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9日

新詩名篇鑑賞9


鄭敏<無聲的話> 

   〈無聲的話〉      鄭敏
                                                                                   
   無聲的話,不是話
     只是震波
   聾了的耳朵
     能聽見它

   一個天南
   一個海北
   背靠著背
   目光瞧向
     相反的方向

    突然,那聽不見的豎琴
    琴弦顫動
    所有的樹葉都顫抖了

    他們轉過身來
    聽著樹葉的氣息
    感謝自己是聾子

             鄭敏為「九葉派」代表詩人之一,〈無聲的話〉乃發表於一九八六年的《心象祖詩》第十二首。「心象」是不可見的心靈視象,必須把抽象的理念、情感藉由類比關係以形象顯現,才能被指點、闡釋,此即「象徵」的一般意義。象徵依類比關係大要分作四型:一、以有形感之無形。二、從部分趨向整體。三、用個別暗示普遍。四、藉瞬間凝鑄永恆。
             「無聲的話」既無聲,就無法依靠聽覺感知,而聾子卻能聽見,「聾子」是不惑於各種聲音現象的人。我們的世界被無孔不入的喧嘩嘈噪圍攻,聽覺再也難於感知纖細的音質變化,何況「只是震波」,「聾子」在此象徵深靜敏銳的心靈,依靠心覺去感知世界的人。「聽不見的豎琴」則是發出震波的音源,心弦通常象徵心靈,豎琴以其音色之優美柔和為心靈的幽冥空闊賦形。內心被不知名的事物感發,「琴弦顫動」,它發出的不是聲音,而是訊息——「所有的樹葉都顫抖了」——不是真實的物象搖曳,而是靈動幽幻的心象,彌滿空間的心靈微波形成深度溝通的場所,心弦的撥弄在這一個瞬間得到彼此的感通。
              本來是疏離隔膜的兩個人,雖然緊鄰——「背靠著背」,卻「目光瞧向相反的方向」,以簡潔的形象勾勒人際關係的隔絕;作者接著再以兩人轉身的剎那凝凍戲劇性的一刻,敏於心聲不惑物象的深度溝通於焉達成。精神空間的瞬息變化被作者獨特的心靈知覺手法凝塑為永恆的智慧,將抽象空漠的心靈體驗成功地賦形在具體的形象與動作中。
                本詩只有影像沒有聲音,猶如默片,一切的甜言蜜語、呼喊謾罵都被沈澱了下來,唯有心理意識撥卻了干擾和掩飾之後,心靈真實才豁然浮現,聆聽而後有召喚,因為召喚——「他們轉過身來/聽著樹葉的信息/感謝自己是聾子」。深奧的體驗被俐落的象徵手法精妙豁現。
              當下的人們總是太匆忙、太浮躁,心靈被意識泡沫掩埋,不但難得細聽,恐怕也無法真實觀看,誰能超越善變的現象流轉。神聖的一瞥留下永恆的印記,《心象組詩》第二首〈門〉捕捉的正是那稍縱即逝的意蘊:

    這扇門不存在于人世
    只存在于有些人的命運中
    那要走進來的
      被那要走出去的
    擋住了
    十年可以留不下一絲痕跡
    一眼卻可能意味著永恆
                              (節選)

        鄭敏(一九二0~),福建閩侯人,著有詩集《詩集》、《尋覓集》《九葉集》(合集)、《早晨,我在雨裡採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