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0日

新詩名篇鑑賞19

張默  <再見,遠方>


       〈再見,遠方——舊金山「紅木林」偶得〉          張默

   第一株,修長而且蒼勁
   第二株,筆直而且濃蔭齊天
   第三株,弓著嶙峋如山谷般的身子
      向遠方,淡淡的發問
   第四株,閉目凝神,以及什麼來著
   第五株,吐納,吸吮,對視而且歌唱
   第六株,向歲月,不停的哈腰
   第七株,一位深情的沐浴,沐浴,沐浴
   第八株,每天站著,採一種習慣的樣子
   第九株,第十株,……
      仰泳千山萬壑之間
      談笑自在
     
      風聲


             本詩的寫作源由附記於詩末,乃張默與其他詩友訪美途中,在舊金山由旅美詩人袁則難、劉荒田等陪同,造訪古意盎然的「紅木林」,感受那連綿參天、形狀各具的樹林中的森然與寂靜,難忘其舒愉而誌,並以之獻給旅居舊金山的中國詩人群。紅木屬裸子植物,可長成高達百公尺的直挺巨木,悠遊於摩天古林中滋味何如?本詩以輕筆淡墨點染出那片神秘氛圍。
渴想臨摹靜闊高偉的「紅木林」之形,任何的寫實技法大概都要捉襟見肘,本詩以簡筆勾勒揣想其中神態,再加之光影風動之渲染,誘惑讀者進入想像的林區……。第一株、第二株的形容從紅木的基本型態起筆——修直、蒼勁、濃蔭齊天,以概括的情狀為紅木定型。第三株以下改用帶有聲音、形象等體驗性的積極修辭傳擬具體的感受:第三株喻擬探問者,弓身傾吐他的疑惑,嶙峋觸及老樹深重的體膚。第四株喻擬思想者,沈思不語,「以及什麼來著」是烘托冥思之神秘。第五株擬歌者,以四種神態嵌組呈現生活丰采。第六株寫其老來謙恭之態。第七株擬逍遙的沐浴者,專注於心靈、感官的完全開啟。第八株喻無為,無所謂的活著。第三株到第八株是藉有限型態的個例喻擬「紅木林」生機無限之意。
              第九株以下無庸再例舉了,通過上面八株作為點景,紅木森林的氛圍已經在讀者的耳目中緩緩昇起,「第九株,第十株……」表現出一種宏觀漫闊的全景。「仰泳千山萬壑之間」筆法高妙,「仰泳」是從站在地面的人類視角仰觀紅木枝葉迎風搖曳之姿(紅木分枝與葉群集中於直株上半部),蔽天的濃蔭悠遊挪移,哇!那將是多麼撼人心弦的天籟奇景。舒暢人心而無以言說的靜穆情境,畢竟唯有詩篇才能言傳個中奧義。
              人生難得幾回與妙道相親,尤其世俗人心愈來愈遠離自然的聖潔與芬芳時,本詩能以「無我」的心境、「無言」的語調庶幾貼近於筆墨難以形容的舒坦與森寂,「紅木林」的心靈滌洗功不唐捐。誠如副題誌之「偶得」,成就本詩殊屬不易,需要抖落多少塵埃與浮華意識!

    張默(一九三一~),安徽無為人,著有詩集《無調之歌》、《陋室賦》、《愛詩》、《光陰‧梯子》、《落葉滿階》等八部,編輯詩選集《剪成碧玉葉層層》、《感風吟月多少事》、《中華現代文學大系詩卷》、《新詩三百首》等近二十部。

   〈再見,遠方〉選自《落葉滿階》(九歌出版社,一九九四),頁一四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