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1日

《想像的對話》18

詩篇之前(乙編)

黃粱/1992


自然情感,愛是人的本能
人卻惡意遺棄它
採取種種光怪陸離的途徑
去展示愛,去解說愛
那是愛的幻象

人用語言來相愛,用其他新奇的方式
愛卻不看它一眼

或有人,愛得而復失,遂哀傷
他竟無知他的得失都不是愛

因為愛不沈淪

正向生活,不必有所依憑
但那是什麼?

一次肢體的騰挪,肩靠著肩
輕安坦白的睡姿
恬靜的眼神
背影……

人世的遊戲,喧鬧荒涼
生命的芬芳,啊!我願意


生命

荒野的美
在於它的啟示,它的神諭
激發生命的根本意志

人將自己放逐在荒野裡,所為何事?
人將作品放置在荒野裡,意欲為何?

生命的根本意志為何?
自出生始,生命的根本意志為何?
生命誕生在此

愛之必要,悲憫之必要

一旦喪失對自我生存之悲憫
則生命瓦解矣
生命誕生在此,沈默空闊

因之探索,是活下去的唯一基礎
是原因,同時也是結果

漫天清冷大霧

藝術家

精神獨立,剖開生命的奧義
生命的形狀堅定富美

藝術不是內涵,不是方法學
甚至不是理想

藝術家真正的條件是:
自由意志與心靈的絕對對照
你成為你心的主人,心靈殿堂廣闊瀰漫
藝術自然誕生

你有多少時間處在此種時刻?
你進入此種時刻的情境有多深?

請勿壓迫心靈,心靈呼吸自由
時間的軌跡不可欺騙,不可褻瀆

藝術非關優劣,請勿拍賣較量,生命能分優劣麼?
參與生活,參與歷史,參與美,三者連結成「人」

真實為支點,既殘酷又聖潔

以個性為基礎,最終到達人生的全貌

心靈準備

渴望心靈
心靈渴望強烈到足以放棄心靈以外的一切
生命滿載,回返自然

自我的真實是遠遠不充分
走向生命的虔誠

由於短暫的釋放
時間與肉體都遺忘了它
它舞蹈

心靈之舞:
心靈能量焦聚,形成一把刀子
與空間接觸,於接觸面
自然緣肌理而契入
目無全牛
終於瓦解事物
與牛之全體相呼應

■創造意志

心靈經驗的完整組織被創造意志所推動,漂浮隱蔽在自我與世界這兩端之間,為兩端所拉扯,終抵平衡。創造意志一方向外體現存有,一方向內肯定此在,形成一條通道──心靈能量的統一場──,內面呼應本性節奏,外向展現文體風格。

詩誕生,永恆真實的三度和諧:

造型表現中符號整體之內的和諧
造型表現與心靈活動之間的和諧
心靈活動中經驗整體之內的和諧

意志的動機:

自我與世界圖象交互戰鬥體驗,心靈與我遭遇,創造意識開啟,知識誕生的基礎構成,閃現存在向度呼喚世界,意志自由。

意志自由:

人的精神體能夠自覺選擇價值的能力。

精神空間

人不可妄圖去錯變生命
人無能為力,
把生命扭曲或切碎,難再求全
唯專注內心,尊重心靈直覺的指引
生命自然遷移。

精神運動:
人在自我實現歷程中與自性遭遇
排拒自我疏離
以心靈能量導引生命步入道路
意與境界相互靠近,吸引,終於融合
實現本質的存在。

精神建築:
形式中本質的完全顯現
意識擁有自己
實現生命

詩人

彈奏靈魂
關注集體靈魂的歷史
詩人曰舍我其誰
抵抗人類命運的運輸

沈浸生活的「過程」與心靈的「過程」
於詩的行路中
專注於詩的「當刻」

不是為了隱藏中的讀者
不是為了取悅自己
為純粹心靈所迷蠱
在寫作中與它遭遇,將有大喜樂
無始以來幽微遞轉的存有之光,與生命將有一個互相照亮的神聖時刻
由於這個光照
生命被存有接納
安立在一個小小位置上
我將感謝

能夠把持靈魂沈默的人,擁有至高的幸福

詩人之死

文字.命運
豈可玩弄

不知它從何而來
也沒有接納它穿過生命
窒息的詩人
徒然的詩

每個詩人都息息相關
詩人之死,象徵人類靈魂的夭折
每個詩人的命運樹林中都同時落下折翼
向現實性妥協而磨喪的靈魂──
因現實性不可逆轉而自殺──
人類精神形象的反諷

多麼渴望!
詩人的命運樹林中昇起朗笑的金翅
詩人完成了美與靈魂的雙重成就
每個詩人都與有榮焉……

折翼紛紛!

誕生

誕生與誕生之清嚴

萬物欣欣向榮
由內而外
四季瞬變循環無終始

微笑,如一朵花開
將內心的悲哀與甜蜜完全裸露
它的花蕊,它的露水與粉塊

字伸出了它的舌頭

暴風雨,哭泣
焚毀的花園,被擊打下的表述
火印烙在字的臉上面目模糊
陽光動亂,大氣混濁
手心一把泥土
孩子,你在哪裡?
生命仍被寂靜包裹麼?

無畏死亡而誕生

語詞

雕塑語詞,語詞的重量

一行詩上爬行,一隻蠕蟲
語詞蜿蜒屈曲

一行詩上的雪橇,疾馳
語詞如冰

從沈靜的生存之海底浮昇
從寂靜中發出聲音

召喚形象
劃定概念區域
負載情感指引方向

隱蔽的花叢
黑暗中的流水聲
語詞之刀劈開空間
意念玫瑰盛放

語詞之光

詩閱讀

愛戀一首詩

親密關係──詩閱讀的基石
先認同,後比鄰
試將心靈氛圍中的質感與詩的音色調和靠攏
由形象模糊直抵恍惚可觸
從舉手投足觸及內藏烈火
從一瞥眼神洞見溪流
從深度呼吸體驗愛與死

走進一座樹林,漫眼綠,優雅極了
人人皆願淺嚐,出離
渴想咀嚼綠,請君暫留
獨步小徑,陌生地
微風拂臉
深深淺淺的綠、白光、陰影
心靈漫越嫩枝間的每一片葉子
每一個字……
誰人不聞鳥鳴

唯專注,平仄方呈意義和美

詩本質

愛與發現
詩是本質上的光,詩捏塑語言
語言是邏輯上的光

詩是歷史與經驗歷史的對談

詩是世界,詩的反面也是

道路
想像一個人

心靈載體中的混沌
心靈脈動與心靈擴張的聲音
純粹心靈揭開自己

拉開意念的帷幕,詩意自由迴響
掬之不盡,來之無窮
意念之魚悠遊
波瀾

清肅
詩,揭開而已
然揭開之前有大神秘

為萬事萬物命名
為人類靈魂奠基

現代漢詩

漢語詩歌何去何從?
綿長的詩歌傳統緣何失聲?
古典漢詩蘊藏的豐沛能量何從開鑿?
修辭之美誰人轉生?修辭之誠誰人傳導?
民族詩歌的美學特質何在?
民族心靈的精神空間如何塑形?
前導當代文化的現代漢詩是什麼?
傳接中國文明的現代漢詩在那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