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6日

〈詩篇之前〉書寫向度 寫作之光

▓ 書寫向度

五種書寫向度——
靈性書寫:終極關懷建築
文化書寫:文化空間建築
性情書寫:心靈空間建築
生活書寫:社會空間建築
語言書寫:基礎抽象建築

人之樹——
靈性是陽光雨水
文化是樹幹
性情是花果
生活是根系
語言是土壤

詩歌建築——
靈性書寫通達人天(敞開生命)
文化書寫關注人文延展(傳續文化)
性情書寫撫摩愛與心靈(統理身心)
生活書寫刺探生活與生存(觸摸現實)
語言書寫清洗符號開拓視界(洗滌語言)

▓ 寫作之光

黑暗與光焰是存有的兩極範式,如果黑暗指涉整體的存有,人人置身其中,普遍感受生之恐懼;如果意指生命經驗的黑洞,黑暗變成一股吞噬生命能量的漩渦,個人心靈將閉鎖其中無法逃脫。一旦黑暗成為存有的主導力量,寫作,只能成為生命抗衡壓力、承受擊打的生存掙扎藝術。

“寫作”能成就為一縷光芒,絕非寫作生命自燃的緣故(肉身何其微茫!),而是寫作者虔誠心靈意念,敞開身體空間,靈性波流連接上無始以來的浩大能量場,勇敢推開黑暗對生命的滲透破壞。黑暗與光明是相對性存有,光明再微小,只要生命主體的自由意志堅定,擁有自覺選擇價值的能力,黑暗再巨大也吞噬不了他。

如果“光明”是生存場景中的主體(不管多微渺,比如一個清貧詩人卓絕的精神),則“黑暗”恆為客體(即使巨大殘暴如時代、歷史),何懼之有?寫作不止于照亮生存之暗昧,而是以光焰雕塑黑暗的邊界。意念時時刻刻在改變世界,生存主體在“人心”,一念差別而已。

選自《野鶴原》 黃粱30年詩選  唐山出版社2013年出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