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8日

新詩名篇鑑賞3

廢名<寄之琳>


〈寄之琳〉      廢名

我說給江南詩人寫一封信去,
乃窺見院子裡一株樹葉的疏影,
他們寫了日午一封信。
我想寫一首詩,
猶如日,猶如月,
猶如午陰,
猶如無邊落木蕭蕭下,──
我的詩情沒有兩片葉子。

廢名,原名馮文炳,風格獨樹一幟的孤絕詩人,詩作數量極少,詩集《水邊》是另位筆名開元的詩人主動編輯的兩人合集,內含廢名詩篇十六首,名〈飛塵〉;開元詩篇十七首,名〈露〉。詩人另有以原名發表的小說傳世。
廢名的詩帶有漫遊隨想的氣質,意念在沈靜中漂泊點染,自成生活逸趣,富有東方絲圍的先邏輯性特徵。〈寄之琳〉緣起於寫信的動機:「我說給江南詩人寫一封信去」,生活話語的口吻,隨意起興不尚雕琢。寫信的意念正上心頭,未及動筆,「乃窺見院子裡一株樹葉的疏影」,葉子在風光中招搖,光影斑斕靈動,恍若無滯無礙的心靈詩情,「他們寫了日午一封信」,言詞閃爍,欲言又止。這封天地間幽深飄頌的信札,無言之大美,豈不是渾然天成的詩篇麼?作者的詩興因自然景物的容貌與姿色而喚起。劉勰的〈文心雕龍〉〈物色篇〉即曾論述:

春秋代序,陰陽慘舒,物色之動,心亦搖焉。物色相召,人誰獲安?歲有其物,物有其容,情以物遷,辭以情發。一葉且或迎意,蟲聲有足引心。

詩人動情於天地變幻,內情與外物相互摩挲,觸發心靈轉向深邃,精神凝寂。
「我想寫一首詩」,此句的語義有兩層:表層是感召一株樹葉的疏影,內心顫發詩興──我想寫「一首詩」;深層傳抒自然節奏之奧美和鞋提昇了精神嚮往──我想寫一首「詩」。這首詩不同既往的瑣情碎意,「猶如日,猶如月,猶如午陰」。日月空懸光明昭烈,午陰幽明難測,既富精力神氣,更兼道體無窮,審美理想反映詩人參融天地,深切體悟之睿思。
人心中的歡悅慘戚其實萬端,借物引懷何嘗滿足。如何化中情為言辭,賦以自然生動的形象,藉之安頓瞬息遷變的情思?創作理念因人而異。廢名的詩思蘊藏禪機,於不經意中洞澈現象,無心而妙。意念隨興飄遊,語言明淨不尚繁華。「猶如無邊落木蕭蕭下,──我的詩情沒有兩片葉子」,無遮飾雖然寂寞,落盡正乃風骨獨存。這是一首淡泊明志的詩,禪思靜默。
廢名詩筆法奇特,不落思維辯證的語意窠臼,也不追模當時崇尚的浪漫象徵手法,語調如禪話般平緩明澈,意念核心深藏,詩意迴響遲遲泛響,惹人遐思。
獨行的詩,盼引閱讀想像攜手同行,共遣寂寞。

廢名〈一九0~一九六七〉,湖北黃梅人,著有詩集《水邊》、詩文集《招隱集》,馮健男編《馮文炳選集》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