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15日

〈詩篇之前〉11-12


我只不過想創造一個字
字,鏗鏘有力
句與句之間,有光
字與字之間,水的聲音
字,石的聲音

精確,正確的感覺
一個句子可以是一座山壁,一道峽谷
呼喊!撞擊它,會有回聲
一個蠻荒的眼神,注視你,吃食你

準確的字,如鑄造一座青銅
直率的感覺全體撲面而來不可抗拒
不只是碰觸,而且要切開真實
直指人性,莫可逃避
令人恐懼敬畏,打開生命的窗門

從“字”的形象可直接感受到“字”的意志
我只不過是個詩人
非詩的思想與行動都將致我於死滅
我的詩邀請我
因為我只不過是個詩人
一首詩可以呈現一個人的全貌
幾乎伸手就可以抓住全世界的美
詩的背後再也沒有什麼了,無可後退
因為詩是最終
如果我專注於詩的花苞
則詩開放
我準備寫那充滿危險的,猶未完成的詩
詩者鑰匙,用作開啟
詩即是打開美的鑰匙,況且就是美本身,詩不能是其他
藝術的核心為詩
詩本該深具本質的美,直入存在的奧秘
詩者,本質
我不能欺騙,我不能褻瀆
是詩的片刻比詩文更尊貴
詩,詩發生的神聖時刻
於發生之外,乃詩之餘事
於發生之外,肉身何足敬畏,故不論人為
於神聖時刻中,自由,靜謐,大喜悅
詩所欲行之事,乃讓美重新回到美的核心
也就是復歸於美,還其自然
詩的失敗正是人類文明的真正潰亡,然詩所揭示者
為人類唯一希望,正是愛與和平
故詩仍是唯一立於不敗之地者──永恆的真實。
如果沒有對本質的絕對信仰
我必定頃刻墮入地獄
當本質的永恆勝利成為我的精神實體
我再無畏懼

選自《野鶴原》 黃粱30年詩選  唐山出版社2013年出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