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2日

〈無枝齋遊記1999〉

鄉巴佬,犢子也想作瑰麗飛行
第一次遠妻女
就遠到雲之南望鄉,北京城勘人考古
出僻壤山居,喊來船夫,過滔滔碧溪
車遲行于高速公路,一把臺汗拎上飛機

加足香港,滿街無頭蒼蠅,招牌吆喝如敗花
玩具積木壘成了深圳的改造
關卡警戒森嚴,門衛個個像剛出爐的囚犯
火車站前廣場,某高大女子步伐豪邁
乃東北漢子王小妮,千萬個雪片擁擠著降落
“這是悲傷盛開的季節
  是什麼從三面追擊?”

于堅,一枚穿過天空的雲南釘子
在文聯上閒班,又被〈O檔案〉激情列管
渴望對一隻烏鴉命名
嗅著死亡的臭味藉以壯膽
從隱喻後退,在〈事件〉裡尋找荒原
“我的夢想是回到夢想之前
  與一頭老虎遭遇”
接妻待女,昆明土話溫柔流暢
書房裡,奉卡夫卡為上賓
懂藝術
慎重收下詩集封面的素描原稿
金口架框:這是最好的禮物
哎!嶄新的無知正在幫老昆明畫彩妝

嚮往麗江古城,人類文明新典範
天堂地獄隔著一條大街
右邊木造茶樓,左側鋼筋酒家
遊觀舊舖,火槍彈藥一應俱全
寂靜的阿嬤縫補著獵袋
新店裡中外遊客冗雜,少女端來咖啡啤酒

納西本地人生活悠閒,音樂古奧
棧橋錯落于百川之上
瓦房掩映在蘋果樹下
石榴攀牆答客問:何處是故鄉?
行跡板橋霜,綿綿思遠道

成都饒舌場
路人能說善道,灌玻璃杯以茶水
生活過度發酵,美學材料缺乏
茶館麻將吃麻辣
日日不新又過了
杜甫草堂門口,人群囂嚷
青羊宮裡道士,藍袍束髮神情清揚

周倫佑活脫脫的左王,手勢銳利如匕首
在刀鋒上完成句法轉換
“你體會犧牲時嘗試了屠殺
  臆想的死使你的兩眼充滿殺機”
革命一開講,七小時不間斷
非打非,意識形態沒完沒了
廖亦武夜半以大鬍子叩門
捎來《底層訪談錄》秘密手稿
洞簫炭中撥火,飛蛾十面埋伏

柏樺登高眺遠,風格清朗
望氣的人左邊殘留紅色胎記
“黃昏來了  我的祖國也乾了
  窗外一排隊伍  門前五株柳樹”
書能作用于性情,至少不說假話
翟永明越野大方,駕四輪傳動車
白夜酒吧街邊談心
將〈素歌〉幽微之光,獻給永恆的母親
“就如饒拔撞擊它自己的兩面
  傷害  玻璃般的痛苦——
  詞、花容、和走投無路的愛”
近嗅遙想
靈魂與肉體調合的芬芳

長沙有喧嘩沉默的海上
葡萄架下把臂言歡
“打開密集著死亡念頭的空門”
“更換每一朵花  疼遍每一根骨頭”
時代的瘟疫每日更新悲慟的翅膀
唯一的臥房讓給小弟
全家最後的幾文錢埋進早餐
拜訪嶽麓書院,聽青銅編鐘演奏大樂章
始知大之為大,〈楚殤〉之悲憤何其開敞
胸懷即時鼓盪成三代
左耳沐洛川,右耳浮江漢

余怒從癌症病房脫逃,日夜兼程
只為說上幾句話,又依依不捨送君到機場
苦海無邊的守夜人,隨時都有異形守候著他
“我一生都在反對一個水泡”
“我一生都在反對  水泡冒出水面”
打狗棒,死命揮擊無邊的黑暗
空氣中彷彿掛滿了,蜘蛛網

南京兄弟是朱文
夜間在祖父的墳塚裡裝上檯燈
“討論這個家潛在的危險,我們的
  觀點,基本一致”
白日陪伴詩人遊逛秦淮河
迎面走來兩隻驚世美女
始知傾城與傾國,絕非虛傳

孫權築城清涼山
鬼臉猙獰嚇曹操
被一千八百年的歷史之風拂過
兩個遊魂,彳亍古城牆下
像喝了烈酒
蒿里誰家地?霧中篳篥聲音尖銳

北京雜大,人心不安
連枝頭鳥都披上大紅袍
天安門廣場的頑石
被水洗得忒乾淨,散步其中毛骨悚然
為人民服務,最醒眼
標語辛勞,攙扶著集體的幽靈
腳踏車與摩的橫街竄巷
琉璃廠倒提龔賢山水
迷失胡同,迎面被倖存的百年大樹撂倒

房山觀石經,覽石塔
都沒有鄉野的土房子好看
土裡土氣的呼吸令人著迷
仰觀天界無雜想,白樺修直如君子
側耳聽古今,脈動的心還死壘在墻裡

1999大陸行,引文為詩友句

選自《野鶴原》黃粱詩選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