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0日

《想像的對話》9

詩與詩的演出──劉季陵<日課表>的結構分析
文/黃粱1996 

劉季陵的組詩<日課表>發表於一九九五年三月,《現代詩季刊》23期,同年七月這組詩和其他作者的多首詩篇共同演出於誠品書店敦南店的「藝文空間」,吸引了三百多位年輕人觀賞,共同品嘗「詩的大雜燴」。顧名思義,標榜「雜燴」意味著排拒大廚名菜,所以食者與掌廚都是輕裝便衣而已,道具嘛!日常用品,諸如椅、桌、電扇、麵包、收錄音機等等,心靈溝通只要放輕鬆就能搞定,不必正經危坐。不過這不表示端上來的只是簡易小品,劉季陵的作品演出就是一次經過形式美學嚴謹思維的完整示例,詩的聲光演出成功地達致賦有審美想像的有機組合,與詩篇內藏的結構型式,具有審美同構的精神關聯,值得進行審美特性分析。本文試圖從意念到文字的型構與從文字到聲光的型構作出形式內涵的比較闡釋,歸納劉季陵審美知覺的特徵,並為詩的演出提示人文定位的可能性。


從意念到文字的形式美學

文字版<日課表>由九組短詩構成:國語、歷史1、地理、美勞(折紙飛機)、午餐、歷史2、健教、數學、歷史3。由課程安排看,大約是中學生的科目表,一日八堂課,疲勞轟炸,其中歷史佔據三堂,真是老大的民族。<國語>的形式特異,以注音符號呈示:

ㄨㄛˇ一ˊ ㄇㄟˇㄍㄨㄛˊ˙ㄉㄜ ㄆㄥˊ ㄡˇ
ㄅ一ㄥˋㄍㄠˋㄙㄨˋㄨㄛˇㄗˋㄐ一ˇ
ㄨㄛˇㄅ一ㄥˋㄇㄟˊㄡˇ一ˊㄕ  ㄍㄨㄛˋ
一ˊ˙ㄍㄜ  ㄇㄟˇㄍㄨㄛˊㄆㄥˊㄡˇ

注音符號是台灣國語教學的特色,有地域性,國語課裡遺失美國朋友可作文化與政治雙重隱喻解:文化上在母語教學裡沒有也不必有外來文化介入;政治上「美國」這個朋友在中國與台灣的關係上位置可疑,故有此反思。政治隱喻在<數學>更加突顯:

定理甲:統大於一無條件進入
定理乙:一大於統無條件捨去
定理丙:不要任意使用等號

「不要任意使用等號」把統獨之爭簡明扼要地清理,定理的功能委實便利,也凸顯了定理的危機。<國語><數學>的話語形式巔覆了傳統鍊字的修辭原則,對讀者的審美知覺造成衝擊。這種新型態的構詩方式並非意念的線性擴延,而是意念的當下圖解,從語碼變異和意念變形下手,造成語義折射的現象,信息彈跳于語義場中,難以沿意符的指向去捉摸。
強調語義空間變塑輕忽細部修飾的文本,對迷戀文字丰采的舊讀者一定難以下嚥。嶄新型構的文本煥發另類丰采,具有當代話語的特色,多元、非中心、增殖、後設等解構性手法是它的基礎。時代語境確乎如此,新一代的書寫源自「新」一代的生活,這是真摯的新詩。從九十年代破碎的文化場域來看,<日課表>的溫厚語調稱得上是當代抒情。
   <地理>課空言的地圖景觀純由謊言編造:「眼眸上的等溫線/眼鏡上的等高線/皺紋上的等壓線//忽高忽低的/忽遠忽近的/忽大忽小的//祖國啊……」,祖國在凝望裡空懸。這是政治悲情也是教育悲劇,不道德的空幻教育帶給了一代人對學習的厭惡。<健教>課呈現的反教育立場也是簡要俐落,令人對語言的蘊藏重新喚起開鑿的興趣:「噓──閉上你的嘴巴朦起眼讓影子和你的身體玩捉迷藏」,朦眼來看,多絕!所以我們對自己的身體,自己的生存實境始終曖昧不明,身體也具備政治隱喻的作用。輕鬆的語調內含沈重的指控,很奇特的丰采,不是嗎?<美勞>的折紙飛機竟能反諷,從生活隨景中取材也是當代書寫的特色,擅用生活語言並賦與變奏變形,和前行代文化語言的技術化操作是兩碼事,審美理想不同,不能用統一的審美標準去衡量。文化語言的操作審美意識建立在文化積澱上,語詞深厚相對也沈重;生活話語的解構審美意識強調文化清掃,清掃非否定文化,而是撇清濁惡,立基於社會籠罩時代語境的當代書寫,清掃是生存的必要手段甚至目的,生存的淨土就在微渺真實的足下,而非進入話語威權。不落主流窠臼自然語詞負擔可以減輕,形式選擇腹地廣闊隨機變化:「把現在折到那頭去/機身太大/(沈重的飛翔啊!)//把現在折到這頭來/機翅太大//(還是紙飛機嗎?)」<美勞>
    <午餐>的節奏形態雖然偏靠於現代主義的流暢風格,整體造境的手法仍具個人特色,語碼的指向紛歧跳躍如「在蛋黃上看到長城」、「白米般的淚」等,後現代解構特徵鮮明,歡愉的進食也被記憶壓得如許沈重。壓迫的根源即歷史,就是被一巴掌擊昏的五千年,也是被話語威權隻手遮天的五千年:「一隻巴掌摑住的園裡指紋是發笑的五朵花」<歷史1>。歷史更須要解構,巔倒閱讀,所以作者安排的歷史序列是「兩片掌心蝴蝶般翻來覆去不都是五千年」<歷史1>「黑暗蜷縮如蛹」(歷史2「用橡皮擦把錯誤變成一條毛毛蟲」<歷史3>,反向的伸展渴盼趨近源頭。從<歷史>三則的形式美學可以看出作者的審美想像倚重對形式變奏與意念變形的結合,語言的敘述平面被形式變奏切割,語序組合和語境制約不再居於信息傳導的樞紐,形式有其自身的片斷指向,如<歷史>三則各自獨立擁有紛歧意念;合觀又共構真相還原──「等風吹來一片空白/讓童年翻身」,暗示逆向生長──蝴蝶毛毛蟲;與其他科目交疊解構了生命課程與政治現實,成功展示了「碎形象徵」的魅力──多向度、非完形,但是貼合生存實相。

從文字到聲光的形式美學

聲光版<日課表>為文字版的靜止文本增加了戲劇動能與聲音色彩,豐厚敘述性,使無聲平面的文字舞動說唱。經過演繹變奏的文本美學形式更加精緻,在結構層次更複雜的同時又能堅守「詩性原則」,不致於將「詩」的演出降級為詩的「演出」,淪為戲劇的旁註,這是聲光版<日課表>難能可貴的成功之處。
現場演出的<日課表>仍由劉季陵導演策畫,場面右側是幻燈機組、操作人員及牆上的幻燈畫面,場面中間是電鋼琴及演奏者,偏左側是劉季陵本人負責小提琴的演奏,最左側則是音效操控組。全場演出以音效、旋律為主軸,現場動作及幻燈畫面為輔,藝術形式偏重音樂層級,與一般詩的演出偏重戲劇層級相當不同。九組詩作的演出順序略作更動,第八順位的<數學>政治隱喻最鮮明提前為第一順位演出,其餘不動。評述藝術形象與藝術構思如下:

<數學>

幻燈:三張國歌歌詞的幻燈片,第一張標示「三民」和「匪」字;第二張是「吾黨民進,矢勤矢勇,必信必忠,一心一德,貫徹始終」;第三張則換上「共產」並去掉「匪」字。
誦詩:京腔發音(背景音效)。
評註:幻燈和音效平行演出,國歌及竄改國歌具有課程起點(升旗)和政治隱喻作用。京腔誦詩的高亢貼合定理的威權意識。

<國語>

幻燈:一張又一張的兒童畫。
誦詩:教學式覆誦(老師唸學生覆誦,國台語輪誦,背景音效)
音樂:冥想風格即興演奏(現場鋼琴)。
評註:遙想童真的可貴或可欺?牙牙學語式的誦詩,奇想獨創

<歷史1>

幻燈:白色背景上的詩(文序錯亂,隨意插置)。
音效:機械性噪音。
評註:以倒錯的文字、喧噪的聲音隱喻歷史之可笑。幻燈畫面的字體太小,文字的解構性不易感知。

<地理>

幻燈:由鏡頭焦距的變化,而出現越來越多的空碗
動作:以僵硬遲緩的動作對牆吹伸縮喇叭。
音樂:無調性無旋律的單音吹奏(現場伸縮喇叭)。
誦詩:如列隊前進的答數聲,行進的節奏(背景音效)。
評註:答數式的朗誦,大膽的形式實驗。無現實感的祖國,在空幻的地圖上行走的意念用聲音表現。

<美勞>

幻燈:星空(由遠而近)。
音樂:非標準定音的小提琴拉奏及節奏打弦(現場小提琴,模仿中國樂器的音色)。
誦詩:客家話,民謠吟誦的風格(背景音效)。
評註:遊戲性質的旋律及吟誦,音樂的節奏與誦詩的節奏呼應
搭配,使誦詩帶有聲色質感。中國風的新詩吟唱,具有現代感兼藝術性。

<午餐>

幻燈:「起手無回大丈夫」(以標語形式寫在街頭廣告上、菜單上、車票上、結婚證書上等),畫面和畫面間用加號銜接,「觀棋不語真君子」(標語倒數第二張)、等號(最後一張)。
音樂:模仿海浪旋律的現場合奏,電鋼琴作半音階形式的上下滑行,小提琴以分解和弦跳弓作琶音演奏。
誦詩:賦有爭執性戲劇感的對話式朗讀,兼夾嘈雜的眾人進食聲、碗筷攪動聲(背景音效)。
評註:政治性爭執在日常生活中無處不在的陰影以幻燈畫面作進一步詮釋。音樂演奏對應詩中海的意象。午餐的詩用午餐對話的形式朗讀,令人拍案叫絕,日常話語特徵強烈。

<歷史2>

幻燈:藍色背景上的詩(文序錯亂,隨意插置)。
音效:敲磚牆之聲、推倒磚牆聲。
評註:將歷史三則的文字任意拼貼,象徵解構歷史與再造歷史,與倒牆聲音呼應。

<健教>

誦詩:「噓──閉上你的嘴巴」(兩行催眠語調的吟誦,背景音效)。
幻燈:西裝、軍大衣、卡其服、軍內衣、一件一件逐次脫棄至只剩衣架)。
音效:兩聲部的拍掌節奏(一部雙掌互擊,一部拍擊大腿)。
音樂:國歌、蔣公紀念歌、小調國旗歌的碎形拼貼(電鋼琴、小提琴),解構莊嚴肅穆情調而呈現既怒且哀的筆觸。
評註:詩句「和你的身體玩捉迷藏」用幻燈形式表現,令人莞爾,政治隱喻疊用恰當,幻燈的表現以本段最成功。現場演奏的降旗歌配合音效節奏的衝擊,激動人心(終於旗降下來啦?)

<歷史3>

幻燈:紅色背景上空無一字。
音效:輕鬆的口哨音樂。
動作:整理樂譜、收拾樂器、喝隨手包飲料、離場。
評註:沈重的一日於焉結束(恐怖的教育及政治現實在幻想中解體),受害的觀眾心有感戚焉。受益的觀眾看到一場精緻的演出覺得門票合算(花了兩佰伍拾元)。

聲光版<日課表>在形式美學上開拓了詩歌朗誦的邊界,這是聲光版最大的成就。九組詩作中除了歷史三則以畫面映現,其他六組誦詩形式各各不同,<數學>用戲劇京腔,<國語>用教學覆誦,<地理>具有行進節奏,<美術>客家民謠吟唱,<午餐>的效果類似賣場拍賣聲,<健教>像催眠。形式實驗空前,富有開創性,形式與內涵經過嚴謹思維,貼合詩意。尤其將朗誦的環節交付錄音處理是一大突破,既免除了現場口讀的尷尬,經過混音效果處理的聲音變奏豐富了語言的聲色,語言空間幅度加寬,演出場面的調度也更自由,更純粹,削減了演出的戲劇性豐厚詩性,演出人員將可專注於詩意空間的召喚與傾聽,而不必分心去咬文嚼字。常見的戲劇性演出,肢體性的戲劇場面凌駕了詩篇,朗讀成為累贅或角色的情緒獨白,演出遵循的藝術構思是戲劇原則而非詩性原則,變成詩的戲劇詮釋。如何解讀詩的意念構成追尋詩的道路,而期以多媒體作復位還原工作,這是詩的演出的定位基礎,喪失了對詩性原則的尊重,將淪為只有演出而沒有詩的鬧場,詩成了配角,本末倒置。故詩的演出的關鍵在於詩意空間的透視,能夠感知意念軌跡及意念構成才有可能進行不同媒材的同構處理,而非任意變造添飾。
<日課表>的演出由原作者擔綱導製,在意念的同構處理上針鋒相對,做到了對詩意尊重的基本原則,復且在審美同構的基礎上做出深化藝術形象的多層處置,輔助以音效、旋律、幻燈畫面、肢體語言、及賦有美學形式的誦詩,形象化了詩意。更且進行補充敘述:如<數學>增添了國歌歌詞的巔覆,<國語>對詩文字的雙語覆誦,<午餐>的意象性演奏及幻燈畫面的標語,<健教>的解構性降旗樂聲等,不但展示了作者對形式美學的多元化思維,更且對原作的詩意交感作出貢獻,拉近了觀者與詩篇的距離,深化閱讀。詩的演出摧發文字的閱讀界面軟化,架起了文學活動的可貴橋樑。尤其當代閱讀主流已不可逆轉地走入影像閱讀時,詩的演出為詩篇與讀者的交流感知作出令人讚許的貢獻,也為新型態的多媒體書寫開發了另一扇無窮奧美之門

引文書目 

劉季陵.<日課表>:《現代詩季刊》23期(台北.現代詩季刊社,1995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