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6日

昌耀論Ⅰ:從一首詩洞觀一世界

0
    「從一首詩洞觀一世界」即從一首詩可以照見一個人,一個人的全體:他的身體的國土、他的心靈風景;從一首詩可以洞觀全體的詩,詩之家園的板房與植株。上述詩的造型原理如何驗證?它的構成條件為何?「從一首詩洞觀一世界」顯影出來一方「詩的視域」,此一視域之特徵是啥面目?詩人洞觀之道──洞觀的法則是什麼?閱讀者又憑藉什麼方式能夠體驗這一切?本文將與昌耀詩對話,開啟兩扇詩學門扉:詩的決定性經驗與詩的整體性價值。

1
    詩的經驗作用之基本特徵有三:一、思無邪,詩是祈使人心恢復感通萬有的中心道路,故曰思無邪,詩之道直指人心,使你莫可逃避;詩聚焦你的心,使心靈專注得其靜默。二、連結感,詩是道路、召喚連結,人與天地產生莫名之頻率共振關係,因於精神同盟之感召天人應合所以身心安寧。三、開啟生命,詩擊破心與心之間的重重框限,燃放蓄藏在生命底層無始以來的存有之光,瞬間照亮生之無明,覺知心地寬廣,大喜悅生起。

2
    審美經驗與詩的經驗之差異在於,詩的經驗是斷然發生的「決定性經驗」,此一決定性──感知創造物件之同時,生命也被創造性地改變;創造物件同時創造自身,此之謂決定性經驗。詩的經驗之特殊性乃在:感應無端、無終始、無盡藏之美,詩之波流彌漫十方,恒在靜默、恒在變化、恒在召喚。

3
    詩的「整體性價值」──一首詩容納一整個世界,一世界之成住壞空全縮影在那兒;一首詩同時洞觀實相與空相,可見與不可見並體孿生,真實與真實的倒影、虛幻與虛幻的背面;一首詩同時擁抱愛與死。

4
    詩的整體性價值啟源於詩的統一場,詩的統一場律有三則:第一則、空間音色與心靈氛圍的統一場(同質性)、心靈活動與造型表現的統一場(同時性)、生命意識與創造意志的統一場(主體性)。詩之能量波流協調統合身心內外呼息,喚醒意識層層積疊之歷史,召喚生命主體性現前。

5
    第二則、詩浩大整全之能量統攝作者的生命成詩性主體(原生意義之詩人),孕育創造契機,詩篇誕生;詩篇浩大整全之能量吐納閱讀者,使讀者的生命被改變統整為詩性主體(衍生意義之詩人),詩意迴響循環重現,全體誕生於詩歸依於詩。「詩詩人詩篇詩人詩」形成一浩大整全之統一場。

6
   第三則、世界緣起于一根本場域,再從此一場域擴延變異,從一粒沙可洞觀一世界,從一絲絲微粒子可組合成一個個完整生命;詩亦如是來自根本場域,每一行每一字都含藏了來自根本場域之完整生命體。從一行詩之波動可鑒識一首詩之氣質,從一首詩之體性映照一世界之實相。從一首詩篇令人冥想全體的詩篇。詩性召喚現前時,自我消泯,再無詩之內外差別境界。

7
    詩非關修辭非關紀事,詩之特徵在文字鑿刻自身之需要,而非敍述他者之需要,詩文字煥發潔身自許的純淨感。文字與人心兩相坐忘處,詩之況味始出,讀詩者請「默照本心」。詩由文字構成,但出離文字相,非關古典與當代,皆然。文字構築了一道通往人心與鏡像之間的橋樑,在人心與鏡像之間阻隔了全世界,全世界的修辭之蓮莖、意義之電杆在你眼前晃蕩。

8
    文字是通往詩境之橋,而非詩本身;詩正是那未曾道出的,為了道出不可道,請「凝神于文字虛白處」,始與詩境感召相通,誠意交談。文字是精神能量之波流,而非涵納意象的編織物;詩是運動中的生命體,而非雕塑。詩是自然生成之河流,文字是溪中石;感應詩之脈動,請涉水而上,「緣溪行」。

9
    何謂基礎抽象?將千絲萬縷的現實、錯綜複雜的現象,還原為「真實」的基本構造。詩人洞觀的法則乃在尋找現象的關鍵介面,打開現實的裂隙,發現元素與元素之間的連結線索,透視現象之謎霧,直面真實之核,以幽微不著痕跡的手法解剖世界的筋骨。

10
    有關靜穆──空間音色成形來自外部空間表象剝落,時間感漸趨消泯,空間反轉向內,內面空間誕生之際。空間反轉向內與時間歸元交互作用,人心映照之萬有還原自時間開端之大靜穆,由此開啟「本質之詩」的世界──靜默、喜悅、大神秘,存有之光閃現,精神空間建築於此。

11
    昌耀,1936年生,湖南桃源人,1953年朝鮮前線負傷,傷癒入河北省榮軍學校學習。19556月申請赴青海省參加大西北開發,1957年因右派事受不公正對待,1979年初獲平反專事寫作,2000年因故離世。出版詩集:《命運之書》、《一個挑戰的旅行者步行在上帝的沙盤》、《昌耀的詩》、《昌耀詩文總集》。

12
<鷹•雪•牧人>

鷹,鼓著鉛色的風
從冰山的峰頂起飛,
寒冷
自翼鼓上抖落。

在灰色的霧靄
飛鷹消失,
大草原上裸臂的牧人
橫身探出馬刀,
品嘗了
初雪的滋味。

1956.11.23于興海縣阿曲乎草原(<昌耀詩文總集>青海人民.2000. p2

13
    這首詩同時顯現昌耀的詩觀「降臨」與存有觀「天人相應」,表達超越個人情思的厚重篤實的人性情感,召喚人天之間無言說、無隔礙之大美,牧人品嘗初雪寓意天人相接。<鷹•雪•牧人>是根植于大地的詩章,素樸而大氣,歲月被還原至時間開端之大靜穆,開啟本質之詩的世界。昌耀詩之文化義涵在此,莫將之定位於邊疆詩,或了無現代性之保守詩人之流,莫作是說。心靈的歸宿在土地,人文之前是天心,唯身心統合者方能整全人性,昌耀詩章蘊藉著對詩歌虔敬孺慕之情,以廣大之愛胸懷土地家園,跳脫當代新詩:操作文字技術,沉溺個人情思、意識型態辯證之諸種病端。

14
<草原初章>

是啼血的陽雀
在令人憂傷的暮色中鳴啾麼?
大草原激蕩起來了,
播弄著夜氣。
村舍逐漸沉沒。
再也看不清白楊的樹冠。
再也辨不出馬群火絨絨的脊背。
只有那神秘的夜歌越來越響亮,
填充著失去的空間。

……一扇門戶吱啞打開,
光亮中,一個女子向荒原投去,
她搓揉著自己高挺的胸脯,
分明聽見那一聲躁動
正是從那裏漫逸的
心的獨白。

1963.3.10夜(<昌耀詩文總集>青海人民.2000. p57

15
    初章即序曲,存有的奧秘之門初啟,向人間發出召喚。大自然的律動催發身心醒覺,無名而永恆的召喚出自天心,也來自人心深層的渴望。一個女子欲與天地脈動契合,勇敢投向荒原夜歌激湧的懷抱,是如何聖潔而美麗之奔舞!緣起于心靈與天地交感,人間始有初章,道與不可道並存俱現於詩境。詩之道應如是──靜默、喜悅、大神秘之創生與覺受。

16
<日出>

聽見日出的聲息蟬鳴般沙沙作響……
沙沙作響、沙沙作響、沙沙作響……
這微妙的聲息沙沙作響。
    靜謐的是河流、山林和泉邊的水甕。
    是水甕裏浮著的瓢。

但我只聽得沙沙的聲息。
只聽得雄雞震盪的肉冠。
只聽得岩羊初醒的錐角。
    啞豁口
    有騎驢的農藝師結伴早行。

但我只聽得沙沙的潮紅
從東方的淵底沙沙地迫近。
                
1982.3.29(<昌耀詩文總集>青海人民.2000. p189

17
    一首詩同時洞觀實相與空相,可見與不可見並體孿生。虛實彼此相生,陰陽來去相蕩:河流山泉之陰柔反襯日出陽剛聲音,側耳聽之──太陽能量的呼息聲、地軸轉動的叫喚聲、宇宙磁場的吐納聲──是身體之感應而非感官之耳聽。日出即一首頌歌!啟動天地萬物生生不息之大合唱,人與土地親密滋生了連結感,詩之浩大莫過如此。詩性召喚沙沙作響,人間萬有寂然承受,此之謂詩之整體性價值。

18
<在山谷:鄉途>

在山谷,傾聽薄暮如縷的
細語。激動得顫慄了。為著
這柔情,因之風裏雨裏
有寧可老死於鄉途的
黃牛。

感覺到天野之極,輝煌的幕屏
遊牧民的半輪純金之弓弩快將燃沒,
而我如醉的腿腳也愈來愈沉重了:
走向山谷深處--松林間
似有簌簌羽翼剪越溪流境空,
追逐而過:是一群正在夢中飛行的
孩子?……

前方灶頭
有我的黃銅茶炊。
                                     
1982.8.14(<昌耀詩文總集>青海人民.2000. p196

19
    詩人洞觀之道──洞觀的法則是什麼?<在山谷:鄉途>提供一個例證,凝視與傾聽是詩人洞觀之基本法則,傾聽山谷「薄暮之聲」,提點渴望歸宿之柔情;傾聽鳥群「浩盪之飛行」,寓意未來之期待;凝視記憶深處,守候于溫暖的家居角落。凝視與傾聽聯繫詩篇的三個關鍵介面:鄉途之黃牛、飛行的孩子、前方灶頭,開啟「家的召喚」之詩意迴響。專注-連結-開啟存有之光,昌耀提供一方「詩的視域」,其中有厚實土地之承載,故不輕浮,繼承中國文化注重倫理之核心價值,再現溫柔敦厚的抒情傳統。

20
<立在河流>節選

立在河流我們沐浴以手指交互撫摸。
這語言真摯如詩,失去年齡。
我們交互戴好頭盔。
我們交互穿好蟒紋服。
我們重新上路。
請從腰臀曲直識別我們的性屬。
前面還有好流水。

1987.6.24(<昌耀詩文總集>青海人民.2000. p410

<一隻鴿子>

一隻鴿子惦記著另一隻鴿子。
曠野有一隻鴿子如一本受傷的書,
潔白的羽毛潔如書頁從此被風翻閱,
潔如一爐純淨的火。
而她安詳的雙眼已為陰翳完全蒙蔽。
太陽黯淡了。有一隻鴿子還在惦記著
另一隻鴿子。在不醒的夢裏
曠野有一隻鴿子惦記著另一隻小白鴿。
                                   
1989.6.17(<昌耀詩文總集>青海人民.2000. p459

21
    <立在河流>是理想主義者的一幅想像圖繪,對有關群體生活伊甸園之憧憬,儘管歲月之流、歷史之流滔滔不絕逝者如斯,「一方背倚自然的理想的人文世界」對詩人而言仍舊滿懷期盼。理想主義者之夢在寫於六四事件之後的<一隻鴿子>裏潰敗為「不醒的夢」,生命的熱情只剩餘燼。惦記,一方面是懷念與認同死者,另一方面人文化成的世界與天機自然正式斷裂,人被永恆拋擲在自為造作的社會中。<一隻鴿子>是昌耀詩歌前後期寫作的轉捩點,前期寫作富藏人心與天心相勾連之美;後期寫作更多品嘗人文社會之輾轉折磨,恍惚民族在慟饗苦難時連天地也備受煎熬!<降雪孕雪>中天地與生民同步孕雪之體驗、<深巷軒車寶馬傷逝>中傳統與現代之間斷層的荒誕,皆吐露出如是經驗,理想主義者信仰之珍貴與理想主義者信仰之固執同時顯現,這是做為時代詩人的昌耀難以蛻改也不願逃脫的命運。

22
<紫金冠>

我不能描摹出的一種完美是紫金冠。
我喜悅。如果有神啟而我不假思索道出的
正是紫金冠。我行走在狼荒之地的第七天
仆臥津渡而首先看到的希望之星是紫金冠。
當熱夜以漫長的痙孿觸殺我九歲的生命力
我在昏熱中向壁承飲到的那股沁涼是紫金冠。
當白晝透出花環。當不戰而勝,與劍柄垂直
而婀娜相交的月桂投影正是不凋的紫金冠。
我不學而能的人性覺醒是紫金冠。
我無慮被人劫掠的秘藏只有紫金冠。
不可窮盡的高峻或冷寂唯有紫金冠。
       
1990.1.12(<昌耀詩文總集>青海人民.2000. p477

23
    <紫金冠>與<立在河流>擁有共通語境,自信堅定的肯定句型式,斷句明確有力。<紫金冠>表面讀之意象繁複,其中精神實體卻單純,如果不能與詩精神相應,耽溺意義闡釋終究迷失於文字相;文字是精神能量之波流,而非涵納意象的編織物;詩是運動中的生命體,而非結構物。<紫金冠>高懸于人文世界的峰頂,但又潛藏于人心深處。高懸處是對生命之信仰,是生命唯一之救贖;信仰生命,即相信生命本來具足良知良能,它正是內藏於吾心不假他求。詩是一種精神召喚,不是意義情感的販賣部!誠意交談始與詩境感通,「交談」意味讀詩者的內心也在經歷創造之艱難。

24
    一行詩來自何處?一首詩來自何處?一行詩來自詩之鋒刃迎面一刀劈裂,詩之肌理裸裎;一首詩來自詩之鋒刃迎面一刀劈裂,身心奧義開顯。一行詩蘊藏一首詩的基本韻律,一首詩映照全體詩篇的根本場域。從一首詩洞觀一世界,<紫金冠>呼應信仰之根本,可見生命的更高處還有不可見之生命;<純粹美之模擬>超越現實感官之美,開闢一方只有純粹直覺方能相映,意識知見難得捕捉的詩性天地──

25
<純粹美之模擬>節選

好比一方折疊復又打開的金箔,見到幾滴沉重的奶汁濺落其上。
啊,我感覺那是天堂裏的藝術家按照一種獨出心裁的構思,將一摞白瓷盤三三兩兩疏朗有致地摔碎在玉石大廳從而伴生的音質樣本,有一種凌厲中的整肅,有一種粉碎中的完美。有著一種如水的清醒。
                                  
1994.10.2(<昌耀詩文總集>青海人民.2000. p613

26
    「詩的整體性價值」喻義詩所開鑿的不是片面的、個人的、狹隘的價值觀,而是整全的、廣大的、開放性的價值場域。<純粹美之模擬>的結構化過程不依循個人經營理念之路,而是彷佛空間精神在建築它自身;超越個別殊異之美,而直筆美之全體。「詩的決定性經驗」指經驗在決定性的時間創生了絕對的生命影響力,詩的經驗絕非一般性的審美經驗,從<降雪孕雪>開端兩句可以參照之:「恕我狂言:孕育一個降雪過程,必是以蒸蒸眾民為孕婦,攝魂奪魄,使之焦慮、消渴、瞳子無光,極盡心力交瘁。」「而雪降的前夜,又必是使蒸蒸眾民為之成為臨盆的產婦,為難產受盡煎熬,而至終於感受到雪之既降時的大歡喜。」

27
    「詩的決定性經驗」更深層表達經驗創造物件之同時也創造了自身,生命被決定性經驗所變化革新。昌耀寫於1997年的<告喻>詩章即如此令人心魂震驚。<告喻>距離寫於1956年的<鷹牧人>相隔超過四十年,此時天心不但幽邈不可見聞,人文更是破碎流離成物欲沼澤。歷史現實展現了雙重斷裂:文化傳統與現代意識之斷裂(如<深巷軒車寶馬傷逝>)、肉體實存與生命虛無之斷裂(如<時間客店>),層層斷裂粉碎了人倫之際真誠信靠的根本信仰。「當革命擊碎革命者的頭顱」之時代場景顫驚驚退場,緊接著上場的一幕戲必然就是狂亂的愛與愛之叛逃。詩人或將以其詩歌的決定性經驗,或將以其一生經驗的決定性瞬間,告喻我們信仰的可能性及其艱難……公元2000年昌耀墜樓而逝離棄了我們……

28
<告喻>

一種告喻讓我享用終身:僅有愛,還並不能夠得到幸福。深邃的思維空間有無量的燭光掀動,那並不能成為吸引年輕人前去的賭場。我想起雨季氾濫的沼澤。懷著從未有過的清醒與自信,我終於信服于一種告喻:僅有愛還並不能夠……幸福。

我已習慣準時站在黎明的操場靜候天堂之門為我傾灑一片聖光。我已多次讚美靈魂潔淨的賜與,那是你們孩童的無伴奏合唱。純粹的童聲,芳馨無比。

我已講述擊碎頭殼的暴食。
我再講述揭去齒冠後的牙腔朗如水晶杯。
暴飲吧,狂怒者,我願將你豎立的怒髮看作一炷煙燧。是觀念的反叛。是靈魂的起義。

而僅僅有恨也並不能夠……幸福。

1997.6.19(<昌耀詩文總集>青海人民.2000. p703

                                                          
【引詩書目】
《昌耀詩文總集》,昌耀,青海人民出版社,2000

黃粱30年詩選《野鶴原》二二八史詩《小敘述》唐山出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