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3日

〈詩篇之前〉20-22

詩人
彈奏靈魂

關注集體靈魂的歷史
詩人曰:舍我其誰
抵抗人類命運的運輸

浸潤生活的“過程”與心靈的“過程”
於詩的行路中
專注於詩的“當刻”

不是為了隱藏中的讀者
不是為了取悅自己
為純粹心靈所迷蠱
在寫作中與它遭遇,將有大喜樂
無始以來幽微遞轉的存有之光,與生命
將有一個互相照亮的神聖時刻
由於這個光照
生命被存有接納
安立在一個小小位置上
我將感謝

能夠把持靈魂沉默的人,擁有至高的幸福
誕生
誕生與誕生之清嚴

萬物欣欣向榮
由內而外
四季瞬變循環無終始

微笑,如一朵花開
將內心的悲哀與甜蜜完全裸露
它的花蕊,它的露水與粉塊

字伸出了它的舌頭

暴風雨,哭泣
焚毀的花園,被擊打下的表述
火印烙在字的臉上面目模糊
陽光動亂,大氣混濁
手心一把泥土
孩子,你在哪裡?
生命仍被寂靜包裹麼?

無畏死亡而誕生
語詞
雕塑語詞,語詞的重量

一行詩上爬行,一隻蠕蟲
語詞蜿蜒屈曲

一行詩上的雪橇,疾馳
語詞如冰

從安寧的生存之海底浮昇
從寂靜中發出聲音

召喚形象
劃定意想的國土
負載情感指引道路

隱蔽的花叢
黑暗中的流水聲
語詞之刀劈開空間
意念玫瑰盛放

語詞之光

選自《野鶴原》 黃粱30年詩選  唐山出版社2013年出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