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5日

新詩名篇鑑賞16

洛夫<蟹爪花> 

     〈蟹爪花〉     洛夫

  或許你並不因此而就悲哀吧
  蟹爪花沿著瓦盆四周一一爆燃
  且在靜寂中一齊回過頭來
  你打著手勢在窗口,在深紅的絕望裡
  在青色筋絡的糾結中你開始說:裸
  便有體香溢出
  一瓣
  吐
  再一瓣
    
  蟹爪花
  橫著
   佔有你額上全部的天空
    
  在最美的時刻你開始說:痛
  枝葉舒放,莖中水聲盈耳
  你頓然怔住
  在花朵綻裂一如傷口的時刻
  你才辨識自己

  洛夫的詩集《魔歌》出版於一九七四年,集中一首詩作題名:〈不被承認的秩序〉,開篇兩行如下:

  林泉啞默
  石頭嗚咽

怪哉!乍見之違反尋常認知的事理,實則不然。萬物諸法皆非靜止扁平的現象,而是動態立體組合,依附不同的經驗色彩、觀照角度呈顯殊異的秩序。上引詩行或可詮釋──「林泉」恆動故無言可說,「石頭」肇啟於難以自移的困境反而嗚鳴。詩意空間因觀察視角加賦心理因素而籠罩著特異色彩,此即「魔歌」之義,融合心靈視域的歌唱。
  所謂晦澀,乃指文字情境不被瞭解,意義呈現真空狀態。洛夫是一個創造文字新境的詩人,經營渾然內造的語境,字的涵義、象的景深因陌生奇幻而懸擱,等待被意義填賦。所以詩意難解緣起於獨特詩法,這是「不被承認的秩序」其一;「不被承認」的另層意指是被壓抑,六十年代的高壓統治圍困著全體島民,詩人澆注強悍的生命意識,熔血色詩章,拒絕時代擺佈但又擺脫不了兀自苦執的慘酷命運。恆存不屈的悍烈聲音凝聚洛夫作品的獨特詩質。整體觀察,洛夫早期詩篇貫穿高揚生存意志與美學抵抗的卓絕精神,不愧詩人本色。
  〈蟹爪花〉也是「魔歌時期」的作品,基礎語調仍似:「我於時間的喧囂中沈默如一握緊的拳頭」〈洛夫詩句〉,聲調靜寂但語勢攜帶爆燃的動能,句式長短交錯意緒跌蕩。空間音色類比:「吞服大量砒霜的月亮」〈洛夫詩句〉,深藏悲劇意識又何妨坦然邁進,正乃深陷絕望才能發突圍的勇氣,裸透真有痛快。
  「蟹爪花」,氣生蘭之一種,春節前後開深紅或紫紅花串,以蛇木塊為植料通用吊掛栽培。本詩採納喻擬手法描摹花姿,「打著手勢在窗口」、「回過頭來」,形容花苞彎垂而勾捲身貌,「一一爆燃」預告它無畏綻裂的氣勢,煞是驚人,自言:裸,大方開放。第一詩節中的「你」指稱蟹爪蘭,第二詩節「蟹爪花/橫著/佔有你額上全部的天空」,個中的「你」陳述的卻是詩人自己,視角經歷了巧妙的遷移。第一節是局內視點,叙述者介入作品,而第二節移轉為局外視點,叙述者變成全知視眼同時俯瞰懸空的蟹爪蘭盆與觀花的詩人。第三詩節「你頓然怔住」,昭顯視域相疊之妙,從個人視點言:蟹爪花舒放到極致而止,身世全貌耳。從全知視點看:詩人怔住於當刻,沈思頓悟。是的!縱然玫瑰是血,我將盛放,詩人洞澈存有的悲歡。堅執心靈自我的真實,無畏裸裎而奉獻於美,全然開放,回應篇首「或許你並不因此而就悲哀吧」之無悔。蟹爪花舒放的綻裂恍惚藝術生命完成的過程,詩人的生涯亦如是。

  洛夫〈一九二八─〉,湖南衡陽人,著有詩集《靈河》、《石室之死亡》、《無岸之河》、《魔歌》、《時間之傷》、《釀酒的石頭》、《因為風的緣故》、《月光房子》、《隱題詩》等十三部。詩論集五部:《詩人之鏡》、《詩的探險》、《詩的邊緣》等。
  〈蟹爪花〉選自《雪崩─洛夫詩選》〈書林‧一九九四〉,頁一九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