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6日

《想像的對話》13

馬華新詩的新形象──《馬華當代詩選》掃瞄

/黃粱1995

        何謂「馬華文學」?由於馬來西亞歷史變遷及文化多元的複雜性格,馬華文學的界說、蘊義值得深究。馬來西亞華人社會受教育背景及生活指向的差異,同時並存三種語言表達的環境:華語、巫語、英語。從文學社會學的角度,馬華文學涵括馬來西亞華人文學;以文學語言學的立場,馬華文學意指馬來西亞華文文學。定位視域各有不同。本文指涉馬華文學率以「華文」為範疇。
        位於以馬來語為官方語文的氛圍中進行華文書寫、思考,攸關大馬華人文化認同的掙扎與奮鬥,正因此,馬華文學的存在值得進行關注,這也是陳大為編選《馬華文學系列》的編輯理念,透過對馬華文學進行斷代編碼,呈現當代馬華文學的剖面概況,企圖拼構當代馬華文學的新藍圖。「對世界華文文壇而言,馬華文學一直是個寂寞的存在,身為馬華的一份子,我們有責任讓國外的學者和詩人認識當代馬華文學,從詩開始。」(序),於是一部厚達三百多頁,收錄十五位作者,總計六千行左右的《馬華當代詩選》於焉誕生。
        詩選的搜索範圍先以<南洋文藝><文藝春秋><蕉風>雙月刊的作品為主,再參照各項詩獎的入圍作品,從中精選出十八位入選者(應允收錄者十五位)。入選的指標據序言乃:「在近五年間創作質量均優的詩人」,這是本選詩的一項特色。年限(一九九○──一九九四),再加賦五百行的初選份量,篩選原則具備對創作者專注精神的衡量,這是一張當代指標取向的編選量表。當然也不無遺憾的產生下列結果:五年內品質參差與質優量少者無法入圍。未入選者非代表不夠優秀或無佳作,因於本書的評選原則不是史料意義上的佳作選輯,而是一部以個別作者為中心的詩選,這是認識《馬華當代詩選》的閱讀前提。
        「建構馬華新詩的新形象」(序)──新形象──如果意指當代現況,本詩選的斷代年限毫無疑問可以達成編選目標(馬華文壇上一部文學大系只收到一九七一年為止)。如果新形象意指文學意義的開創,這個目標能否達成相對困難,必須進行更大規模的史料並比研究。本文限於篇幅擬從詩選收錄作品作語言空間特性概要分析,探尋其中發展軌跡,思考美學動向,兼及選編意義的文化考察。

語言現象的概要分析

        詩選收錄十五位作者,以字輩劃分為三卷:五字輩二人、六字輩八人、七字輩五人。五字輩代表一九五○~一九五九年間出生的作者(餘類推)。按本書序言,五字輩詩人因語言的詩質太粗糙而僅入選二人,待從五字輩文本作檢證,例舉沙禽詩:

不動聲色
那覆蓋著寶藏和骸骨的大地也覆蓋著
歷史和故事
偶然和必然
        ──<地下城>

許多事物
總會蒙塵
正如許多人,無法逃避
飢荒和戰爭
       ──<未讀的書或未寫的詩>

如果詩意恰指可以引起閱讀想像的文本韻律,上引段落意指平淺牽動不了想像空間成型,詩質欠佳確屬實情。然縱觀全書六字輩、七字輩作品,詩質疏鬆現象其實遍存,可以輕易目擊,絕非五字輩專屬,下引六字輩數人:

這已是進入童謠的年代
我家就在溪前那片稻花的香里
清晨時總有雞啼把我叫醒
而夢和體溫卻殘留枕上,還有星光
依偎著充滿情緒的暖被
試探和摸索,太陽剛升起來的膚色
           ──辛金順<年齡>

我放下這本有關你的紀念專輯的雜誌,一邊
用飯一邊想起你畫中貧困
的吃薯者,想及
你一生的艱苦與執著,不禁覺得喉中有物
哽塞卻吞咽
不下嗆咳咳咳不出──
         ──李敬德<待焚私函一封>

        <年輪>是優美的分行散文,雖有詩情畫意,語言結構卻是散文式的鋪敘描寫,作者的情感過度黏在文字上,而詩需要適度的疏離抽象過程,以迫使文字追尋自立獨存,煥發詩意回響。<年輪>的缺失亦非關田園懷舊,題材的取擷和詩能否成立無關,田園鄉土當然可以寫出超越時空的詩篇:

腳丫觸到熟睡的鵝卵
我佇立在巨大音樂的中央
清涼薄荷的中央
慢慢融化……
              ──鍾怡雯<河宴>

              上引四行寫出了人與自然的融合狀態,音樂從文字中彌滿溢出,詩意回聲隱隱繚繞。<河宴>富有地域氣息,清麗悠緩的鄉土素描,可惜詩質醇厚的片段仍無法通篇貫串,兼夾散敘的部分尚待精構。<待焚私函一封>是直面現實的文本,但意指太過明晰,語意高亢而詩意呆滯,文字只剩意識功能匱乏想像空間。相對比較善用比喻的另一文本:

後來鳥們都被殛死了
鳥屍零亂散佈在天空
擺著飛翔的姿勢
堅持,不掉回來
             ──呂育陶<在我萬能的想像王國>

心靈的自由飛翔被牢實的人心牽制,可鳥的天性豈能被淘盡,抗議隱現於詩行間,形象思維生動有力,詩思新穎。<>詩由六詩段合成,賦有想像交織之美,可每詩段前又加賦詩札形式的說明文本,無理地為詩歌正文加披累贅裝飾。類似的習癖也發生在吳龍川的<工具箱>一詩,正文前後的說明文字對讀者的想像力作出定向規範,實屬不智。以上總觀,「詩的意義」未做嚴謹思維影響語質的精煉淬簡。
         七字輩的詩質參差更形不均衡,值得一記得是邱琲鈞和趙少杰,兩人皆「魔鬼俱樂部」詩社成員,詩風帶有生活話語的特質,以冷諷的語調面向當代生活。


唯一想做的事
嫁人
嫁給一個
沒有了欲望的富獸
然後
在他弧駝背上
繼續寫詩
             ──邱琲鈞<考試前夕>

家裡的冷氣不冷了
大哥的言語更甚
我越來越討厭他
一如壞貓吃發霉沙丁魚
不知為什麼總發作不了
一場戰爭
              ──趙少杰<TO DEAR >

語言節奏、心靈韻律無可置疑的具有當代話語的特色,走入生活的姿態亦極可取,祈使在即興的文字中呼吸的未來派,然詩意探索失之輕觸,尚欠穿透現實的能量。
        邱琲鈞、趙少杰的當代話語風格在呂育陶(六字輩)詩中即有先兆,把呂育陶歸入七字輩恐怕更允當,而七字輩的林惠洲、黃維勝詩風則靠近六字輩諸人。同樣狀況檢證陳強華(六字輩)的現實取向也和五字輩的沙禽、葉明相近,和六字輩的林幸謙等不類。字輩斷代法雖是馬華文學的特色,但以如此靠近的視點觀察,彼此之間風格滲透差異難辨。用年齡層級作世代劃分其實相當勉強。從語言現象作區別,五字輩的現實主義詩風的確固執而保守,但其中仍不乏動人佳作:

或者你說
這行程莫非河川
但它有兩個方向
有時向下有時向上
並且最洶湧的地方不是海洋
只是
蜂擁而至蜂擁而散
               ──沙禽<行程所見與不見>

「蜂擁而至蜂擁而散」的深刻體悟帶有歲月浸潤,這是年輕的作者們難以迫近的境地。葉明的<婚姻>也是寫來哀婉深沉,撩動心神。
         現實主義詩風的寫實傾向時有過度闡釋的危機,直言的陳述經常切斷詩意,削弱意象自身展演的無限生機:

時間的牧羊人
試著牧放雪白的羊群
嚼食草原急速長大的黑暗
黑夜比我早睡去
我醒在夜之央
在山崖邊緣數星星
               ──陳強華<暗夜>

上引段落前三行美妙精當,後三行卻無端淪落為說辭,吵醒了原本神秘的詩意擴延效應。

我應該這樣說
思想裡一定有死亡的蘑菇
急速地腐爛,再生
以夢顯現
             ──陳強華<和遞變的文字>

「死亡的蘑菇」詩意暗示結實而飽滿,可老練如陳強華猶恐閱讀者無法感知,不作明白吐敘不肯罷休,受害者最終是無辜的詩歌。被寫實牢抓,或介入詩行過度闡釋的寫作慣性,形成詩歌坎落的陷阱。為想像強設框架無端迫害詩意的現象,常態性地出現於各世代文本中,留給詩歌更寬闊的虛白吧!讓文字自行發光。

美學視點的特別注目

        十五位作者中可能贏得特別注目的林幸謙、陳大為,相對而言也是美學自覺較為明晰的兩位。林幸謙以隱喻修辭和結構思維見長,「父親」、「母親」、「處女」、「肉體」、「愛情」、「婚禮」、「雨林」等在林詩中值有系列性的隱喻作用,擅以對立視點作結構思維,上下交織成一幅邊陲與中心推迫排蕩的哀慘陳辭,饒富深意:

  上

我學習父親
找尋肉體的春天
四海散播我理想崇高的精子

變態的父親向我純真的肉體
施展千古不變的,愛情諾言
庸俗的歲月在體內震蕩
放蕩的話語
反覆玩弄我
政治與父親之間的愛情

         

避開禁忌的門廓
我推開,政治的花園
到處是禁忌的墓誌
滿園的玫瑰都死了
而盛開的肉體
使我的陽具哀痛

我和父親的肉體
在冬天的歲暮接觸
雙重的猥褻
在集體禁忌的告示牌下
尋歡作樂,暫忘
自我顛覆的靈魂
              ──林幸謙<父親的肉體>

林幸謙的主題探索焦注於政治遊離與文化歸返的矛盾衝突,現實的挫敗與夢想的依戀交相呼喚,隱約喻示存有命題在個人生存與歷史境遇中的焦灼彷徨,不安而破碎的語境裡滿佈難以言明的心魂葬儀,文字斷連有致,淒烈起伏:

在最淒美的生命地帶
我夢見
骷髏的淚如秋雨飄墜

嵌金的生命靈櫃中
我戀棧,依舊為妖
為神
為獸
裸裎在骷髏內深寂沉思


母親
我非求歡
乃求死者在愛過
恨過的骷髏內
愛著
恨著
              ──<生命啟示錄四>

          陳大為的語言風格卓賦特色,修辭造句層疊架用喻擬,並以辭類功能轉換造就特異語碼,語言空間滿佈文化意象,主題探索專注於重構文化歷史,賦古典主題當代性詮釋,令人耳目一新。<曹操五首>從五個角度重塑曹操的性格、生平:一、大陣仗(歷史戰役)二、大氣象(曹公詩)三、說書的秘方(演義小說)四、白臉刻板(戲劇詮釋)。第五段的「齊聚一堂」賦予結構巧思,將不同時代的三個角色以時代錯位的手法安排對話。歷史人物作當代顯影,想像奇絕:

我的閱讀始於哥哥的連環圖
止於昨日才看完的裴氏注
兩支兵馬便在肺裡廝殺
最後求賢令引爆了我胸膛
整個書房向梟雄的豹膽投降!

羅貫中很不以為然地敲我腦袋
想放幾尾杜撰的龍蛇來把我殖民
我翻出一堆史料堅守城池
第五首曹操寫到這裡……

曹操就來了

殺氣騰騰地坐下,劍放桌上
奪過羅子的龍蛇單掌把玩
「還,還你清白,好嗎?」
「不必!」
魏初的血腥似狼群竄出冷氣機
第五首曹操寫到這裡不得不停筆。
    ──陳大為<曹操五首.五>

陳大為的詩作經常全篇連綴操作性語符,刻意建構「語言異域」,語感沉著情意深藏,不易親近。晚近詩篇適度融入口語句型,語言的工具性與音樂性得到交揉協調,情感負載與意義探索期以平衡。<世界和我>的主體抒情深濃,但介入現實的身貌仍經過抽象化程序處理,將主觀感觸安置於人生歲月的架構中,藉以召喚普遍心靈的回音:

「對蚯蚓而言一畝等於整個大地,」
老師還強調:「有出息的夢
是車水馬龍的。」
什麼是車水馬龍?妖怪嗎?
耕種的早晨是愚蠢的早晨嗎?
有鯨魚吃奶的海洋是真的嗎?
     ──<世界和我>節錄一

昨晚,早走的老伴來探我
我躺在醫院的床上
雨很大雨淒美著咱們的對話
兩支牧笛在聽覺裡萌芽
把我吹回生命的丹田竹馬的歲月
世界還是兩個生字熱騰騰的包子……
         ──<世界和我>節錄三

選編意義的文化考察

        《馬華當代詩選》集結的十五位作者,年齡最大是一九五一年次的沙禽,最小為一九七六年次的趙少杰,以三十歲作中線,則三十歲以上六人,三十歲以下九人,青壯代入選人數少於新生代。此一現象從正向觀察:新生代的寫作熱情正在急速催發,此事嘉美;從負向檢討:青壯代選編樣本太少,無法提供讀者對馬華詩壇的整體場景鳥瞰。當然,以近五年的創作實況作為搜選範圍的斷代切剖,年限內創作量不足者,自然無緣列位。這是編選原則難以兩全的困境,本書能有效顯影的範圍、重點是馬華新詩的當代風貌,且侷限於近五年的現貌(九十年代前半),但為何不是近十年或近二十年?假設調整年限,五字輩入選者或能稍增幾位,五字輩的現實主義風貌將能更完整呈現。以發展軌跡作閱讀思考的讀者能從更寬廣的視點凝視馬華新詩的轉型關鍵,對六字輩的風格型塑及其轉變較能充分掌握,對釐清從哪裡出發?目標何處?的馬華新詩定位問題應有實質助益。七字輩的後現代風格取樣也不甚充足,雖有五位入選者,林惠洲、黃維勝、許裕全可歸入六字輩的主流陣容,後現代傾向的風貌在全詩選中僅成點綴,無從把握其未來可能動向,不無遺憾,也扣減了本書編選目標:「建構馬華新詩新形象」的前瞻意義。
        全書中心議題定位於新形象與新主流的對應關係,而以六字輩為核心的新形象整體輪廓,基於詩齡及閱歷,僅能突顯扎實建基的風貌,賦藏美學意義的詩歌大廈,仍有待於深銳的思想觀察及想像動能的飛躍推輔。歷史的進程是流動不居的,前後搖蕩,反復摸索,連鎖關聯疑闕的詩選不易取得閱讀參照點,形象廓清的工程難於有效達致,只得期待下一部五年詩選再作銜接。
        本詩選可能呈現的另一命題:「馬華新詩的地域性」,粗略觀察,無論題材、風格皆無特異炯出的美學效應,以本書選樣而言非關核心命題。其中或有叢林聚落尋思,或華裔族群面對馬來政權強勢操作而片斷閃爍的流放意識與孤立意識,但都非屬探索焦點,或止於孤例。倒是許裕全的作品背景篇篇落實於台灣現場(和作者旅台就學有密切關聯),此一命題饒有趣味。十五位詩人中有旅台就學經驗者九位,比例頗高。只從本書局部選詩不易看出橫向影響的明顯跡象,旅台作家的台灣經驗及其影響恐須全面觀察方能澄清。
        馬華文學誠如編選者言,一直是個寂靜的存在,寂靜對比於喧嘩,意涵邊陲與中心區隔的文化方向感,從馬華的邊陲視點看世界華文詩壇幻生失落,但「世界華文詩壇」究竟何義?中心如何建構?這些問題就教於台灣詩壇一樣難於捉摸,猶待未來歷史的嚴酷考衡。當然,落實於具體現象,比方和本書同年同月編定出版的《新詩三百首》(台灣.九歌出版社),號稱華文新詩的世紀之選,探身入裡仔細尋索,馬華身份的詩人僅錄吳岸一人,堪稱寂寞(或許資料有限,不易圈選)。假若《馬華當代詩選》能提早一、二年催生,實際入圍的馬華作品理應倍增。可一部兩人編定的詩選便能形成中心乎?或一部《馬華當代詩選》便能完成定脈分流的格式版圖?不!詩歌脈流的定石唯只詩歌而已,唯一具有發言資格的僅是一篇篇的具體文本。堪稱中心者唯有詩的重量、詩的深度,而非喧鬧的傳唱吆喝。永恆的詩篇一向孤獨,至少在倖存的時刻裡向來如此,何言寂靜與喧嘩?掃瞄《馬華當代詩選》的上百詩篇,可堪告慰者,詩行中四處流動著真摯情意與能動潛能,不虛此編。它的視野展望於未開顯處,正待持續經營專注錘鍊,何況作者們正當少壯,值得期盼。
        不論地域,不論語種,毫無例外的公平對待每一個創作者的,是未來。不必斤較於當代評比,自限地域區分,詩之光華崢嶸獨立,自然芬芳。

引文書目
陳大為主編:《馬華當代詩選》(台北.文史哲出版社,1995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