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0日

新詩名篇鑑賞6

蘇金傘<雪夜>


  〈雪夜〉   蘇金傘

  未曾打過獵,
  不知何故,
  忽然起了夜獵銀狐的憬:

  夜雪的靴聲是甘美醉人的;
  雪片潛入眉心,
  銜啄心中心奇的顫震,
  像錦鷗投身湖泊擒取游魚。

  林葉的乾舌
  默頌著雪的新辭藻,
  不提防滑脫兩句,
  落上弓刀便驚人一跳。

  羊角燈抖著薄暈,
  彷彿出嫁前少女的尋思,
  羞澀──但又不肯輟止。
 
  並不以狐的有無為得失,
  重在獵獲雪夜的情趣;
  就像我未曾打過獵,
  卻作這首夜獵銀狐詩。

  迷人的「雪夜」,清寒中透發令人顫震欲泣之美,讓人羞於啟口解析。心靈氛圍完整瀰漫的詩,空間音色浸透字裡行間。
  本詩構造的是一場想像空間──「夜獵銀狐的憧憬」,作者言明未曾打過獵,但「不知何故」憧憬幻生。南國的人們大概難以體味「雪夜」之美,清蕭人心的靜默瀰滿天地。胸懷點滴透明,照鑒一切的雪滌洗人間。「夜雪靴聲是甘美醉人的」,獨行者與唯一的腳步聲相依存,精神冷凝故──雪片潛入眉心,「雪片潛入眉心」乃心象,與「錦鷗投身湖泊擒取游魚」相呼應,勾引心靈圖像巍顫欲現。
  雪改變了大地形色,聲音彷彿也被清濾過,「默頌」是表達對新世界的敬意,咀嚼陌生而鮮新的雪,與雪後的自己,猶如初遇。「不提防滑脫兩句」──意念裡的歧出與現象中樹枝掉落的雪片情景相融。「羞澀──但又不肯輟止」形容獵人手上的羊角燈光含蓄遮掩,幽明不定然而堅執;恍惚又映現「出嫁前少女的尋思」之容顏。深層則隱喻詩人獨立於雪夜的幽深思維。
  二、三、四節描繪夜獵銀狐之情景,想像的焦景不在于「獵狐」而重在「獵獲雪夜」,因雪夜之寧靜大美而起興,此即篇首所言──「不知何故」──之因。雪夜感思點滴收藏有借於獵狐的想像注入,就像空無的時光中必待之心靈詩篇留駐歲月,這是詩人婉轉心思,也是詩之深奧甘美處。
  本詩的詩意濃厚、語質細密,歸因於情景交融的傳統詩法,所採意象兼備心理層面與現象層面的雙重止涉,意象堅且能互相照應:雪片潛入眉心──錦鷗投身湖泊擒取游魚;不提防滑脫兩句──落上弓刀便驚人一跳;羊角燈抖著薄暈──出嫁前少女的尋思。以精鍊意象構造新詩境,毫無累贅鬆疏的現代白話之病,傳統詩學功不可沒。
  蘇金傘的〈雪夜〉以幾近無聲的意象寂默地在雪夜裡潛行,境界高妙。如此一幅令人心醉神馳的夜獵銀狐圖卻在現代詩史上幾近黯啞無聲,少見傳頌、評論,真箇怪事!相對比較美國詩人佛洛斯特〈ROBERT LEE FROST  1874~1963〉大名鼎鼎的詩篇〈雪夜林畔〉想必各異其趣。〈雪夜林畔〉描述作者雪夜騎馬林畔竚思,兩詩皆抵象徵高度:我想我知道這是誰的森林。/他的家雖在那邊鄉村;他看不到我駐足在此地/竚望他的森林白雪無垠。//我的小馬一定會覺得離奇/停留於曠無農舍之地/在這森林和冰湖的中間/一年內最昏暗的冬夕。//牠將牠的佩鈴朗朗一牽/問我有沒有弄錯了地點。/此外但聞微風的拂吹/和紛如鵝毛的雪片。//這森林真可愛,黝黑而深邃。/可我還要去趕赴約會,/還要趕好幾哩路才安睡,/還要趕好幾哩路才安睡。〈夏菁譯〉 

  蘇金傘〈一九0六─〉河南睢縣人,著有詩集《無弦琴》、《地層下》、《窗外》、《入伍》、《鷓鴣鳥》、《蘇金傘選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