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14日

哪一年,哪一天,只有菊花香──致蘇淺書



    人世,是一座無邊無際的沼澤,詩意的棲居在哪裡?虛構一匹馬顯然不夠順當,何妨讓我們化作一隻飛鳥度阡越陌,變成一隻風箏盪漾在虛空中。人世倉促,我心定靜,蘇淺,走吧!“亂世之中/我去烏/安居樂業”,在無何有之鄉人心或許可以安頓,有閑情之域讓心靈時間慢下來,慢的風箏襯托出風之疾,在無何有之鄉裡不再牽掛憾恨的情事,不再耽溺虛無殘念,“開闊的水面上/我不記得時間,波紋一圈推著一圈/自顧向前,不為任何人回頭”,隔岸人間煙花喧騰,我只聽見蘇淺在水上走過的聲音……
    想像生命,然後有想像中的生命之美;美是生命境界,不是約定的容顏。蘇淺,妳的詩為心靈造清淺的象,彷彿一幅淡遠的圖畫,“路遇武松,就叫他兄弟,抱拳,問好/喜歡他,但不能臉/一路婉轉,相談甚歡/他看到桃花,我想著猛虎”。這畫本有唐人傳奇的灑脫,近于人世,又遠離歲月囂塵,婉轉貼心素面相見。英雄佳人只是世俗的索套,惟桃花猛虎纔能輝映出生命的願望。美即佳人,美,出自心靈想像的雕刻。蘇淺,你的彫刻工法質樸,不膩不水,清真脫俗,“它應該粗糙,脫離魚的滑膩感/它結實,有著木頭的心/經得起摩挲和把玩”,好一個不哭不笑不愛不恨木魚刻”,這身體雕刻來自對生命潛藏質性的探詢,一次反璞歸真的深入本然的觸摸。
    也許,生命自然明亮而且純粹?我想問問春天的樹林,問問清晨之光。蘇淺,為何妳的樹林總是春天,總有親愛的蘑菇啊!

春天是明亮的

如果是在林中,就應該有蘑菇
但你不要帶籃子來,林子這麼美,早晨才剛剛開始
你留下你的路或者地址,黃昏後
輕輕敲著你的門的
或者雨水,或者蘑菇

但不是我
我順著風長到樹上去
我要綠了

    春天秘藏戀愛的心情,明亮而飛揚,那就忘了目的吧!讓蘑菇自個來敲門。綠,正是純粹心靈的顏色,不是嗎?綠意盎然的蘇淺,蘊藉深遠的性情。如果深情似綠,那麼忘情就轉紅,“忘情的格桑花開在高山上”,不沉陷於人間泥沼,獨立於蒼茫人世之上的,是雪峰,是我沉靜的面容──蘇淺,羨慕妳時時懷抱生命的初衷,“我有尼泊爾,可以毗鄰/可以帶在身上”,純粹心靈為妳保留了性情的高原與邊境,接近純淨之地,清澈的大氣裡人不再執有而放空,光明淨域就在每一個人身上顯現。
    光明淨域就在每一個字身上甦醒。蘇淺,妳的詩,看,不夠,賞,也不夠;要潛入它的美,覺察那顧盼生姿的語言,體驗純粹心靈散發的芬芳。豐盈無窮止的時光裡心地自由而開敞,文字紛湧的香……

喝菊花

看菊花,不夠。菊花落。
賞。也不夠。菊花匿香。

給你一個杯子。就是給菊花一個閨房。

注入滾燙的水。
浸潤舒展的心,為你的菊花姑娘。
滲透她的美
——潛入她的美!她繁花的國度。
一層層花瓣,紛湧的香。
在午後。光線奢侈。你自由。

不浪費了好時光!
泡一杯好菊花,慢慢地喝。慢慢
地,想——
哪一年,哪一天,只有菊花香。

    然現實的獄卒時時刻刻追捕人生,妄想竊佔生活者的自由,獄卒隨身攜帶狹小的籠子,裡頭關著老虎,老虎打著疲憊的哈欠,“他說道路並不從深山而來。也不是叢林。/他說自由出自被束縛的記憶。/他說到動物園。說到狹小的籠子。/他說到狹小的籠子他就哭了。/如果這世上到處都是籠子,如果這籠子就是生活。”菊花與老虎,都是心靈湖面上的影像,虛靈又如實,時而廣大自由,時而狹隘拘謹。蘇淺,來!白天喝杯菊花茶,夜裡放出老虎。夜晚的心能開啟一切奧美,夢,是另一層時空嗎?讓子夜的老虎們歌嘆業力,嘆夠了,老虎也能恢復神氣,籠子關它不得。
    菊花的芳香,老虎的嘆息。既然白天結束,夜晚就降臨,也不妨“忽略小事物/在大方向上較真”,理解“最大的地方最空洞/也最無助”,“勞動的人打鐵,吃麵包/官宦瞌睡,困窘肥胖症蘇淺,妳在詩裡輪轉了一下太極但這也沒什麼好擔心的/我現在的身份,是政府”。如果時代總是盲目而謹固,心靈的自然力便傾向于激越的飛昇。字,在詩中扭轉乾坤,詩的四兩重於現實的千斤。蘇淺,妳的太極打得高明,步伐沉穩,與自己較量有心有得。苦瓜炒得認真的人有福了!苦瓜之苦也只有生活清貧的民間懂得享用,懂得“沒有”的樂趣,看穿舞臺上魔術師的雕蟲小技。

今夜>節選

今夜苦瓜顏色暗淡
涼拌,清炒,都趕不上火候
今夜我們的手
只從口袋裏掏出來“沒有”

今夜世上另有兩個拳頭
交疊在袖口裏面:
政權和黨
左手,和右手
                  
    詩,使小生命宴饗大天地,使慢走得比快還深入人心,允許星空與大海秘密擁吻,洶湧的生之華需要死亡的銀盤來承托。誰愛過?誰沿著峭壁走上銀河?“從黑暗中看過來的眼睛/獨佔六月的高空”,蘇淺,妳要向星空說些什麼?夜半星星不理會眾聲喧嘩的紅塵,只傾聽詩人告天的獨白麼?絕對、徹底、當下、唯一的請求。太空的風吹拂過星子,這是愛的祈禱聲音:“我並不擁抱你/但我擁有你。無休無止的黑暗允許我/在任何一個夜晚成為你的新娘/然後是一生。現在就開始吧,我請求”。愛是生命的道路──擁抱生命,或者棄絕生命!這是痛苦,反轉痛苦;現實,反轉現實;愛,反轉死。黑暗不可測,欲望不可測。蘇淺,人活著根本的立足點是什麼?大海以空闊靜默應答了妳的願望嗎?

致大海

我愛你
時光流轉。這一場際遇遠大,遼闊。
這波瀾,這風暴吹在心頭,完全出自願望。
我愛你。
你不在我的身後,不在任何我看不見的地方。
你在我的生命裏
是我最新鮮的那部分;你是我因熱愛
而呼吸著的那部分。
夏季茂盛。熾熱。你就是黑暗。
是夢。
是洶湧的年華帶我衰亡。
是死亡需要我。

    死是淨化的詩篇,溶解生命的貪愛與憎怨;愛透徹洗滌人心,而心靈矇住眼睛作夢以此領悟愛情,是這樣嗎?蘇淺,“在某處,等一個人,海枯石爛/愛變成愛所承受的/等一種領悟配得上,死亡/這最後的偉大詩篇”。死亡是眾樹凋零,“一夜之間,樹木落光葉子/再唱什麼都冷”,再唱就是素歌,沒有任何器樂來伴奏,摒棄裝飾的生命原初真實。蘇淺,妳的素歌是什麼音色?什麼造型?無顏色無造型,只相信愛的初衷,親近生之喜悅而已,無視于落木蕭蕭依然頌歌,“時間從未徹底地否定過事物的衰微/如果從落木蕭蕭之中,我們仍然能夠讚頌/一座森林的完整,那也是讚頌我們自己”。是的!這是妳,蘇淺。人生經歷的痛苦幾乎把眾生心化作灰濛濛的埃塵,無論銷熔或鍛造,卻都改變不了一塊黃金的性質,黃金不在乎自己的造型與顏色。

我沒有見過一塊黃金死去>節選

夜晚的黃金暗下來
絆倒了誰。光榮的人在這裏。無恥的人在這裏
歡愛的人在這裏
愁苦的人在這裏
當一切都支離破碎,那完整是誰的?是誰的呵護?
你從沒有見過一塊黃金死去
因為只有死去的黃金才是純潔的
而這正是我們的禁地——
所有死去的都不再接受人們的任何請求

    黃金的音色接近純粹心靈,純淨得彷彿一無所有,因而瀰散出廣大無涯際的波流,彷彿一年初始萬象更新。素歌是春天的心臟,蘇淺,妳的詩有草木初萌的氣息,無端無盡藏,涵藏的喜悅與痛都勃發著生機,無為地生長,再生長,對生命滿懷珍惜與扶持之力,“多麼奇妙呀/春天又帶我們回到這裏/再沒有什麼事情擋在前面/天空和青草/都可以視為前程”。我理解了!春是大地的母親,胸懷萬物,醞釀生命創造的契機,因為有愛,所以懂得眾生無告的哀求。2005年在沙蘭洪水中逝去的105名學童,妳為他們獻上了哀歌:“我有大痛,絕非三天兩日的呻吟/我有遠山/只能遙望,不能攀登”。因為有愛,春天不遠,離逝的還會歸來,愛護生命之心彷彿春天撒播的種子,珍惜愛與生命的價值,黑暗就不會漲滿山河歲月,因為有愛,心中恆存一份光明。
    20085月汶川大地震響起時,生命與生命之間是否更加靠近些?階級、地域與國界的藩籬是否被拆解過一回?愛能弭合生命的傷痕嗎?死亡來過,死亡還會再來。而我們還有埋下去的種子/而我們的土地總是大於國家,蘇淺,妳的詩篇是春之祭典,讓我們以赤子之心迎接春天,讓草木石心寸寸都滿盈生機,可好?

春天的徵兆

我們說幸福,但幸福並沒有來
我們說不幸,不幸也沒有離開
我們說我們擁有的
倘若說的不是愛,我們擁有的不會比沒有更多
這就是屬於我們的現時,我們的
剛剛發育的時間
未知,堅定,朝向無限,只等我們
面對面
湧起它的頂峰

依舊是清浄慧黠的蘇淺,曲折幽深的小徑,直入芬芳的採擷有花果性情之美,悲喜整全的心深藏素直的智慧。蘇淺的詩曖曖內含光,如一座安寧自足的山村,有彎溪相伴,到處是清淺明澈的綠眼睛,自由走動的老虎春心愛惜蘇淺,蘇淺惜愛春心,回歸萬物始生的坦蕩氣息,生命之美是個奇蹟!

大陸先鋒詩叢16,蘇淺詩選《出發到烏里》
唐山出版社,2009年,黃粱策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