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9日

〈詩篇之前〉23-29

詩閱讀
愛戀一首詩

親密關係──詩閱讀的基石
先認同,後比鄰
試將心靈氛圍中的質感與詩的音色調和靠攏
由形象模糊直抵恍惚可觸
從舉手投足觸及內藏烈火
從一瞥眼神洞見溪流
從深度呼吸體驗愛與死

走進一座樹林,漫眼綠,優雅極了
人人都作淺嚐,然後出離
渴想咀嚼綠,請君暫留
獨步荒林小徑,陌生地
微風拂臉
深深淺淺的綠,白光與陰影
心靈漫越嫩枝間的每一片葉子
每一個字……
誰人不聞鳥鳴

唯專注凝視,平仄方呈意義和美
詩本質
愛與發現
詩是本質上的光,詩捏塑語言
語言是邏輯上的光

詩是歷史與經驗歷史的對談
詩是世界,詩的反面也是

道路
想像一個人

心靈載體中的混沌
心靈脈動與心靈擴張的聲音
純粹心靈揭開自己

拉開意念的帷幕,詩意自由迴響
掬之不盡,來之無窮
意念之魚悠游
波瀾

清肅
詩,揭開而已
然揭開之前有大神秘

為萬事萬物命名
為人類靈魂奠基

▓ 表達

表達就是美
表達出小心包圍大海水
文字混融了真實與不真,就像生命
我吞吐著,僅僅一次的歌吟,來自遙遠的土星
上帝不是啞巴,撒旦也不是
花兒曾經綻放、凋謝
凝視那一瞬刻吧!
年輕的道德

▓ 洗清泉

空谷是一面鏡子
鏡中美人分明
大山獨坐,洗清泉
清泉無心而神明
修行者的眼睛炯亮透澈
眼神中可以洞見“全然開放的覺知”
看!一字一句了了分明的詩篇

▓ 懷野曝之心,行無跡之途

智慧藏中般若現,但存虔敬之手眼,始有精神之一瞬
懷野曝之心,行無跡之途,天機不過如此

寂然相應那落盡萬般無言說的貞定之心!

歸去來兮不為隱逸,一燈獨對星月也能捨諸境界者
纔是真性情、真人物

穿越鐘鳴般的靜穆炯炯獨行
不攀緣,不駐名,一心直入天和地
平常心行吟歌詩
吞吐山水──鐵銹斑斑、金石交鳴     

詩,恍惚是不期之約
詩,炯然是,明日我將重來的誓願                                           
▓ 世俗之愛,神聖之愛

愛可見之物是世俗之愛
愛不可見之物是神聖之愛
美是整體的愛,一種美包含一切美
愛來自對美之根本的歡喜

愛無所畏懼,也永不丟失
愛從己身出,愛是生命再一次誕生
既出生,吾願已足
愛中的他/她是永生的,愛因之永存!
現實中的他/她,何其侷促!

生命本身就是愛

人生必須謹守著無愛之境界
如有一絲愛之曙光自當感恩

詩是生命的三重載體,心靈的、情感的、精神的
愛有強壯的心跳、鮮豔的膽汁、飛鷹狩獵時令大地暈眩的眼神
  
▓ 詩的無限心智

整個心,整個生命,整個愛
從來都是整體的,以此護持殘缺的人間
自然情感如此,詩意的天性如此
詩捍衛“整個的世界”

有限與無限的瞬息對話
意念躍入不可思議之空中
詩是直接知識與根本智慧

詩人探索的主題是“詩的無限心智”
唯有趨向無限信息場的文字才是詩
才會產生具有證量的文字

詩像飛行在空中的箭矢
生活只是它在地面的投影
詩永遠比生活的長度更邁向前幾步

我所說我所作虔誠貫注著生命之愛
愛是愛最初所喚醒的,詩是詩之光明的照映


選自《野鶴原》 黃粱30年詩選  唐山出版社2013年出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