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2日

亮出兵器,廖人《13》


       廖人新詩集《13》是一部殺氣騰騰的文本,就像一個具有強烈殺人動機的劍客,每一次攻擊都想置對手於死地;作者以文字之刃氣勢激越直逼讀者的眼睛,令你膽寒而畏懼。《13》由十三首組詩集結成一支攻城掠地的奇襲軍,向潰爛已極卻又腥香四溢的身體下達文字總攻擊,是一部充滿社會性義涵的大詩。書名「13」具挑釁意味,不但格局不吉利也暗喻尾盤必死無疑。整本詩集由最後一首組詩〈廖人中陰得度〉統整起來,超度的聲音環繞著整本詩集。為誰超度?人、我、眾生是也,在詩篇裡以「廖人」作為跨越你我消弭界線的象徵。但在眾廖人臨終前夕,請先閱讀〈12-03_廖人大廈〉片段,參觀自己的死前掙扎,那是廖人迴光返照的精采時光───「廖人跳上天空╱炸掉自己╱火星四濺╱廖人退避大廈╱擠進旋轉門╱鐵棒盾牌,堵住門口╱廖人踩廖人肩膀╱跳上天空╱樹裡有風╱廖人乘風飛翔╱在高處開花╱一隻廖腳,踩進大廈╱盾牌一擊,仰倒在地╱一隻廖手,滿地亂摸╱撿起一隻廖嘴╱朝前方丟──╱──高高飛翔,穿越旋轉門╱漂亮著陸。廖腳一踏╱說不出話╱玻璃門後,第一線廖人╱被衝倒在地╱第二線廖人出動╱倒地的廖人被拆開╱裝上引擎╱一臺臺拼裝廖車╱衝出門外╱將廖人攔腰撞斷」──「廖人大廈」想必臺灣人都很熟悉,立法院可能你也去過,似乎有些廖人暫時清醒了敢於衝鋒陷陣,而另一些廖人手持防暴盾牌,在睡夢中昏迷亂舞。
        至於最後,到底是什麼東西被大廈立法?什麼東西立法了大廈誰也說不清楚。反正死期暫時延緩了幾十天,或幾年?誰也說不準。終究,超渡的聲音在不久的將來就要響起……

〈初七,第一天〉(節選)

尊貴的廖人,在過去的時間裡,
你一直處於昏迷狀態;
當你神智清醒,將會大吃一驚,
並且如此自問:發生了什麼事情?
現在,輪迴的輪子要轉動了;
你將見到各種光焰與諸位世尊,
整片天空呈現混濁色澤;
將有渾身醋液的油漬去目章魚世尊,
伸出十八隻手,執十八座法輪,
臨現於生絞肉串世尊和腐爛的盲眼雞冠世尊前;
你將看見冰冷的牛睪丸世尊和發燙的鰻魚世尊,
莊嚴碩大的鹿鞭世尊和半血半肉的羊腸世尊,
母子相生相剋的鴨仔蛋世尊和被攪作漿狀的內臟泥世尊,
照映在廣大無邊的暗藻綠光暈裡。

       「在過去的時間裡,你一直處於昏迷狀態」,此句直陳︰生命本身是無明,眾生雖然活著卻一直處於昏迷不醒的狀態。這種說法比西方存在主義揭示的「虛無」更加嚴厲而形象,詩集前十二組詩描述的正是眾生的昏迷百態。詩篇裡的「廖人」面對一個特定時空︰21世紀的臺灣現實;「廖人」既是作者本人,同時也是社會大眾。〈廖人中陰得度〉呈現了臺灣「偽得度」的社會現象,《13》藉著掀翻文明社會的偽道德偽民主,揭露經濟發展與政治外交背後隱藏的污穢與虛偽,「廖人聽五廖人琴瑟和鳴甩髮抖臀所有對愛的渴望都被唱出涕淚狂噴宛如受到眷顧」,好熟悉喔受到眾廖人熱愛的主場狂歡影音;廖人們熱衷於消費與被消費,廖人只愛這一味
       一方面,《13》進行的是經過縝密結構思維的全方位社會解剖;另一方面,它又是個人心理情結的潛意識釋放。一個被圍困在玻璃房裡的劍客,在殺死眾多對手的同時也免不了要砍殺自己來取樂一番,「小廖習慣受傷和生病╱小廖有時候會吃自己╱摔出來的腸子」。文字裡無所不在的癌細胞到底從何而來?人、我、眾生又要如何區別?是每一個廖人的意念共同造就了此時此地的臺灣廖:「一代一代╱人山人海的廖人」。
       顯影社會萬象的組詩︰諸如〈廖人愛乾淨〉、〈街上有㡻〉、〈廖人無礙〉,是對「殘障同胞」、「弱勢族群」富含同情的人性素描,「瘳人一出生,╱就罹患先天性堵塞廖人症,╱光是呼吸,就會佔據氧氣。╱但它不以為苦,反而像牛一樣大口呼吸。╱將呼吸,化為╱呼吸的藝術。」有時則是內含社會諷喻的辛辣挖苦,「──衛生的日子,好景不常──╱天空是個大肛門╱風雨夾雜╱好多㡻又掉下來了」。〈廖頭不怕〉、〈尥人大戰尥人〉、〈廖人面廖人身〉等組詩,是對臺灣雜交文化與歷史處境進行考掘與辨識。「廖人左臀生個騾肝,右臀生個騾腎╱腹裡佩兩套騾大腸╱前胸後背隆起七七四十九騾乳房╱乳乳之間睜開八十一騾眼角膜」。禮義廉恥四端經過一番歷史雜交與基因重組,變異成「廖人之有四防色狼千屌斬雷射陰穴也,╱猶其有四鈦合金乘屄破浪一斷即生根器也。」原來臺灣社會是在多麼有創意的自我攻防交相拼鬥裡遍地開花,妙哉妙哉!不知死活者再也不會死亡,可隨時沉溺在腐屍狀態自得其樂。廖人面廖人身,廖人笑呵呵!

05-01_廖人面廖人身的廖人〉(節選)

什麼廖人早晨兩個眼睛GOOGLE
中午四個眼睛GOOOOGLE
夜晚,渾身長滿了眼睛,全部睜開菇狗

什麼廖人早晨用一水管或漏斗排尿
中午用一水管或漏斗排尿
夜晚,將尿導回自體,再也無需排尿

什麼廖人早晨亟欲掙脫廖人身體
中午亟欲進入廖人身體
夜晚,透過奈米複製,取代廖人身體

什麼廖人早晨被廖人所殺
中午自己殺自己
入夜以後,可以反覆宰殺,再也不會死亡

       請問,什麼廖人四十年代相互殺戮?1947年屠殺臺灣人?進入21世紀又要把廖人當作牲口反覆宰殺?而在〈動了真情〉這本寫真集裡,「廖人和騾子╱相隔兩地╱廖人對騾子╱動了真情」,怎麼辦啊怎麼辦?「廖人和騾子喇舌喇舌╱廖人慢慢╱解開騾子胸罩」,唉呀唉呀!這隻騾子姓馬,他們快要合為一體。快關起來!快拔出來!真情沒藥醫。
      《13》裡有部分組詩展現出特殊情境,可解讀做社會意識的個性化書寫(或個人意識的社會化書寫),〈廖人之家〉、〈僇人忘了〉、〈姓Liêu的人〉皆是。〈廖人之家〉顧名思義是對廖姓一家的描述,作者也姓廖,筆名廖人,社會結構來自家庭結構的衍伸。詩開頭寫到︰「廖人拿刀╱刺廖人的喉嚨╱從廖人被割喉╱到廖人斷氣╱廖人全程清醒」,血噴得到處都是實在不甚雅觀,噴在自家牆上反正沒別人看到,這需要十足的勇氣與經驗(或者鄉愿)才辦得到啊!「小廖被拳頭揍,每次好幾拳╱在乾草堆上彈跳、暈倒╱被乾草叉一戳,就醒了」,原來廖人的銅皮鐵骨是這樣鍛鍊出來的。〈廖人之家〉最後結束於一個令人悲憫的動態意象︰「廖人抓著刀和水管,在廖人下面閃來閃去」,這一行不見血跡,卻讓人深刻體會到彷彿命定的與生存搏鬥之苦。
      〈僇人忘了〉由三首詩組成,「忘了」在詩篇裡有多重含義︰一重含義是對自我的遺忘,忘了人與人的複雜關係,不需要對話就能夠「忘了嘴巴可以說話」;一重含義是遺忘現實生活,但它偏偏在夢境裡迴響,「一場半夜的鬥毆──╱抱頭驚醒──╱在自家的床上」;最後一招是遺忘誕生與死亡,「活著」談何容易啊!詩人嘗試觸及這個莊嚴的命題。

08-03_僇人摺紙蓮花〉(節選)

──突然內急,起身
在陵園的廁所
僇人下意識
手指沾水,淘洗肛門

火海裡的紙蓮花
浮沉,升降
像紅色浪花
吞噬手掌
像無數手掌
托高浪花
──僇人發現衛生紙,撕了一張
塞入肛門
想起媽媽

       「陵園」為亡者入土之地,是死亡在人間的象徵性場所,「媽媽」是生命誕生的原鄉;「紙蓮花」乃超渡亡靈的聖潔花瓣,而「內急」流瀉出身體的污穢物質。這些對立性╱對抗性語詞出現於同一時空,使生存的張力達到極致。火海裡的「紅色浪花」將生命吞噬又吐出,使心靈在這一瞬間拋開希望與絕望的掙扎,可以暫時忘了「我是廖人」的尷尬。
      《13》是廖人的第一本詩集,文字卻老辣難纏得很廖,書後附了一篇代跋,篇名「害廖廖」(臺灣語讀音),意思是「完蛋」。場景在咖啡店,廖人走向尿騷沖天的公共廁所。「字出現了。╱廖人發出一些聲音。╱字破碎,擴散,繁殖。╱液體爬向滑鼠。╱字像一粒粒無路可出、簌簌鑽動的頭,浮現於螢光幕上的車流中。╱〔……〕廖人坐對螢幕,看著反光中的臉。╱這是一張腦殘的自畫像嗎?」沒錯,臺灣社會或許是腦殘了;但看得見自己腦殘的人,腦袋裡裝的絕對不會是大便。污穢令人難堪,但難忍於污濁者內心自有一方清淨可期待。
      《13》是對臺灣社會進行的一次生態型詩性書寫,「性與暴力」肆虐於家庭與社會各階層,也充塞於詩篇的字裡行間。「性」之書寫汗牛充棟,廖人《13》又能出什麼奇招?「兩位尥人連在一起╱陰莖球脹大,拔不出來╱尥人鐵掌鎮壓後方╱男尥喘氣,喘氣╱女尥靜靜站著╱一回頭,猛咬──╱尥人掐住女尥嘴和脖子╱讓男尥射精╱一精又一精╱很快就有小尥了╱尥人收下紅包」,無所不在的性氾濫其實是權力(鐵掌)和金錢(紅包)的合謀。簡明扼要,一箭雙鵰。廖人《13》更是暴力書寫高手,看招──

01-13_阿廖從海上來〉(節選)

廖人把阿廖丟上甲板
阿廖張嘴
跳一跳,跳一跳

廖人拿長長的刀
剖開阿廖的肚子
把阿廖分成許多阿廖

阿廖有兩個眼珠
一個在甲板上
一個在雨鞋底

兩個眼珠看阿廖

      這是尋常的遠洋漁船風景嘛!有什麼看頭。真正的暴力是什麼?是對暴力視若無睹,沒有人在意那滾落十八層地獄還睜看著天光的兩顆眼珠子。詩人以看似無止盡的的暴力場景試探臺灣廖對各式準合法暴力:「語言暴力」、「肢體暴力」、「階級暴力」、「國家暴力」,究竟可以麻木到什麼程度?
13》還借用「宗教修辭」、「科技用語」「流行歌詩」、「古文辭」、「媒體文章」、「色情網站詞彙」「勵志散文」「臺灣口語」等模式化語言加以變妝改造,以一齣語言的變形記,對社會現象進行內面顯影與反面諷諭。「寬赦我們的玉米,猶如玉米寬赦我們。╱不要使廖人金身祥麟長滿玉米」、「廖人發現廖人和廖人兩不相欠╱竟對廖人和廖人進行一個╱三不相欠的動作╱廖人發現廖人仨三不相欠╱竟對整起事件進行一個╱平衡報導的動作」。從臺灣社會千奇百怪的語言奇觀裡似乎可洞見語族和語族社群與社群之間既混雜同居相互猥褻又鎮日叫罵精神背離的艱難處境
       《13》也像似戴著面具跳將起來的一場驅魅之舞,念誦咒語的同時藉以完成自我淨身之儀式。眾生相即我相,每一個人都是廖人,每一個廖人也都是我。《13》有序,曰「滌妖氛」;妖氛可以滌除嗎?妖氛如何滌除?「妖氛」是瀰漫鄉野都市的交相噬血與慾望盲震。隱藏在裝瘋賣傻的語言大賣場吆喝聲背後凝聚著一顆難忍於「歷史不仁,以臺灣為芻狗」的悲憫之心。02-02_廖人吃眼睛〉詩裡有云︰

廖人和廖人住在一起
廖人吃廖人的眼睛

廖人把塑膠堆在這裡
廖人吃廖人的眼睛

今晚,下雨了
全都來吧,來狹窄的屋簷下
偶然相聚
在寬闊的餐桌

鋸開的
沾血的空罐頭
朝著天空
雨水一滴進,就被溢出
雨水一滴進,就被溢出
雨水一滴進
來吧,坐,坐

      語調蒼涼,令人悲慟莫名的詩……在漏雨的屋簷下,廖人正在吃廖人的眼睛,眼看著臺灣廖的雙眼就要全盲旁觀廖之眼接著也被狗吃瞎了;「不見棺材不掉淚」,歷史的玩笑向來如此,不是嗎?「鋸開的沾血的空罐頭」會讓人間沒有清白的眼淚可掉,只剩遍地血腥與老天陰沉連綿的淅淅瀝瀝聲……祈願,這是一場個人道德之戰,一場社會正義之戰,更是一場國家認同之戰,《13》亮出兵器,刀刃凌越空場。   文/黃粱

廖人《13黑眼睛文化出版201412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