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11日

新詩名篇鑑賞11

林亨泰<溶化的風景>


  〈溶化的風景〉    林亨泰

  即使驟雨暴降的日子也
  無法立刻淋濕,
  然而一眼望去全是發亮的綠
  為什麼這麼快就濕透了?

  走了五六步
  再回頭看
  全部的景色
  早被眼淚溶化了……

         林亨泰先生是一位清醒的詩人,「清醒」是超越知性與感性之上定靜的撫觸。林亨泰的詩觀著重「詩的思考」,強調語言秩序的組織變化,此即詩中的音樂性要素。所以林詩中的主知特色並非是邏輯的嚴整,而是經過情感洗鍊與知覺沈澱後的有機韻律,在靜樸中緩緩吐露內斂的情思。
              林亨泰四0年代的新詩,據呂興昌研究,目前所能蒐集到的計有五十六篇,中有四首因緣特異,直到一九七九年才編入日文版的《台灣現代詩集》中,在日本發表。此四首篇名為:〈群眾〉、〈黎明〉、〈思惑〉、〈溶化的風景〉。未發表原因經林亨泰確指示二二八事變後有感而寫,事涉敏感而收藏。瞭解個中背景對〈溶化的風景〉一詩的解讀助益宏大。雖然是傷慟欲絕的悲情,但強烈的情緒經過沉思默想而獲得了適度的距離與提昇,此即林氏詩藝之精妙處。不肯追隨尋常視點,不願耽溺於日常心情,堅持思維與想像的獨特角度發出詩的箭矢:

    我寧願盡力去探求還沒有被那些「懂得價值的人」的足跡所踐踏過的地方,縱然那是有著猙獰的容貌而不能稱為風景,或者不過是醜陋的一角而不足以稱為風景,可是,我以為只有在這裡方才體會得到人類居住的環境底真正的嚴肅性。

              從以上林氏自陳的文學觀而踏入諸如〈風景〉、〈春夏秋冬〉、〈非情之歌〉等傑作,當可明瞭林氏詩境奇殊之美。〈溶化的風景〉也是經過沈思轉折之後的異景色,第一節四行以祈使語氣起頭,帶出一個框景──「發亮的綠」和「溼透了」的疑惑;第二節四行則拉開一個恰當的距離──「走了五六步」,在調整焦距,景色的溼透與發亮原來是──「眼淚」的關係,否定了第一節的框景設定。第二節與第一節之間架設了巧妙的懸盪和辨證的張力,經過了抽象的距離而使悲傷的情緒凝肅起來,獨立成令人難以釋懷的永恆風景。
  林氏將二二八事變的苦難事件以詩人的眼光輾轉托陳,語言簡潔樸素而達致深邃的體驗,不作直接的控訴而哀傷與憤怒隱然脈動,請看另一首以青苔燃燒比喻民心激蕩的〈群眾〉:
    
  青苔 看透一切地
  坐在石頭下 久矣
  青苔 從雨滴
  吸營養之糧 久矣

  在陽光不到陰影裡
  綠色的圖案
  從闇秘的生活中 偷偷製造著
  成千上萬 無窮無盡

  把護城河著色
  把城門包圍 把城壁攀登
  把兵營 瓦覆沒
  青苔 終於燃燒了起來
  
      林亨泰〈一九二四─〉,台灣彰化縣人,著有詩集《靈魂的產生》〈日文〉、《長的咽喉》、《林亨泰詩集》、《爪痕集》、《跨不過的歷史》,評論集《找尋現代詩的原點》等。
    〈溶化的風景〉、〈群眾〉兩篇選自《林亨泰研究資料彙編》,呂興昌編〈彰化縣立文化中心,一九九四〉,頁四0四、四三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