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8日

新詩名篇鑑賞21

瘂弦<乞丐>


  〈乞丐〉      瘂弦

   不知道春天來了以後將怎樣
    雪將怎樣
   知更鳥和狗子們,春天來了以後
   以後將怎樣
 
   依舊是關帝廟
   依舊是洗了的襪子曬在偃月刀上
   依舊是小調兒那個唱,蓮花兒那個落
   酸棗樹,酸棗樹
   大家的太陽照著,照著
   酸棗那個樹

   而主要的是
   一個子兒也沒有
   與乎死蝨般破碎的回憶
   與乎被大街磨穿了的芒鞋
   與乎藏在牙齒的城堞中的那些
   那些殺戮的慾望

   每扇門對我關著,當夜晚來時
   人們就開始偏愛他們自己修築的籬笆
   只有月光,月光沒有籬笆
   且注滿施捨的牛奶於我破舊的瓦缽,當夜晚
   夜晚來時

   誰在金幣上鑄上他自己的側面像
   〈依呀嗬!蓮花兒那個落〉
   誰把朝拋在塵埃上
   〈依呀嗬!小調兒那個唱〉
   酸棗樹,酸棗樹
   大家的太陽照著,照著
   酸棗那個樹

   春天,春天來了以後將怎樣
   雪,知更鳥和狗子們
   以及我的棘杖會不會開花
   開花以後又怎樣

  瘂弦的詩活用了傳統語言(如俗歌、戲曲)的句式、章法,也融匯了古典詩歌意象組織的手法,而非止於文化修辭的摹擬,所以瘂弦三、四十年前寫就的詩篇,今日觀睹仍然靈動豐美、富於生機。
  從民謠與兒歌的語調或旋律中取材,用方言擬民歌,二0年代的劉半農曾經做過一些開創性的工作。瘂弦攝受啟發而大膽挪移、錯綜變造,創寫〈歌〉和〈斑鳩〉等詩篇。〈歌〉的節律屬於單線的旋律反覆,〈斑鳩〉則藉著一個句子「斑鳩在遠方唱著」鑲嵌入每一詩節中作為背景和聲,將各式的心靈旋律串接成整體的交響。〈殯儀館〉寫作於一九五七年初,與前兩首同在一個月間完成,語調的控制、旋律的變奏卻超乎尋常地深邃圓融,令人驚嘆──「明天是生辰嗎/我們穿這麼好的緞子衣裳/船兒搖到外婆橋便禁不住心跳了//而食屍鳥從教堂後面飛起來/牧師的管風琴在哭甚麼/尼姑們咕嚕咕嚕地唸些甚麼呀/〈媽媽為甚麼還不來呢〉」〈節選〉。叙述者的語調是擬童語的假聲發音,是生命還原空寂後復歸於嬰兒,洞澈生死的智慧隱藏其中。
  〈乞丐〉寫於是年年底,多重運用了民間詩律:呼語──依呀嗬。襯詞──小調兒「那個」唱。襯句──〈依呀嗬!蓮花兒那個落〉。疊詞──以後以後、照著照著、那些那些、夜晚夜晚。排比句──依舊是……/依舊是……/依舊是……、與乎……/與乎……/與乎……。間隔反覆──酸棗樹,酸棗樹/大家的太陽照著,照著/酸棗那個樹〈第一詩節和第五詩節〉。聲韻之變化也受益於民間詩律良多,即以首七行作示例分析:一、二、四行「怎樣」腳韻相押。三、四行「以後」頭腳相押。五、六、七行「依舊」押頭韻。五、七行「廟」「落」間隔相押。六、七行「上」、「唱」押腰韻。第七行「那個」、「那個」押句內韻。語音手段已非雙聲、疊韻可以概括。融匯民間詩律於現代詩的創作,追摩心靈的自由呼息,兼體自然合韻之妙,無刻意造作之跡,這是瘂弦詩藝超卓之處。
瘂弦詩中意象組織空間並列的手法和中國古典詩也有美學上的關聯,最鮮明的詩例是〈坤伶〉:

十六歲她的名字便流落在城裡
一種淒然的韻律

那杏仁色的雙臂應由官來守衛
小小的髮兒啊清朝人為他心碎

是玉堂春吧
〈夜夜滿園子嗑瓜子兒的臉!〉

『苦啊……』
雙手放在枷裡的她

有人說
在佳木斯曾跟一個白俄軍官混過

一個淒然的韻律
每個婦人詛咒她在每個城裡

               每一詩節基本上是獨立的形象空間,再藉由詩意渲染的層遞交疊,從容匯聚成整體意境。這和英美詩意指鮮明和語法邏輯嚴謹的「意義詩學」相當不同;相對而言,中國古典詩可以類歸為「意境詩學」。茲舉李白的〈子夜秋歌〉:「長安一片月,萬戶擣衣聲。秋風吹不盡,總是玉關情。何日平胡虜,良人罷遠征。」做例,每兩句〈十言〉為一單位,詩意空間獨立完整,每一單位的視點、視域、氛圍參差互異,再藉由情境與情境的召喚,滲透為無窮衍蕩之意境,脫略邏輯叙述的串接條理,這是中國古典詩歌美學的殊勝之處。
  〈乞丐〉的意象組織,以每一詩節為完整獨立的單位,意象群各自涵攝獨立情境:第一節指向未來,第二節徵引過去,第三節總括此世,第四節焦注於此時〈前三節是全知叙述,第四節『我』才現身〉,第五節反諷塵世,第六節反覆,並以略帶微笑的自我悲憫扣問乞丐的宿命──「我的棘杖會不會開花」?乞丐對命運或未來是不抱任何興致或希望的,窮乞丐關注的是當刻活著。值得注意的是第二節和第五節穿插反覆的「酸棗樹」是否特有所指?酸棗枝帶刺,果子又酸澀,可是滿樹的棗實無法不誘惑人。「大家的太陽照著」,是的!誰能倖免於奔忙一生呢?為啥?酸棗樹的植入將本詩帶入了深奧難解的人生之謎,全詩的意境因此而瀰漫錯綜,玩味無窮,豈是「意義」二字可以攏盡。

  瘂弦〈一九三二─〉,河南南陽人,著有詩集《深淵》、《瘂弦詩集》、詩評論集《中國新詩研究》、新詩史料編纂《戴望舒卷》、《劉半農卷》等。

  〈乞丐〉、〈坤伶〉選自《瘂弦詩集》〈洪範書店,一九八一〉,頁五十一、頁一四九。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