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日

《想像的對話》12

詩意空間和語意空間的本質差異
楊平詩集《我孤伶的站在世界邊緣》文本分析

文/黃粱1995


序論

              楊平十四行集《我孤伶的站在世界邊緣》收集歷來寫作的五十五首整十四行的詩,時間跨度從一九七三年至一九九五年,以九二年為創作高潮,多達三十首。詩型架構紛歧,隨意念自由分合,從不分節詩到四節詩型式多變分作二十八型,故其十四行詩的探索非著力於詩型實驗,追求形式與內涵的有序化聯結思考美學效應,而是藉十四行作節制語言的手段,凝斂當代話語的浮華漫衍之風,專注於精神空間的模塑。主題關注以歲月人生的宏觀體驗為焦點,從詩題可見大觀:<靈視><念珠><歷史><歲末><諸神依舊沈默>等。本文擇以集中十首詩篇作文本分析,比較文本間詩意迴響的音響異同,和意象、主題、結構、心靈音色之間的相關性。從詩意迴響探尋詩意空間的構造。比較形象語和概念語的語言功能定向,藉以闡明詩意空間和語意空間的本質差異,歸結回溯詩意迴響的特質。

文本分析

              精神空間的模塑寫作近代以二十世紀初葉德語系的里爾克聲名卓著,詩篇閃耀如鑽石。楊平在精神沈淪的二十世紀末堅守糧靈的記憶和信念,其命運非止於孤獨,恐怕疲憊、憤怒更易纏身,或者必須直面虛無……。集中的<今宵><遲暮>寫的正是虛無,兩首詩的寫作年代相隔十三年,而詩意迴響竟是如此神似:

今宵

期待卻疲乏了:來到的也不是昔年擁有的
當黃昏像黃花般凋零
──景物變色

當遲來的暖風懶於轉向
照耀的光徐徐消退,奇異的霧息
迷漫在街道與街道之間
路燈亮起,夜行人的步伐輕悄
如沈默的甲蟲穿過

冰涼的石階

當人們關上電視,並倦於作愛
虛無
當你在雨中繼續佇立

噓,輕聲──
星子,冷晶晶

                1974.12.11

遲暮──散場時分

日漸萎謝的素菊
伴著几上瓷瓶
有一種沈寂的,遲暮之美……

──告別了小津安二郎的內在世界
懷著一抹憂患後的平靜
韻律緩慢的調子
徐徐秩序的起身轉向
(混濁的空氣開始流動)
門外
投在透明櫥窗上的薄光
意味深長的映照著
一條條幽靈般,疲憊的瘦影
──恍若能劇中的舞台屏風
絢麗,卻虛無。

           1987.3.18

  兩首詩的類同諸多:一、音色掌控都偏向於灰調、冷涼的氣息。二、節奏調節屬於緩慢流轉的韻律,起伏如微波。三、視點採取獨語般的心靈寂照,對映的現象焦點也都是行人疲憊沈默的身影。四、首節的意象手法類似,<今宵>以黃花般凋零形容黃昏,<遲暮>以萎謝的素菊擬遲暮。五、末節結構上的場景轉向,一首移調迴首天際、一首幻注於能劇的舞台屏風。從以上大要的類比觀察,兩首作品詩意迴響的空間質性自有彷彿處,然而作更細緻分析仍有差異:<遲暮>之美奠基於序幕,「瓷瓶」、「素菊」安立了全詩幽美的主調,第三節折轉到另一層虛幻的「舞台屏風」遙相呼應,終歸於虛無。<今宵>之美來自篇末的意念轉向:「噓,輕聲──」,以更高更寒涼的星空為人間的虛寂籠罩無言之淒美。詩意空間互有勝境。
        以相同主題類比意象而場景不同的作品,進一步試探詩意空間的異同。<如果死亡像瘟疫一樣><高貴的王>主題都是「人之孤獨」、中心意象都是「黃昏的城」,都用排比句式:「沒有燈火沒有異象沒有獸」、「想到這麼多的子民想到人生想到一群鳥比一隻鳥更加孤獨」,詩意迴響各又何如?

如果死亡像瘟役一樣
  
落霧前
一座空城
自黃昏邊緣出現

足音
沈重的
穿過一條條對峙的長街
時間
逐漸衰歇的靜止在
陰影盡頭:
           沒有燈火
          沒有異象
         沒有獸

淚水突然湧上了眼眶
──如果死亡像瘟疫一樣

               1991.11.13

 高貴的王

走在黃昏的市中心
有時
誤以為落日是皇冠而地上的影子
現在是,曾經也是
高貴的王

那削瘦的
那扭曲的
那穿透櫥窗近乎
透明的王啊
多麼像自己!

──想到這麼多的子民
──想到人生想到
一群鳥比一隻鳥更加孤獨
而高貴的王啊,不過是條模糊的影子……

                 1992.6.26

  <>詩的詩意迴響跟隨足音潛行,一邊前進一邊迴繞,引導讀者在對峙的長街上漫無盡頭地走著,而突然(你可以選擇在任何時候才悟覺)洶湧的孤獨感逼上胸口,除了足音更無聲響,如果死亡像瘟疫一樣……,駭人的並不是死亡,而是倖存的孤獨。<>詩的詩意迴響則是定點迴旋,以影子為中心。雖本詩的首句是「走在黃昏的市中心」,類同<>詩的「足音」,其實「走」只是前奏,詩意迴響創生自落日為影子加冠,從腳上延伸而出形象的投影,扭曲,穿透樹窗。孤影而思憐天地生民,推擴人生的關懷,但終究「人」不過是條模糊的影子罷了──震蕩人生的孤獨與幻滅感。<>詩的詩意迴響的核心落在最後一句「──如果死亡像瘟疫一樣」,而<高貴的王>重心則倚傾「──想到這麼多的子民」,以天地生民的宏闊對照渺小模糊的影子,彰顯其孤獨,運用美學張力的反差推蕩。
         從相同的主題,相同規模的語言空間(十四行)作詩意迴響的比較,企圖再探詩意空間的構造和成型因素。<愛情><關於愛情>並非情愛敘述,而是對生命體驗的精神觀照:

   愛情

聲音很遙遠。

時間靜止了。
雨珠在簷上閃爍。
落地窗的投影深濃曖昧。
生命美麗得真實。
世界在緘默中逐漸恍惚。

世界在緘默中逐漸恍惚。
生命美麗得真實。
落地窗的投影深濃曖昧。
雨珠在簷上閃爍。
時間靜止了。
我們相視而一顆星
如低調小喇叭的揚起──劃過──

聲音很遙遠

                   1985.4.11

關於愛情

甜蜜的戰慄起自你
耳中的水聲──
石頭摩擦著黑夜
肉身與細胞體驗著生命
──語言的終極在此
你抓住的不僅僅是青春

我們在佚名的園中裸足漫游
落葉和蛇都成為好朋友
有時喧笑;有時沈靜的感受某種奧秘……
下雨了,便雙雙躲入山窟
直到另一對年輕、光滑的胴體出現
刺痛我們──

輕顫中,耳中水聲再一次
汨汨底流過大地

                     1992.11.20

        <愛情>歸屬抒情式的書寫,情感在心靈中緩慢沈澱,一個深濃曖昧的場景──「雨珠在簷上閃爍。時間靜止了。我們相視」,一個美麗凝止的時刻。如果全詩止於此,詩意空間流俗而平板,光是感情的深濃無法成就一首詩。然詩人的靈視由此偏離,轉向天外的一顆星揚起,劃過。「聲音很遙遠」是靈視中的幻聽,也正因為這個想像空間的介入,詩意才能從現實時空的黏固中脫穎而出,輕盈搖響。<關於愛情>的意念核心發自「耳中的水聲」,詩意迴響創生於此,戰慄、喧笑的音色。詩意空間從第一節「石頭」、「水」和「黑夜」的摩擦中開啟第二節的精神漫遊,奧秘的秩序和美,精神體驗的詩意空間在愛情中淬煉成型。兩詩作比較可以判別詩意迴響的空間深度。<愛情>的意象和場景是人間現實:「雨珠在簷上」、「落地窗的投影」等,在其中「我們相遇」,意念的推呈是平面流動,單一空間,而以星之閃逝留下了一抹絢麗而短暫的迴聲。<關於愛情>第一節是感官體驗的空間,第二節又在感官體驗的極地裡映現一個動態的精神體驗的想像世界,結構富有深度,氣息鮮活。想像空間的第二節更加賦兩次變奏,前三行的喧笑、平靜是基調,第四行的下雨和山窟是移調,五六行的另一對胴體出現則是變調。
        一首詩的承載物是詩意迴響所喚醒的詩意空間,而非分行或不分行的文字細節,文字的優雅粗樸和詩之判別無關。詩意迴響或短吁或長歌,可聚斂可廣揚,沈默如鏡、嘈噪如擊鼓、溫潤如唇,篇與篇的音響色彩相異,歸結於不同的意念音色和結構深度。<愛情>是凝止的平面,而以虛空的一抹開啟迴聲,視野侷限於個體。<關於愛情>是動態的深度空間,音響層疊繁茂,而結意於耳中水聲和大地水聲的交融,精神啟示遼闊。詩意空間的構造和形象思維有密切關聯,形象思維以「形象語」構思動作、聲音等具體情境,容易產生詩意交感;邏輯推理以「概念語」鋪陳意念,語意空間冷硬難以激蕩詩意。比較<虛構之二><黑森林>中概念語和形象語的使用積疊觀察大要:「我們在虛構中成長。  大地使我們接近真理。信仰並哀禱真理。   我們隨著羔羊、蟻螻、燈訊   逐步進入架構中的溫室:星星與霧水   網路與大街──都和雨後水氣一樣   經過了折射而格外眩目。」(<虛構之二>)。「到處是盤錯的根鬚撕裂著大地;   到處是陰鬱又妖異的瘴氣;   在午夜的黑森林   在疑似天籟的寂靜中   我聽到了神底嘆息!」(<黑森林>)。<虛構><黑森林>處理人之存在的命題,人在都市文明中被物質包圍的迷惘和精神困惑。<虛構>的象徵空間是城市,人居處其間,星星和霧水也變得像虛構的網路般不真實。<黑森林>的象徵則擺置在如迷宮般的叢林,藉以影射人類精神探索的迷惑和無以突圍的絕望。比較兩個語言空間以<黑森林>的神秘嘆息詩意交感較為強烈,<虛構>的理念直陳意指太明晰,戕傷了詩意迴旋的彈性──「虛構中成長」、「接近真理」、「哀禱真理」等,這些沒有經過想像奏鳴的概念語只能產製語意空間,無法創生詩意空間所應具備的暗示性和增生性。<黑森林>的形象語則心靈氛圍完整瀰漫活性因子:「面對著迷宮般的黑森林我一再搜尋──迷惑──有時憤怒,像一頭疲憊的鷹有時長嘯,期待著一場漫天大火」。「搜尋」、「迷惑」、「憤怒」
所鋪陳的概念意義和「迷宮般的黑森林」、「疲憊的鷹」、「漫天大火」等形象語所構造的情景意義產生了互動關聯,這些概念語因而具有活化效應,使詩意空間中翻騰的黑霧添妝銳閃的白光。形象與觀念交織穿梭,詩意迴響震盪起伏。
        詩意空間和語意空間具有本質上的差異,詩意空間的特徵有二:一個是和聲演奏,由心靈韻律的音色掌控和語言節奏的調節所構成,究其根源是意念核心,也就是一首詩莫名所以的起點。第二個特徵是形象思維的空間渲染和宏觀視野的架構,推進為詩篇的結構深度,一個開啟人類精神的場所。語意空間的特徵則是強調語言的意識功能,概念範疇和推理過程以語意明晰為目標,傳導效果和接收效果注重符指相合,和詩意空間流蕩於交感召喚判然有別。詩意空間不是固形的,變塑性寬大,取擷不盡,來之無窮,語意空間不能臻此。判分之,詩意迴響為其關鍵。比較兩首同一日書寫,宏觀視域相當,而空間質性迴異的<使者><逝者>

   逝者

遠方的歌
遠方的雁影
遠方的烽火、飢餓、和信件
全部在下一季來到前:消失……

你和你底孤獨
大地和根部的生發。
愛情。書籍。信用卡──
全部在齒輪的旋轉中:粉滅!

所謂的物質王國即是如此脆弱。
人類擁有了一時歡愉
一世的輝煌後
才知道真正的不朽是什麼!

飛翔的,飛翔
一如腐朽的,腐朽

                        1993.11.1

 使

你啣著一枚橄欖葉而來。
手提包裡的翅膀
只展露給特選的少數人:
那堅持孤獨的
那洞悉未來與死亡的
以及,在秋日的山林古道
聆聽鐘聲和詩句飄落的耳朵……

你使乏味的歷史有一刻耀目而芬芳!
平凡的頭顱長出了角
命運縮小到掌心一握
天地啊
卻等待著蘇醒的靈魂來擁抱!

──在整個世界都屏息的瞬間
你張開雙翼,飛昇而去

                          1993.11.1

        <逝者>的意念核心是生命在時間中的沈淪,並擬造「齒輪的旋轉」作為時間的轉喻,然全詩的意念軌跡實質上依存於線性邏輯,四個詩節的語義依序為:□□消失、□□粉滅、□□脆弱、□□腐朽。可以任意在□□中添加更為複雜符號,但無法更豐富其內涵,也不會產生語意謬誤,整個作品呈現的空間是平面的意念直敘。詩意空間構造失敗的因素大要可分兩類:一個是心靈氛圍的沈澱淨化不夠完整,而節奏的推衍又太輕率,產生不了語言的和聲演奏效應,只留存語言的意識功能敘述;另一個是生命能量潰縮,精神場所的建構缺乏支柱與縱深。<逝者>全詩雖遍佈形象片語:「雁影」、「信件」、「書籍」、「信用卡」、「物質王國」,可惜缺乏彼此之間想像動能的聯結,難以昇發詩意迴響。<使者>一詩則詩意盎然,彷彿無盡藏。首先分析其屈伸自如的波動感,語言泛溢出音樂性,空間層疊幻出:意念核心從「橄欖葉」和「翅膀」出發,推衍「秋日的山林古道」,再擴展作「歷史的一刻」,收攝為「掌心一握」,正當屏息的瞬間,能量又再度釋放──「你張開雙翼,飛昇而去」。詩意起伏跌宕,你無法推斷下一句的行程。形象思維的渲染也更富想像空間:「手提包裡的翅膀」、「在秋日的山林古道聆聽鐘聲和詩句的耳朵」、「平凡的頭顱長出了角」、「張開雙翼飛昇而去」,詩意迴響嘹亮伸張,導引生命飛翔。

結語

               二十世紀末的詩人無法迴避地必須直面虛無,楊平無懼於此,坦然面對,執意尾隨盲樂師的簫聲,口袋裡一隻禿筆,信其所信──「我知道鳥的秘密軌道」,愛其所愛──「我渴望在每塊磚隙間發現一扇門」。詩集稱名「我孤伶的站在世界邊緣」取材自同名詩篇──「我孤伶的站在世界邊緣周遭因不停的摩擦而爆烈!一滴淚  垂落到地面時燃起一篷火!」,情感熾熱而正直。詩集整體的精神傾向反映出時代的真實烙印,靈魂哀嚎隱約──「我便這樣的失去我的兄弟、我的靈魂孤兒一樣的蹲在人群中,像一堆灰燼」。如何解答時代拷問的殘酷命題?如何克服個體生命擺蕩於疲憊憤怒間消磨一生?誰能轉化生命能量為鋒利透視──專注精神焦點,撥開迷霧──進入詩意空間的美學探索,擺脫語意宣說的固執糾纏。時代靈魂的重生何其艱難!道路險阻,行行重行行,詩人何嘗孤獨?詩人一生擁其詩篇為愛侶。

引文書目
楊平《我孤伶的站在世界邊緣》(台北.詩之華出版社,一九九六)。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