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31日

〈裸婦與流民〉

裸婦的未來式
裸婦失眠,睡不安穩
被歲月漆過的皮膚,庫藏橘子
卸妝後的發霉畫布
眼洞紅絲線,小腿肚青筋籐
胸脯的兩個麻袋——剩菜溢出來了
雕刻家的陽光沒看見
畫家的鏡子也曖昧難明
唯有鷹隼的利爪瞭解命運,攫住
春天聽見肉體深處的尖叫聲

流民的過去式
沙漠檔案裡早產的沙
腦性麻痺,滴口涎
歪頸飲喝空氣中的沸騰酒精
被孤獨紋身的癩皮症患者
豢養想像的疥癬蟲
何處是棄犬專用的電話亭?
在這寒冬蕭索的雨夜街簷
誰來收拾噩夢
關掉沙漠天空的那盞燈

1994

選自《野鶴原》黃粱詩選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