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9日

<歲暮>

夜雨好像停了
一個陡然失去伴侶的歲暮
癱倒在空庭
寂靜頃刻收服了大地
寂靜的懷中濕冷
已經永遠丟失的一年
況且聽不見當下足音
是誰緊緊扯住?
不讓它走完雨霖霖的一生
從歲暮的大罈裡深深吸口氣
病入骨髓的茉莉香片
樂曲最後的泛音
歲暮何故挖出雙眼……

1993

選自《野鶴原》黃粱詩選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