開啟了立面和深度。所以,從狗一路吠來到狗嘆息之間,表面上觀察是前後遞進的直敘,但作為隱喻本體的「狗」所指涉的個體生命,中途藉時間的凋萎化,已經漫闊成對人生命運的全體宏觀,在無奈垂首中觸探到「今年生肖屬狗」的無法言傳的滄桑……人生能有幾回狗年呢?將奈何!
                從詩學角度考察,本詩最奇特之處是低限的語言組織——狗、吠、嘆息、時間、落葉、枯枝——語意指涉的抽象化使詩意情感疏離退藏;但全詩把持住口語的句型和節奏,語調的流轉親和自然,展現了雙重的(既抽象又直接)難得樸素之美。

      梅新(一九三七—一九九七),浙江晉雲人,著有詩集《再生的樹》、《椅子》、《家鄉的女人》等。
   〈今年生肖屬狗〉選自《梅新詩選》(爾雅出版社‧一九九八)頁一八九。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