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3日

新詩名篇鑑賞18

商禽<雪>


〈雪〉        商禽

我把一頁信紙從反面摺疊,這樣比較白幸好那人不愛兩面都寫。疊了又疊,再斜疊,成一個錐形。再用一把小剪刀來剪,又剪又挖,然後

我老是以為,雪是這樣造成的:把剪好的信紙展開來,還好,那人的字跡纖細一點也不會透過來,白的,展開,六簇的雪花就攤在蠟黃的手上。然而

三千公尺或者更高的空中,一群天使面對下界一個大廣場上肢體的狼籍,手足無措,而氣溫突然降至零度以下,他們的爭辯與嗟嘆逐漸結晶而且紛紛飄墮。

               雪——自然現象。雪的成型因素是高層雲的水滴和零度以下氣溫的介面相遇,它的形態本質是秩序井然的六角形結晶,降落到地面鋪成白茫茫的世界,幻現無言之大美。商禽的〈雪〉詩是心靈映象之旅,「雪」倚作心靈現象的對映,從敘述者與一封信的遭遇為蘊蓄之因,以對鏡獨白的語調展開全詩。
             第一詩節呈示摺信、剪紙的生活動作,這是現實空間的素描;第二詩節試作心裡空間的自我澄明——信紙被折拗成六簇雪花攤在掌心。心理圖像和雪關聯何在?這可瀝分兩層,第一層明列敘述者讀信後的身體反應是沈默清冷地摺與剪,對應雪的成因;第二層潛示紛杳的意念被冷凝結晶,井然有序。第三詩節深拓精神空間,天使群的義氣爭辯與嗟嘆之情和精神零度的交鋒是心靈迴盪、重整、凝鍊的形象化,對比於意識指涉的紛亂嘈噪,意念被沈潛聚晶為本質之美——「詩」——猶如雪之無言、聖潔。
            〈雪〉詩的語言空間經過多層的折疊與換位,意念的節奏「拆信與讀信」節略,爾後空間序列:(我    信紙)、(反摺挖剪    纖細字跡)、(蠟黃手掌    縷空紙花)、(天使的高空爭辯    下界的肢體的狼籍)、(意念冷凝    雪花飄墜)。語言空間的約減、彎折、變換得自心靈沐浴於深度淨化中,撫其精神,意念去蕪存菁,互動親密而勾連隨意,心靈幾番出入、語言折轉壓縮,終抵詩意迴響悠遠,境界超詣,一心與妙道相契。
               商禽的詩語言賦有美學的獨創性,從生活語境著手、語言型塑著力、心靈探索著眼,四十年玄思不輟。內涵鎔鑄於整體意境之中,意念跳蕩點染出生活奇景,詩風奧美,詩、思兼備的一代詩人。
 
    商禽(一九三0~),四川珙縣人,著有詩集《夢或者黎明》、《用腳思想》、《夢或者黎明及其他》(一九八八年,書林版)。
    〈雪〉選自《現代詩季刊》復刊第二十二期(現代詩季刊社,一九九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