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2日

新詩名篇鑑賞2

徐志摩 <半夜深巷琵琶>


            〈半夜深巷琵琶〉       徐志摩

       又被它從睡夢中驚醒,深夜裡的琵琶!
       是誰的悲思,
       是誰的手指,
       像一陣淒風,像一陣慘雨,像一陣落花,
       在這夜深深時,
       在這睡昏昏時,
       挑動著緊促的弦索,亂談著宮商角徵,
       和著這深夜,荒街,
       柳梢頭有殘月掛,
       啊,半輪的殘月,像是破碎的希望他,他
       頭戴一頂開花帽,
       身上帶著鐵鍊條,
       在光陰的道上瘋了似的跳,瘋了似的笑,
       完了,他說,吹糊你的燈,
       她在墳墓的那一邊等,
       等你去親吻,等你去親吻,等你去親吻!
            
         「又被它從睡夢中驚醒」,「又」字賦有疊義,表達屢次半夜被驚醒的經驗,深巷空際迴盪琵琶疊聲,曲調悲瑟,「像一陣淒風,像一陣慘雨,像一陣落花」。「淒風、慘雨」是比類聲音,瑟瑟聲淅瀝聲、勾引人的愁緒,彷彿琵琶悲思;「落花」兼用移覺修辭,片片花瓣飄落的姿容與琵琶輪指彈奏的疊音視聽相聯,啟發審美通感,加深意境的體味。「緊促」、「亂彈」兩相呼應,影射演奏者的心理狀況,不安抑且破碎!「和著這深夜,荒街/柳梢頭有殘月掛」,「和著」再進一步推闊情境,「深夜」、「荒街」、「殘月」與心境之慘切相歡,情景交融。此時作者將視點投射外界,荒寂的場景顯現。
          首七行描繪內省視野,敘述者以獨白的語調道出深巷琵琶的緣起、性格。八至十行的敘述定向移出為現實空間的定格觀照,荒街→柳梢→殘月掛,藉「半輪的殘月」之印象,詩的敘述再度滑入想像空間,詩篇於此產生遽轉,直下動態的戲劇場面。大跨度的審美通感轉換:將琵琶曲調中的碎瑣、扭變、圜轉、流洩諸種聽覺的想像向觸覺動作的瘋跳(在光陰的道上瘋了似的跳),視覺形象的襤褸(頭戴一頂開花帽,身上帶著鐵鍊條),意識氛圍的破碎絕望(完了,他說,吹糊你的燈)等場景作移覺替換,瘋跳形象之淒狂與琵琶曲調中意念之哀慟融合。
        「開花帽」、「鐵鍊條」寓意負罪,象徵心理重荷;「在光陰的道上」輒賦與場景歲月宏觀之深度,是遍歷的人類心靈的苦難,長久受苦的人形戲謔自嘲。隱蔽的琵琶聲跌宕、瘋醉、步履飄忽,漸次滑落不能自拔的深淵:「她在墳墓的那一邊等,等你去親吻,等你……」。末三行是場景中人——「他」之獨語,敘述定向是局內間接視點,用虛擬的他之言詞烘托輾轉下墜的絕望情緒,藉以模擬琵琶曲調中逐層黯淡、漸行漸遠之哀聲。
         有象徵意味的琵琶,「又被它從睡夢中驚醒」,它可曾在人生的旅途中驚動你?誘惑你?情境幽深啟人深思。
         本詩的聽覺想像深邃動人,敘述手法出入高妙。對聲音裡的情感、節奏作戲劇性模擬,古典詩歌以李賀之〈李憑箜篌引〉最著:「……崑山玉碎鳳凰叫/芙蓉泣露香蘭笑/十二門前融冷光/二十三絲動紫皇/女媧煉石補天處/石破天驚逗秋雨/夢入神山教神嫗/老魚跳波瘦蛟舞/吳質不眠倚桂樹/露角斜飛濕寒兔」。徐詩另有〈常州天寧寺聞禮懺聲〉歸屬此中佳作,唯後半散脫成文,殊為可惜。

    徐志摩(一八九七~一九三一),浙江寧海人,著有詩集《志摩的詩》、《翡冷翠的一夜》、《猛虎集》、《雲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