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9日

《想像的對話》2

  


              在詩的清醒中感覺與思想,斷然其內的詩直覺;以詩人的堅執寫詩評,而非評論家的身分。我信仰的是:在生命的整全中體驗渾然冥動的心靈音色,無始以來的存有之光交互朗照與相印,並依形象自塑的原則岸立不可動搖的精神建築。詩如是,詩評亦如是。
              四年來我為思想形塑的過程所磁引,不惜斂收詩的雙翼,生命能量在語言迷宮中獨立、飄遊,歷盡入口的忐忑,出場時分的解脫,還有那茫然出神的靈魂角力與握手,肝膽相照的秘密一瞥攝人心魂。
              為這些愚行操勞干卿底事?或嘗試建立回歸詩學的評量座標耳?或為價值混亂的世紀涵咀清音?詩能開啟與「道」聯結的心靈視窗乎?專注無間的心靈發現與精神確立,一個「人」的形象的模塑。
               將漢語詩歌回歸到漢語和詩學的範疇中省察,是我無形中努力的目標,為東方思維的模型與詩的基礎構成進行了初步探索,在批評實踐中尋覓現代漢詩的元素、規律,和與之對應的評論體系,我在蕭瑟的始拓裡傾倚的精神線索緣何?
               素處以默,飲之太和。
                                                                                                    一九九七年初春于灣潭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