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5日

新詩名篇鑑賞15

詹冰<金屬性的雨>


  〈金屬性的雨〉      詹冰

         銀白色的雲
  發射白金線的雨,
  於是少女的胸裡,
  就呈七色陷色反應

  鳥類的交響曲是
  沸騰的高錳酸鉀溶液。
  心臟型的茘枝是
  燦爛的血紅色結晶體。

  並列的檳榔樹是
  綠色的三角漏斗,
  啊,過濾的詩感
  水銀般點滴下來……。

  充滿Ozone的花圃就是 
  新式化學實驗室。
  太陽脫下雲的口罩,
  顯出科學家的嚴肅。

  詩人詹冰,從中學時代即喜愛詩歌,就讀五年制台中一中五年級時曾作「徘句」參加台中圖書館舉辦的「徘句」募集而獲獎。畢業後赴日就讀東京明治藥專,一九四四年底回台,次年十月台灣光復後才開始學習中文。一九六五年出版之第一本詩集《綠血球》原用日文寫成,大部分作於一九四三年至一九四六年,經過近十年艱難的中文學習歷程,始於六十年代逐漸翻譯自己的詩稿及用中文寫詩,此即所謂「跨越語言的一代」詩人。
  〈金屬性的雨〉收錄於《綠血球》詩集,寫作於一九六四年,是集中少數直接以中文寫作的詩篇,但和標示一九四八年寫作的〈液體的早晨〉風格一脈相連:

     水藻似的相思樹下,
   成了魚類的少女
   搖著扇子的魚翅。
           〈節選〉

將透明清澈的早晨帶來的清涼氣以詩人特有的「藥學實驗」的感知加以轉換,物質的基本狀態純熟自然地發生了變化,清晨的陸地一景幻化成液態的水底世界,相思樹梢的搖曳彷如水藻,樹下的少女婀娜多姿地悠游,扇子變成魚翅的晃動。
  詹冰的詩流露出知性的節制與想像的鮮美,以其四十年代所寫的〈五月〉等詩篇衡量,應可算作新詩史上現代主義的先驅者。從詩人自撰的詩觀亦可洞見其現代意義:
    
    現代的詩人應將情緒予以解體分析後,再以新的秩序和型態構成詩,創造獨特的世界。……我的詩法是「計算」。我計算心象的鮮度。計算語言的重量。計算詩感的濃度。計算造型的效率。以及計算秩序的完美。
  
  〈金屬性的雨〉想像奇絕,攝涵實驗室的精神,展露詹冰以物質存有態變化將空間換位的獨特詩法。「雨」被賦與「金屬性」不但形容了雨絲的晶亮,也加賦「雨」實驗物的屬性。「雨」是試劑,滴下大地,遠山虛衍出七色虹;滴入樹叢,鳥聲的噪喧直如溶液沸騰般尖嚷,枝頭的紅茘枝被雨淋的更加燦紅,這啟不是結晶麼?檳榔葉叢如倒三角錐的漏斗,雨線被層葉過濾轉折,改變了線條而點滴下來……。「Ozone」是臭氣,也是新鮮空氣;花圃是花鳥舒展之地,然從生物化學的眼光,陽光和雨水之於有機體上產生了多麼複雜的化學反應啊!詹冰將實驗室裡的知識與經驗巧妙嫁接到對天地萬物的觀察,滌洗了我們視覺上的積塵。

  詹冰〈一九二一〉,台灣苗栗縣卓蘭人,著有詩集《綠血球》、《實驗室》、《太陽、蝴蝶、花》。
  〈金屬性的雨〉一詩選自《混聲合唱──笠詩選》〈文學台灣雜誌社‧一九九二〉,頁五十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