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12日

《想像的對話》8

尋水──析論鴻鴻的四首詩
文/黃粱1993


詩的語詞是一首詩的外在形式。詩人排列字的兵馬,標示位置,指引方向,負載情感;操演佈陣,從詞到詞組,從句到句群;攜帶轉義修辭的弓與刀,跨騎結構修辭的車與馬……。詩人的精神整體是一首詩的內在形式:靈魂與肉體的衝突與和諧,感覺氛圍的浮沈,意念的開端,想像的跨越,建築宏觀俯瞰……。
              造型表現在上,心靈活動其下,兩者的關係如何?從外部語言學的細節研究到內部創造意志的體現過程,詩評的目的乃:為詩的光所洞照,尋找如何被詩徹底穿透,而後才能將光收集保藏。
本文試圖尋覓貫穿鴻鴻四首詩的內在形式──奠基於生活的幻想──其中深藏之美;以及外在形式──結構修辭的思索──所展現的意義。析論詩人如何從看魚時、游泳後、舞會中、被電鈴吵醒的睡夢裡結構出生活中隱藏的水──夢與現實的永恆風景。


<昨夜的游泳池>一詩是鴻鴻詩集《黑暗中的音樂》裡的壓卷之作,這首初看平易的詩中隱藏一個結構,由於這個結構修辭的巧妙運用,使鴻鴻詩裡的個人生活轉化投射出心靈的普遍意義。

<昨夜的游泳池>

是昨夜的游泳池
是昨夜樹叢間傳來的歌聲
是溫柔的水
將我那樣緊密地擁抱
不計深淺地,向黑暗游去
而時時有著
岸的驚喜

在換氣之際翻身
陽光乍然灑落床前
我茫然起身

走向戶外──
昨夜的游泳池
正曝曬著它的
形狀……大小……深淺標示
還有修剪整齊的樹叢
再後面
是送報的車鈴
正在遠去
我默然退回房間
地面好冰

本詩意念的開端可從第二節前兩行尋獲,「在換氣之際翻身」「陽光乍然灑落床前」,從昨夜潛泳中的換氣,翻身醒來為次日清晨的旅館房間,由於並列句夢與現實的場景轉換,使第一節詩裡「樹叢間的歌聲」「溫柔的水……緊密地擁抱」「岸的驚喜」諸語詞賦有了靈魂中的探索,夢想中的美,也對照出第二節「修剪整齊的樹叢」「送報的車鈴」「游泳池正曝曬著它的形狀……大小……深淺標示」所揭露的現實事物有了明白界限與禁錮。為什麼同樣的游泳池而有著截然不同的感覺形狀?正如詩題所揭示,是「昨夜的游泳池」,是回想中的,是夢憶中的,「是溫柔的水」「將我那樣緊密地擁抱」「不計深淺地,向黑暗游去」,是那樣親蜜,可以任意潛游,夢的形象隨心意而變化,「而時時有著」「岸的驚喜」,流動的水圍繞著靈魂,不可計量的想像與發現。而一旦「陽光乍然灑落床前」「我茫然起身」,一旦游泳池被現實的光所照明,一切靈魂中的幽暗混沌之美從此消藏失落。全詩文字簡潔,只從「地面好冰」作為心情上的交待,不作泛泛感傷,獨使文字透發自身的光芒。此一「冰」字向前喚起對「靈魂中」的游泳池的回想,使全詩的水依然激蕩,一方面又使現實世界中的旅館房間透發冰冷疏離的味道,對比靈魂中「緊密擁抱」的水,結構前後呼應。
<私奔>刊載《現代詩季刊》復刊十八期,全詩的中心意象是一枚戒指,藉著戒指的脫手飛出雨珠滴落,標示夢與現實的分隔:眾人現實的舞台與舞台外夢的林叢。「當眾人緊隨著節拍起舞」「一枚戒指脫手飛出」「我突然墜入夢中」,為什麼要墜入夢中呢?因為「乾涸的夜」,因為「看到你的手游離了音樂與人群」,戒指劃破了現實空氣,「水傾洩而出」,堅硬的現實有了縫隙可以逃避。此時現實的舞台上「舞者成群被警鈴驅散」,「雨珠成排自幕沿滾落」,通過雨珠,舞台外是夢的林叢,「正是在此時」「我發現和你一同迷失了」「那個夢的缺口」,對比現實的乾涸,夢則是「如此真實的泥濘裡」「大雨伴奏的田園」,心靈被滋潤了,且又同時兩人攜手奔逃,「不勝自由之歡快……與伶仃」,充分表現私奔之同心與莫可奈何。為什麼戒指會脫手飛出呢?「你能責怪那枚太鬆的戒指?」「魔咒已解」,對照夢之林叢的自由歡快,現實的舞台上則是禁制重重,本詩意念正因戒指之魔咒而興起,導引心靈產生自由之渴望,戒指脫手,魔咒立時解除。戒指是現實中象徵感情聯結的信物,也是現實世界對愛的無情監督,這使得純粹心靈難過不安,所以還是正如詩末把它踩到泥濘裡去罷!「我踩到戒指」「感謝主」「我把它踩得更深」「把你粗拙的手握得更緊」「繼續逃奔」。
相對於墜入夢中,下一首卻是從夢中醒來,<尤力西斯夢覺>刊載《現代詩季刊》復刊十九期。此詩分二段,首段前二句即採用了<昨夜>詩中句子翻身的方式,「從睡意濃重的雙人床溜下地面」「淺水潮泛」,將真實與想像在瞬間交換,這種並列句的場景轉換,一方面使詩文字的密度加重,另方面使詩的結構面加寬:現實漂流的心靈中泛起夢的安定渴望。<>詩比<昨夜>另有更複雜的第二重結構交疊,此即第二段的「三十年後的一通電話鈴聲將他再度自海底曳出」「從床上,他掀浪坐起」,這三十年的意識流轉使二段文字之間產生了時間張力,因而分別迫使時間差裡的兩個場景各自加深了意義的顏色:現實衝擊的尷尬迫使心靈不得不叛離夢的親密幻想。
尤力西斯,也就是希臘史詩「奧德塞」的主角奧狄秀斯,十年的特洛伊戰爭勝利之後,希臘勇士紛紛回到了故鄉,唯獨奧狄秀斯被命運捉弄,海外漂流十年,漂流歲月中曾被美麗的女妖卡里普索拘於海島七年,傷心想家的奧狄秀斯躺在海邊,朦朧中夢見了家園,臥室的安逸,床的溫暖……而突然,「淺水潮泛」、「凍醒了腳的孤獨」「最後關頭他這麼狼狽地逃回沙灘」「床已漂向無垠大海」,「床」對漂流中的尤力西斯而言,是夢想中的安定,這是夢中的床,「閃著美麗惑人的光」,無奈床已消沈於大海,「敗興而返的水妖仍堅持最後的幻象」「穩當地盜走他」「未及淡滅的夢想」。……潛入意識大海的床……「三十年後的一通電話鈴聲將他再度自海底曳出」「從床上,他掀浪坐起」,尤力西斯第二度醒來,三十歲的詩人醒坐床上,回思夢中歷經的漫遊歲月,「渴意吸乾了空中的水氣」「妻子沈睡如魚。」,這是「現實裡的床與臥室」,傍床而生的潛意識大海已消逝,只剩「衣櫥內,彷彿有遠潮拍擊」「如此親密……令他不敢貿然開啟」「是海的出口,或許」「會將任何大意的叛徒淹沒;」,夢想的親密渺遠,現實的焦渴初現,為什麼要叛離夢想?要從夢中醒來?「或許,是來收電話費的」「而既然從沒裝過電話,就更不必下床」「去開門了吧。」,是外在現實的無情干擾,是夢想走入現實無可避免的命運。
前面初論了三首結構嚴謹的詩,都是有關夢與現實,接下來的一首<看魚時發生的事>寫作年代稍早,刊載於詩集《黑暗中的音樂》108頁。

<看魚時發生的事>

濕氣太重
心念太沈
睡意通過水箱折射
把空間擠窄
呼吸也變調成雨聲

每到半夜總有小孩叩門
好,我答應你去
我答應跟你去找那座失落的城
上到半路,回頭
緲無一人
我獨自面對太快找到的城市:
鍋爐竄火,剩下廚子、小偷、軍人、情婦組成的政府
(他們不知道有人在找他們)

就像一衝出水箱
就迎面撞上窒息的空無

此詩仍然緊扣心靈在現實中的尷尬處境來進行,不同的是此詩結構的彈跳方式較粗率,因此也更自由。<看魚>全詩分三節,詩的意念肇始於水箱,一開始作者因為看魚看太久了「濕氣太重」「心念太沈」,整個生命無預先鋪設就直接沈入水箱,第三節文字風格銜接自第一節,同樣是由省略主語的不完全陳述句所組成,是心靈素描,語調類同獨白。「睡意通過水箱折射」,睡意使生命產生恍惚游離的狀態,使生命原本的固態限定產生了位移,視野也發生變化,「把空間擠窄」「呼吸也變調成雨聲」,生命沈澱至最底層,感覺氛圍完整彌漫,摧發靈魂與肉體產生一次奇特的對話。第二節單獨處理,完整交待靈魂與肉體的對話與接近現實時心靈的變調,「每到半夜總有小孩叩門」,這是我的靈魂在發問,「在找那座失落的城」,理想的城,結果最後剩下一個分離的肉體獨自面對一個鍋爐竄火的現實城市,隱喻心靈在現實中的普遍處境。第二節第四行「上到半路」的上昇意念與第三節第一行「衝出水箱」的上昇遙相呼應,下啟一個自閉的意象:「廚子、小偷、軍人、情婦組成的政府」,一個各行其是的現實城市,相互隔絕,所以「他們不知道有人在找他們」,此乃現實之為虛無的寫照,「就像一衝出水箱」「就迎面撞上窒息的空無」,魚只能在水中,而現實只能是窒息的空無。全詩因作者心靈深沈豐滿而驅使詩篇產生曲折的中途彈跳,詩的張力富含彈性,詩的魅力與心靈自由的真諦在此精采展現,感謝心靈,我們為此喝采!


<看魚>一詩中的水箱,<昨夜>一詩中的游泳池,<私奔>一詩中的大雨,到<>詩中無垠大海,作者以四首詩中的水象喻於靈魂、憶念、夢想、潛意識,而以水箱外的空無窒息,陽光下游泳池的清晰標示,舞台上的沈重乾涸,以及醒坐床上的他「渴意吸乾了空中的水氣」來象喻於現實中的不能呼吸、明白禁錮、渾噩擁擠與乾渴,象喻的專精可見作者長期經營之苦心,也可觀看一個作者在結構思維上的發展軌跡。
<看魚>一詩的即興結構以及語法上的參差可以看出作者對於結構經營尚非完全自覺,也正因此,本詩在意念的折曲上更耐人尋思,也更完整保留了作者的感覺能量,它沒有經過再一次的建築宏觀,但也沒有因此而平板薄弱,主要因為本詩之感覺深厚,心靈氛圍完整所獲致。<昨夜>一詩的結構轉折主要經過一次感覺回溯造成,通過「在換氣之際翻身」「陽光乍然灑落床前」將第一節文字裡的游泳池與第二節的游泳池結構相疊,昨夜的憶想中的游泳池在下,今日的現實中的游泳池在上,此詩的結構平易,所傳達的感覺暗示卻很厚實。
<私奔>結構相形複雜,全詩文字分為五節,主要場景為二:現實的舞台與夢的林叢。本詩特含戲劇張力,以一枚戒指的脫手飛出劃破現實,夢裡的水傾注而出;角色共三位:我、你、眾舞者;背景配樂先有舞曲,後有警鈴,最後則是大雨伴奏。由於全詩有劇情上的演進,詩的意念交疊插入,詩的壓力也在事件的推展中逐漸加大,戲劇的焦點最後是將戒指踩到泥濘裡而完成私奔。本詩的關鍵在作者打造的那枚意象戒指,戒指的動向牽引全詩,劃破「空氣的玻璃」「水傾洩而出」。不同於「水箱」及「游泳池」的水有現實支撐點,此一幕沿上滾落的雨珠純然無端,它的想像支撐點則是那枚飛行戒指,兩者相伴而生,故此戒指乃為本詩中心意象,也是全詩之美的泉源。
相對於<私奔>的空間突然變色,<>詩則是時間的瞬間遷移,以前後二段文字的間隔將前世今生藉著一通電話鈴聲而銜接。以結構思維而言,全詩是從第二段展開建構,第二段的臥室場景是一個結構平面,藉著第二段的第一個句子「三十年後……」而將全詩的結構平面往後拉長為結構縱深,上溯第一段的前世──尤里西斯的海灘之夢與夢覺;再從第一段最後三句「敗興而返的水妖仍堅持最後的幻象」「穩當地盜走他」「未及淡滅的夢想」往下跳接第二段的今生「三十年後的一通電話鈴聲將他再度自海底曳出」「從床上,他掀浪坐起」。詩中前後浮沈兩張床:古希臘的一張沈回潛意識大海,當代的一張則從海底曳出;兩次夢覺:一次被冰冷的潮水凍醒,一次則被現實的鈴聲衝殺;傍床而生的潛意識大海從古希臘的地中海小島漂流貫串直抵二十世紀末的台灣。從夢與夢覺到古今一夢,本詩以短短兩段二十行嫻熟駕御此一複雜結構,顯見作者深思。
從語彙風格可以清晰洞見一個作者的存在向度,語詞強烈熱情,或者冰冷清肅,沈重,輕盈,華麗眩目或樸實,可以多方顯示作者的個性、生活、與生命中的主題關注。分析以上四首詩的選詞與構句,作者安排貼合生活的句型,順乎口語,選擇個性柔和的字眼,初看平淡的意象不刺激人心,從文字間可以嗅出熱愛生活的氣息。與這樣的詩遭遇,容易飲食吞嚥,不容易吸收,美與意義頃刻溜手而過;但若不慎作者刻意要在詞語間裝飾用力,一樣糊塗把詩扼死。以上四首詩作者恰當疊置了隱喻的對比與聯想,透過語調與意象的轉換,詩的節奏終免於輕浮,於自然平緩的聲調中緩緩託言生活的如實幻夢。其中以<看魚>一詩半途的語調變化最具創意,而以<尤力西斯夢覺>的隱喻對比較為複雜,有賴讀者仔細尋思。


夢與現實的矛盾困境,時而相互飄離拮抗,時而相互交疊支撐,這個難以捉摸而又緊隨生命的永恆主題,作者以巧妙不定性的「水」的意象來加以結構處理,忽見水的親密水的冰冷,又見水的濕潤澆淋了乾涸,忽見水妖盜走了夢想,又見渴意吸乾了空中的水氣,尚有──死水、洪水、淚水、噴泉、海的深沉、酒的芬芳等等,結構發展空間仍然遼遠寬闊……。
呼吸生活,從生活中飲喝,詩召喚詩人,不是給予掌劈清醒,而是給予幻想,將「人」從現實的死牢裡拯救,從生活的裂縫中尋找異卉與奇獸。真實與想像是如此不可避免地互相滲透,奠基於生活的幻想話語親和,詞彙間隱藏甜意,或許不致於太甜……。
    「字」從沈默的生存之海底浮昇,從寂靜中發出聲音,召喚形象,劃定概念的區域;「字」與「字」之間,牽動感覺聯想,負載情感,納含思想;語詞之刀切開空間,意念玫瑰盛放。語詞從生活中潛入詩人的生命,再從詩人的精神裡走向世界,接觸現實,磨轉,再度射回詩人的心眼,再也不是同一個語詞了,語詞之光擦亮、閃耀、迴響。
一首詩的建築,以感覺為基礎,選擇文字材料,架設平面想像推演,往上拔拉為大廈,每一個環節密合相扣,一旦感覺基礎恍惚架空,建築頃刻墮落瓦解。結構之詩,以建築宏觀為首要,詩人須洞見每根柱子的心靈內在需要,建構出來的人性空間才能真實展現意義和美。從以上所討論鴻鴻的四首詩,其中結構之成長伴隨作者之學養與用功,而日漸恢宏,我們可以期待,這樣的建築絕非空間裝飾,而是可以為現在與未來的心靈所居住,在人類文明中發光,我們這樣期待詩。

<引文書目>
鴻鴻,《黑暗中的音樂》(台北.現代詩季刊社,一九九三),頁108、頁216。
鴻鴻,《在旅行中回憶上一次旅行》(台北.唐山出版社,一九九六),頁11、頁14。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