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16日

未完成的歷史實驗20130718~0725

7.18 14:00】飛機抵達香港,這次我來參加「記錄•行動•變革——轉型中國的藝術家和社會」研討會。記得第一次抵港是19997月初,為了與「大陸先鋒詩叢」第一輯的詩人于堅、柏樺、周倫佑、海上、余怒、朱文等人會面,我首度離開台灣。當時從香港進入深圳,還記得海關戒備森嚴,每一個入關者都被當作嫌疑犯看待。

7.18 18:04】香港書展年度作家陳冠中,在書展公開講座發表題為〈香港未完成的實驗〉演說,宣布參加「佔領中環」行動。消息傳來,關心香港前途的人士聞者雀躍。

 (香港大學法律學者戴耀廷在今年初提出主張,認為香港人過去各種爭取政治權利的方式,如示威遊行、苦行、絕食等,帶來的壓力都不足以讓北京中央政府讓步,為爭取在2017年實現香港特區行政長官、立法會的雙普選,他主張採取非暴力佔領香港金融中心中環的行動,以「公民抗命」、「公民不服從」方式達成目標。根據初步規畫,今年上半年是論述及策畫期,今年下半年至明年初夏是運動期。)

7.18 18:30】參加這次研討會的兩岸三地成員在旅館大堂集合,一起去拜訪「香港故事館」,享受藍屋居民提供的一頓歡迎來賓的庶民餐。這棟1922年興建的有露臺的唐樓,曾經是武館、醫館,也開辦過專為街坊子弟提供免費教育的「鏡涵義學」。20123月,由「灣仔民間生活館」變身成立的「香港故事館」,關注的社區文化議題由灣仔社區拉闊至全港。我在門口置放的文宣堆中,隨手拿起一份「趕絕九龍東」特刊。

(香港政府2011年提出加快改建九龍東的工廈為商廈方案,2012年成立「起動九龍東辦事處」,以統籌政府部門及私人發展商,集中打造九龍東成為中環以外第二個商業中心區。)

這份由香港「獨立媒體」贊助出版的特刊首頁上,寫著一段話:「九龍東早已經起動過了,無故政府又來攪什麼起動呢?『起動九龍東』計畫是否實際上是『趕絕九龍東』!別讓我們的工業、創作及生存空間變得『無地自容』。請細心閱讀一下這份特刊,看看計劃起動了什麼?又趕絕了什麼?並且思考什麼才是最需要起動的。」好一份用心良苦、內容詳實,富有社會教育意義的文獻。

7.19 09:30】「記錄•行動•變革──轉型中國的藝術家和社會研討會」,如期在香港城市大學舉行。因為人手不足,一早我和會議召集人及義工等先行到會場佈置場地。走進城市大學辦公大樓,迎面撞見「六四紀念館」入口處巨幅的文字與圖相,恍惚間有一種歷史暈眩感。

7.19 14:00】同一場地舉行楊偉東《立此存照》第三卷新書發布式,這一卷收入的訪談對象主要是紅二代。扉頁上題詞:“謹以此書獻給  為追求公平、正義而含冤去世的父親楊克同先生”。現場還散發另一本由杜斌編著的中國社會事件記錄《北京的鬼》,內容觸目驚心。扉頁節選了兩句聞一多詩句:“勸人黑夜裡別走天安門……北京滿城都是鬼”。

香港人關注著:2017年特區首長與立法會普選如何落實的議題;而台灣人正在思考:在西藏的暴力殖民與香港的假民主之外,如何走出第三條路?

7.20 11:00】廣州詩人浪子在同去書展路途上對我說:「在中國只有懷抱徹底的絕望才能活下去。」猛然我想起,20107月車子在蘇州餐館小聚時也流露類似情緒:「中國歷史上從來沒有一個政權像共產黨這樣公然與全民為敵。」香港國際書展鬧哄哄的像個菜市場,賣台灣書刊的攤位結帳人潮大排長龍。

7.20 18:30】九龍上海街「活化廳」活動空檔,楊偉東讓我看了一段對500位中國人的心靈記錄訪談影像,最後一個提問:「你最需要什麼」之回答。印象最深刻的是北京大學哲學系系主任的經典答案:「我不知道我需要什麼!」

在活化廳書架上,我找到了一本編輯精緻的《菜園留覆往來人》,基於出版人的敏感二話不說以100元港幣買下這本小書,回來一拜讀果然不同凡響。羅永生的序上這樣寫著:「二零零八年發生的反高鐵運動,無疑是香港歷史上的一件重大事件。它不但標誌著自保衛天星碼頭、皇后碼頭運動以來,一波本土城市運動走向階段性的高潮,也催生了香港新一代以青年為主體的政治覺醒。……由要求不遷不拆,到搬村建村,實踐社區營造,推廣永續農業,再到巡守反強拆,建設生活館,保衛菜園村運動經歷了很多不同的階段,捲入不少人。這場抗爭和運動,挑動了香港政經建制的神經,衝擊了香港的主導意識形態。……它不只是土地權益之爭,也質問香港的核心價值,向香港人的身份認同提出了大的問號,給不少參與者新的社會思考和想像世界的方式。」

哇!跟台灣的「守護樂生運動」何其相似!樂生也有24小時不間斷的樂生巡守隊,「全區保留樂生院」的訴求也是不拆不遷,「樂生社區學校」的成立,對附近社區的橫向與深入聯繫發揮過作用,「核心價值」的凸顯與堅守也是我在這場研討會的發言總結。

7.21 15:00】獨自逛街無意間走進了上環Para Site藝術空間,裡面正在展覽「疫年日誌:恐懼、鬼魂、叛亂、沙士、哥哥和香港的故事」。以2003年春天影響香港的事件為起點,追溯不同的敘述角度、歷史背景,以至這些事件對香港和世界當代文化和政治的影響。展覽由Cosmin CostinasInti Guerrero策展。

「香港有著一段疫病的主觀內在歷史,在殖民時代作為『疫埠』的種種再現──被自然、疾病和東方生活習慣所沾染的土地需被征服,從而變得更健康、更現代和更有利可圖。1894年,就在Para Site藝術空間現址附近,香港爆發鼠疫,這些敘述角度就隨著確認鼠疫桿菌而進入高潮。是次發現產生一種對鼠疫和亞洲的曖昧聯想,並加劇著當時歐美的『黃禍』反華恐慌。在香港,對病原體的恐懼一直跟對他者的恐懼互相呼應。……」(展覽手冊導言P2

2003年,沙士爆發。當香港淪為近年最嚴重的空氣傳染疾病震央時,整個城市史無前例地完全停止運作,隔離地段裡人與人之間亦分崩離析,兩者卻導致香港市民在政治意識上意想不到的轉變。疾病過後,不少人馬上走出來,抗議北京要求香港就『國家安全法』即基本法第廿三條立法,此事令一個積極進取的政治社群開始崛起。自此之後,『政治冷感、失去靈魂、實事求是的商業中心』就不再能夠準確描寫香港的整個面貌了。」(展覽手冊導言P3

7.21 19:30】離港前夕,我和孟浪約香港的青年朋友聊聊,多數是研討會的義工。閒聊最精采的一段是談到陳光誠如何在國保、北京公安和美國大使館三方車隊的相互跟監之下,如何連人帶車幸運地衝入安全地帶。座中一位義工談起,原先申請到台灣讀大學,結果她媽媽反對,“因為台灣很亂!”,害我們笑彎了腰。大陸學生到台灣讀書,生活都爽到不行,自由逍遙,根本不想回家,還有人每個月去聽音樂會。

7.24 19:30】台北永和小小書房,黃粱30年詩選《野鶴原》新書發表會。上半場由創作歌手羅思容演唱5首黃粱歌詩,因為她本身是優秀詩人同時又是我弟妹,詮釋起來十分密契性情。下半場是有關1947年台灣二二八事件悲劇的《小敘述》朗誦會。這本1200行的敘述史詩以華語、台灣語、客語穿插書寫,從歷史意識的澄清反思台灣主體意識建構的命題,沒有與過去的連結,第三度被殖民的火苗默默在台灣人的身體裡滋長。

7.25】台北中央社新聞:天主教香港教區副主教楊鳴章今天表示,教區不贊成學生參與公民抗命活動,因為無法預測過程中會發生什麼事。(官方新聞)
7.25】自由亞洲電台:「教區不排除支持“佔領中環”可能性。」天主教香港教區週四發出緊急呼籲,期望特區政府從速就政改諮詢公眾,以消除導致公民抗命的原因,落實普選。教區副主教楊鳴章表示,在某些情況下,違法可能會例外地被接納,教會不會抹殺支持“佔領中環”行動的可能性。(潘加晴/維靈報導)

7.25 10:30】台灣凱達格蘭大道台北賓館(總統官邸)前,社運人群頂著烈日,有條不紊地舉行「聲援大埔抗議活動」。鎮暴警察人數最多,其次是媒體記者與攝影機,再來是圍觀的人群,站入隊伍的果然真的是少數人。幾個電影導演戴立忍、楊力州、柯一正發了言,再來是獨立樂團拷秋勤饒舌式的說唱表演:「看到劉政鴻的嘴臉,才真正讓人想吐,你們這些官員,應該捉去關禁閉室……」,從台東趕來的原住民歌手舒米恩也說了幾句話,另一個男生站出隊伍用台語罵了三字經(還加了點變奏)。活動司儀鴻鴻突然說:現場還有一位經常參加社會運動的詩人黃粱請他說幾句……

「除了拆政府,馬英九更該拆!我們要拆開馬英九的腦袋,看他腦袋是否裝了大便!是否吃著國民黨的餿水長大!」

7.25 10:45】在苗栗縣政府強拆大埔合法民宅屆滿一週之時,台北聲援的民眾同聲高喊:「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苗栗縣長劉政鴻上月在苗栗縣議會直言大埔開發案將為縣府帶來20億收入,被學者批評犧牲老百姓賣地償債。

7.25 22:04】據國際特赦組織消息,一個小時之前,正在深圳慶祝其40歲生日的內地維權人士胡佳,與其5歲女兒被國保從家中帶走,下落不明。同時被挾持的還有香港中文大學訪問學者、內地知名法律學者滕彪。(18名被邀請參加生日宴會的朋友全被控制在家中或帶到派出所,夜半12點過後胡佳三人獲釋。)

躺在床上睡不著又爬起來在 FB上留了言:「心情真的很沉重,兩岸三地的政府都在比黑!比爛!比賤!」

【後記】83日傍晚,台北的總統府前方廣場與道路突然湧入25萬穿白衫的民眾,而且大多數是年輕人,一起來送冤死的洪仲丘一程。主辦單位沒料到人會那麼多,中山南路方向沒設置擴音器與螢幕;7點以前我被困在中山南路動彈不得,不知道主舞台的動靜,7點過後才闖入凱道參與了盛會,直待到燈光全暗的那一幕。但願這是公民覺醒的重要一步,為了台灣的未來還有更多戰要打!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