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6日

新詩名篇鑑賞20

管管<滿臉梨花詞>


           〈滿臉梨花詞〉    管管

    看著妻昨夜教春雨淋濕的那滿臉梨花,
    和妻懷中那棵長滿綠芽的小女,吾就禁
    不住跑出去,拼命淋著,吾滿身的

    枝椏

    吾等不及吾那個管管
    慢吞吞的
    開花!

         梨,落葉喬木春開五瓣白花,滿樹。「梨」諧「離」音,喻擬愁緒;梨花春來帶雨,嘆美女子哀容;「一樹梨花」壓海棠,演繹男性意象。這是「梨」之意象的傳統情結。「梨」也是管管詩篇的關鍵意象,初現於一九六三年的詩作〈弟弟之國〉:「城外,春。梨花正一頁祭文一頁祭文的隨風漂泊……」。「梨花」漂泊比喻祭文,正有「離」意,情景交融。一九七0年的〈梨樹〉:「屋前/梨樹上掛著一臉女子的臉/某年春天一門被兵士所遺棄的臼砲/掛著一臉女子的臉的梨樹守候著那門臼砲被遺棄在屋前」。臼砲象徵男性,梨樹喻意女身,從一臉哀思到滿樹哀思正乃情境推廣的手法,「一樹梨果」是意象新啟。
        一九八0年〈金門一個明朝小村裡的那棵梨花〉——「昨夜敵人的砲彈還在身邊響呀/那棵站在明朝小村邊的梨花照樣開它的梨花」,梨凝聚為天地象徵,無懼一時的人偽。更具創造性的發展是一九九三年的怪詩,標題很長:〈說一部「秋冬收脂後無疤無節上等梨木乾隆版木刻木大藏經」的閒話〉:「七萬九千三十六塊梨木版,到底殺死了多少棵梨樹,一棵梨樹一年能開多少花結多少梨?一部大藏經能開多少花結多少梨?一棵梨樹能度多少僧多少尼?」,梨樹居然掛勾上了歷史,兼能啟示生死。
        〈滿臉梨花詞〉寫於一九七三年,是年管管長女綠冬出生,詩所描敘的正是感懷心聲的狂喜心情。全詩皆梨,妻「滿臉梨花」,小女「長滿綠芽」,管管「滿身枝椏」。奇詩!唯有枝椏健壯才能花開滿樹,而後再茁新芽當然翠美,揚溢深情之詩,賦生活以聖潔之氣息。從「懷中」生命誕生的艱難讀取妻「滿臉梨花」的苦辛,從「長滿綠芽」的小女感悟生命的莊嚴和承擔,花芽既圓滿,枝椏何當推辭,當然管管會興奮得振臂奔忙,一家之主嘛!意與象迴環相生,渾然天成,深得傳統美學「意象相成」之旨。「意象相成」的核心觀念是滿含情思意念的藝術形象根源於審美主體與審美客體的主客融合,情景相合更進一步推導意象相生:滿臉梨花——長滿綠芽——滿身枝椏——不及開花。即景含情,情意互根,梨與心事推盪相生,既與生命情境聯繫,復與心靈經驗同盟。〈滿臉梨花詞〉沐浴情深奇想泛溢往來譎幻,奇美之詩!


    管管(一九二九~),山東膠縣人,著有詩集《荒蕪之臉》、《真摯與奔放》、《管管詩選》等。〈滿臉梨花詞〉選自《管管詩選》(洪範書店,一九八六)。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