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日

〈猛虎行〉六章

猛虎行〈吸毒青年〉

臉瘦得稜角分明,鬍渣多
眼光裡的憂思螞蟻爬過

渴望與你分享他的夢幻泡芙
街簷下一袋分屍的垃圾

猛虎行〈以暴制暴〉

豪大雨,不知如何終始?
不明白它想說什麼?

剛從戒酒中心放出來
醉死路旁的暴徒

猛虎行〈戰地兒童〉

戰地兒童的血最蒼老
鎮日在死亡樂園裡拾荒

撿不完的子彈殼
總想從胸腔摳出彈頭

猛虎行〈稻草人〉

被竊走七回又召喚七次的魂
政治殿堂上手舞足蹈

被殖民在地土與風日之間
任雀鳥戲弄不敢動彈

猛虎行〈無人馬車〉

歷史鋸斷了一條腿
它依然跑得飛快恍如奇蹟

地獄沒門天堂窗戶上鎖
道路泥濘無人馬車狂奔

猛虎行〈絕望的情書〉

活著是一封絕望的情書
凝睇終日也拉近不了彼此

孤燈下振筆疾書
考古遺址發現一對戀人枯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