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31日

鏡中村落:一O一花火

冬夜街燈蒼白孤伶
彷彿禁閉室被凌遲抽搐的大兵
燈下洶湧跨年的時尚男女
舞臺從醉生向夢死慷慨撒錢

O一花火喧囂炸響
台灣陰莖又被電擊了史上最久
應該到中山陵施放才正典
中華民國首都還堅挺在南京

老蔣和小蔣各打一通電話
激動的棺材板響個不停
陰司矮鄧汲汲敲來密電
陽男馬仔匆匆鑽進黑洞接聽

腐爛的魚頭們腥臭難聞
畸戀激盪起死水團團追逐
政黨政治相互咬齧的情人
禮義廉恥越來越鹹濕

誰將糞便公然塗抹于餐桌?
時代卑鄙的謊言讓人口燥舌乾
民主是公共廚房或公共廁所?
如何堪忍這污穢虛假的生活

台北依舊是個叢林村落
巫毒教在鄉鎮勢力盛行
以麻木安身的被殖民者性格
小資情調夜店錯愛焚心

日月光將後勁溪染成重金屬織錦
六輕石油焦廢料灰舞過麥寮
權貴集團徵地搶錢拆大埔民宅
水泥怪獸霸凌純樸的杉原海岸

島嶼的狂歡已爛縵成沼澤
泥濘地滾絞二十萬吸毒青年
未來的枯骨囁嚅著唇語
又是嶄新的年啊懸崖當前

沉淪的兄弟姊妹無所歸屬
苦難的靈魂默默尋找榮光身
狗皇帝竟說牠的吠傳遍三十五省
月亮對世間尖叫嘶吼啞了聲

恍惚我也住進癌症病房
統一的癌細胞密室交易裡擴散
真正病危的是「人的自覺」
「國家在哪裡?」沒人理會這個怪問題

後母搶來孤兒才一眨眼
縛綁加剝削以周全她的本性
資本是比槍炮更厲害的武器
百姓伸出小鑼絲釘的手不知向誰乞憐?

惡夜請來便衣把連老爺抓去了
「國共一家親」怎麼捉拿自己人?
傻孩子「革命不是請客吃飯」
要不斷革命才有好戲可唱

台灣這齣戲手腳冰冷
腦瘤癡呆擴散科技束手
歷史的髒血淤積了百年
何需刀片動脈遲早要迸裂

媽祖與觀音誠可憐
日日夜夜被膜拜沒能轉化金身
洋教堂土寺廟遍地流行
委屈「完整的人格」事不關己

日本時代台灣人是次等公民
受盡歧視的父老眼淚往肚裡吞
國民政府時期講母語被禁止
不小心說溜嘴抽打罰錢

彰顯帝國主義優越感的神社被拆光
蔣介石神話悠然座落中正紀念堂
戒嚴的基因血液裡秘密傳導
監聽的耳朵垂掛于每個人臉頰上

野狼握手言歡小羊你怕不怕?
服貿協議的跨海隧道直通到你家
野狼騎著城管的機車橫行無阻
出門要小心絆倒五星旗災禍降臨

六四的廣場磨刀屆滿二十五週年
西藏的身體自燃魔法年年上演
火燒島的血淚被觀光瞬間蒸發
紅頭嶼的核廢料輻射萬年好合

從前有過一段主體錯亂的真空
此時此刻猶機靈地自掘墳塚
但墓碑的嘴不斷開闔……
別驚愕,沉默是一種罪行

用力跺響吧!讓土地驚醒
福爾摩沙的故事由你來書寫
用力跺響吧!教恥辱顫慄
福爾摩沙的命運由你來撐持

黃粱詩20131231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