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3日

新詩名篇鑑賞8

唐祈<女犯監獄>
  
     〈女犯監獄〉         唐祈

    我關心那座灰色的監獄,
    死亡,鼓著盆大的腹,
    在暗屋裡孕育。

    進來,一個女犯牽著自己的
    小孩:走過黑暗的甬通道裡跌入
    鐵的柵欄,許多烏合前來的
    女犯們,突出陰暗的眼球,
    向你漠然險惡的注看——
    她們的臉,是怎樣飢餓、狂暴,
    對著亡人突然嚎哭過,
    而現在連寂寞都沒有。

    牆角裡你聽見撕裂的呼喊:
    黑暗監獄的看守人也不能
    用鞭打制止的;可憐的女犯在流產,
    血泊中,世界是一個乞丐
    向你伸手,
    嬰胎三個黑夜沒有下來。

    啊!讓罪惡像子宮一樣,
    割裂吧!為了我們哭泣著的
    這個世界!

    陰暗監獄的女犯們,
    沒有一點別的聲響,
    鐵窗漏下幾縷冰涼的月光,
    她們都在長久地注視
    死亡——
    還有比它更恐怖的地方。

        唐祈為「九葉派」詩人之一,四十年代初曾旅行甘肅、青海一帶游牧區,寫出新詩史上最早的一批邊塞詩,富有草原風光的抒情詩清新飄逸。抗戰勝利前後,作者在重慶任中學教員,強烈感受到時代的動亂,催促詩人風格遽變,寫下了另一批深刻的現實主義作品,冷靜批判中兼夾悲憫情懷,賦有人性視野而觸動人心。
       全詩的主調是黑色:暗屋、黑暗的甬道、陰暗的眼球、黑暗監獄、三個黑夜、子宮、死亡,全詩唯一的白是——「鐵窗漏下幾縷冰涼的月光」,被鐵窗劃破的冰冷的白更加對照出黑冷罪惡的監獄氛圍,本詩的藝術形象真實撼人得力於對照式的修辭手法,如「死亡,鼓著盆大的腹,/在暗屋裡孕育。」,「孕」的意符指向是「誕生」,此處象徵監獄,整座監獄懷抱的不外乎「死亡」,相互對立的事物放在一起,達成鮮明的對比效果。聲音與沈寂則是另一種對照:「對著亡人突然嚎哭過,/而現在連寂寞都沒有。」,這兩行是增語,補敘臉們的漠然,以臉過去經歷的「嚎哭」對比當刻的無聲麻木。「對著亡人突然嚎哭過」是記憶中隱藏的哭聲,預示下一節戲劇性的現場——「牆角裡你聽見撕裂的呼喊」——三個黑夜的呼喊,催人心肝。呼喊之淒慘連「黑暗監獄的看守人也不能用鞭打制止」,此句是從反面設喻,形容流產過程的痛苦比鞭打還要更劇烈,令人印象深刻,有切膚之痛。
        對照、反襯的修辭手法是本詩最精彩特色,利用相反特性的事物作烘托對照比直面陳述更具藝術魅力,想像空間寬闊,「世界是一個乞丐/向你伸手」即以世界的窮苦來反襯女犯無告哀淒的命運,何者更窮苦?誰虧欠了誰?「沒有一點別的聲響」則以其他女犯們的噤語反襯迴盪在空間裡的哭嚎聲,更加動人魂魄。全詩最後收述於女犯們對僅有的幾縷月光的無言注視,以僅有的希望反襯身體深陷在黑獄中的恐怖與絕望。
        現實主義的創作特徵是冷靜的觀察與精確的描寫,把握生活現象背後的社會意義,通常力求作家清醒的客觀化反應現實。本詩的形象描寫既有宏觀象徵「盆大的腹」,也有微觀畫面「陰暗的眼球」,動態掃瞄「走過……跌入……」,定格聚焦「長久的注視」,成功塑造出一股恐怖戰慄的陰氣,令人不忍注視又無法迴避,風格冷凝強悍,不作浮泛吶喊,而專注於形象雕刻,視角銳利層相豐茂,堪稱現實主義詩歌傑作。

     唐祈(一九二0—一九九0),江蘇蘇州人,著有詩集《詩第一冊》、《九葉集》(與八人合著)、《勞歌行》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