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3日

身體的詩學:波光與水流

黃粱評介:阿芒詩集《ON/OFF


        身體的詩學?詩在身體中蕩漾波動,或身體在天地間詩意地穿梭,是身體的灰燼與身體的光點之自覺嗎?以身體性經驗的獨特知覺洞見女人被鑲嵌的角色與命運,觀照身體在社會性空間、自然場域之翻轉,以身體意識之潛流進行遍歷與交談;當文化與社會使人的身體性萎弱壓抑只剩功能語言支吾其詞,阿芒的詩以身體性經驗迎接命運,尋索身體原在之光,語意的水流被介入又出離的身體性直觀重重阻斷,切磨掉語言表層的滑膩感,生活空間處處可見身體場域襲奪的跡象,漂移的語感疏離的語調,阿芒的詩在逼近零度的書寫中顯示:我來過、我洞見、但不駐留……關於詩的身體現象學種種。
        刀鋒般的語言,從兩面切割中逼近真實:

我必須通過
女兒的
陰道
再被出生一回
很痛  這一次
裡面和外面的
疼痛
圓滿
沒有缺憾
          ──<我必須通過>節選

女人的角色及其命運在「生產」當下被身體陣痛的波浪喚醒,為了達致無以言傳的痛之平衡,也為了尋找身體孕育╱分娩經驗的對話者,母親必須從女兒陰道再出生,將身為女人的生命經驗代代相承,這是紮駐在身體深處的愛!當陣痛如奔牛襲來,「我們擲出了果子」,以身體相迎是女人唯一的道路,獨自承受,無人能理解扶助。

我們爬上
梯子到舞台
天花板頂端
調整
投射燈的
方向
          ──<我必須通過>節選

        在阿芒的詩裡,「梯子」是自我與他者之間的通道,從自我分離出他者,調整人世關注的焦點渴望休息,那是女性之孤獨;從自我分離出他者,為了尋求認同成立另一個我,那是女人之悲情:

她不情願但她
爬下梯子說

如此說令嘴巴歡喜而
對面的嘴巴喜歡
可以
接吻了:
用一根鐵絲靈巧地侵入
搬弄生動細小的鎖孔,可以

偷了
         ──<愛情真美麗>節選

「鐵絲」雖然靈巧刁鑽,足以開啟另一扇生命之門,但究竟是尖銳冰冷之物。<愛情真美麗>裡,阿芒冷靜地觀看愛情中的「我」不得不成為「他者」,身體氣象昇騰淋漓地擁抱纏捲著,親密的身體與疏離的身體交疊相映,太真實的鏡像,既美麗又殘酷。
       「身體」在阿芒的詩裡既是書寫對象,也是書寫主體,子虛烏有的<四月三十一>即是一篇身體日誌,女人非凡瑰美的身體演繹出壯麗迷幻之奇景,此之謂身體性經驗。不同於身體經驗側重肉體的外際遭遇,身體性經驗源自身體主體性自覺而產生身體情感波動、知覺形象投射與主體意識覺醒之內面體驗。試看<盲>之第一詩節:

我一定擁有過一座瞎眼的屋宇
當它的大燈全亮,它是最盲的
且從不為我經過
流血……我離開時只是個孩子
               ──<盲>節選

「我離開時只是個孩子」是身體情感的自我表達,它源自生命成長過程中離棄童貞的身體悸動,從之衍伸「大燈全亮」的身體知覺感受,並以「瞎眼的屋宇」形象自塑童年風景。多麼燦爛光輝的身體啊!此刻當童年之記憶覺醒「我一定擁有過」時,身體意識也陡然直覺到身體原在之光沉落轉暗之痛楚。身體性直觀的基礎是對「身體空間」絕對位置的感知,敢讓身體觀點突穿文化範型、心理情結之圍困率性發言,從身體空間之直截經驗裡喚醒身體的主體性。在阿芒的詩裡,「身體」被推擴衍伸為「身體場域」,期使身體意識相應投射之處皆渲染烙印身體在場之氛圍,身體與自然、身體與社會、身體與文化侃侃而談……

第零章>

夜晚當萬物的摩擦達於頂點
海仍是叫得最大聲的一個
黎明前太陽飛進我腹內產卵
並在所有柔軟的地方蓋上手印

我起床
像座教堂般
起床並看著
窗外
一棵樹新綠的
第一次

流體正在果皮內湧動
硬化。成熟

萬物的摩擦達於頂點」,出自身體與天地交感之觸受,身體空間內滿佈「身體-自然」交融對話之印記;「我起床/像座教堂般/起床」,顯影出「身體-社會」莊嚴並置,身體現象學儼然掀啟萬物同體孕生之視域。
          「身體」在阿芒的詩裡如同一所萬能的房間,多變而神奇,<房間的情緒>即把社會性身體的內裡外翻,心理情緒藉身體空間發生的事件來呈現,使個體情緒泛現普遍性的社會義涵:

房間很煩躁
房間很憂鬱
房間有病
它飽滿的精神
反抗空虛的肉體
房間自殺過很多次
每一次都幾乎得手
         ──<房間的情緒>節選

<房間的罪人>則嘗試將文化性身體的外側內轉,以身體現象之舞探索心理深藏的原罪:

房間的罪人動也不動
終於像個倒空的酒瓶
        ──<房間的罪人>節選

        阿芒況且擅用場面調度、角色模塑,在空間場域中書寫文明之身體:<破碎的聲音>,以當代音樂演奏現場之光影氣氛照見現代文明之迷狂支離,在凸顯中忽略、遮蔽中顯影之場景與身體令人印象深刻。在時間框架中書寫存有之身體:<早晨或早餐或它已經完蛋>,透視日常生活之慵倦虛無,提點存在實有之莊嚴性――

路過麵粉來到奶油吐司
路過草莓來到果醬園
早晨它,一付仍然沒有性
欲的樣子
像一只跳出瓶子的木塞,有一下
幾乎要愛了
         ──<早晨或早餐或它已經完蛋>節選

「幾乎要愛了」,結結實實的一拳把早晨的面具、彩妝、假髮打上西天。而<餅>這首詩則是藉語言在嘴裡化身為餅,探索語言作為銘記、溝通、自我對話的身體歷程:

靦腆但不失
風度地
描述了
村俗:如何
他們在慶典中
切分了餅,
食之。甚美。
大家於是放下
武器
圍坐生火
不說話
通統變成
鈕扣大的
         ──<餅>節選

語言符號意義結構-解構的過程以身體漫遊中的見識與行為來呈現,餅從小巷雜貨舖玻璃櫃一路走向世界慶典,<餅>以角色扮演的方式書寫語言的本質。
        除了身體性的觀照與敘述模式調整之外,對話安排與主題變奏,也是型塑阿芒風格的詩學元素,<石榴>一詩最能展示其特色:

就好像說:「只有這個!」
我們的心臟包在肋骨圍拱裡

現在桌子那端
有三顆心說:「要,你就來取。」

皮椅長出雞皮疙瘩,像沙發

別怪它,它沒見過石榴樹呢
和掛滿心臟的血庫比起來,其他的就是肺癆病
           ──<石榴>節選

<石榴>開端澄明人之心與自然之心的對話、對照,它無端起興的風格根源於中國傳統詩歌,而超現實意象的變形則接枝於西方當代藝術。<石榴>書寫契機不過是主人從市場買了一籃石榴回家,詩篇一路漫遊漸層磨洗,導引心靈邁向解脫蔽障的自然之道。極生活極怪誕、既曲折又簡單――

她看看我,我看看她

沙發看看桌子,桌子看看時鐘
時鐘看看門,門看看

門把……
           ──<石榴>節選

誰將奪門而出?誰將把悶騷纏縛的心釋放?
        本於詩歌的身體知覺探索而關注「初」的詩歌場,也是阿芒詩學一大特徵,身體的原在、自然的渾然、歲月初始、萬物孕生等,涵蘊「初」之意涵的詩歌場,阿芒皆有詩篇會通指涉,<土豆>一詩藉描寫花蓮海岸礫灘觸及歡樂的根源,礫石在烈陽下曝曬的香味沁入童年永恆的記憶,人被包裹在自然裡,人與天地不隔所以有歡樂汩汩之泉……。

鋤頭未停,掘入更深
鬆動沙子直到碰觸它們
睡熟而均勻
圓圓的肩膀
海挖出更多土豆

鏗鏗鏗鏗

土豆散在太陽下燒烤,發出--
我小時候就喜歡的香味
         ──<土豆>節選

        社會性空間有其結構性的人為蔽障,而自然作為一根本場域則是渾然無礙的氣場。阿芒的詩遍地是身體、社會與自然風物三方映照,直面觸摸有其獨特的身體觀點爍閃之波光和身體意識流離四下的水花;輾轉體察則是身體思維逆向穿越社會操控、文化制約的自覺性旅程。在一首題為<KISS的詩裡,沒有唇字,不涉及情愛、甚至沒有外景與姿態之吻,將要如何抒情?思及此,它的「非」文化性書寫立刻躍然入目。阿芒的身體詩學另闢蹊徑:以身體性直觀的經驗導演越界的交談與遍歷的渴望。身體詩學是「身體-社會」「身體-自然」的經驗對話,與「詩-語言」的身體性交談之二重奏,在此「身體感受-知覺形象」息息相關的樂章裡,主導語言節奏的是身體性即興之舞,而非文化性修辭歌喉。身體詩學以身體漫遊為起點,通過身體的直觀經驗之路,尋索身體的主體性根源:身體原在之光。
        人法道,詩是精神能量的統一場,回到詩的懷抱實乃整全的人;道法自然,回到自然的懷抱唯見水流與波光。
                                                

黃粱推薦:阿芒詩集《ON/OFF》,唐山發行2003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