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4日

《猛虎行》詩體建設的文化理想


《黃粱歌詩:猛虎行》 20179月唐山出版


       
世界詩歌文化史,中國唐代有五七言的絕句與律詩,伊斯蘭世界有魯拜體四行詩,英國以莎士比亞的十四行詩自豪,日本尊崇松尾芭蕉為俳聖,三句十七音的俳句風靡世界。當代華文新詩除了白話自由詩之外還能端出什麼菜色?能否創造出文化底蘊深厚的新詩體?能否創造出具備型式規範又能容納想像空間與深邃思想的當代新詩範型?《猛虎行》收錄黃粱1987-2016年間書寫的「雙聯詩」127首,雙聯詩變奏系列9首,試圖擘建華文新詩的基礎詩體,開創新詩嶄新的審美空間。

     《猛虎行》「雙聯詩」詩體建設有三大文化理想:

1、呼應劉半農對新詩「創造新韻,增多詩體」的主張

       劉半農(1891-193419175月發表於《新青年》之<我之文學改良觀>發表了兩項主張,一個是:「當謂詩律愈嚴,詩體愈少,則詩的精神所受之束縛愈甚,詩學決無發達之望」,另一個是:新詩宜「破壞舊韻創造新韻,增多詩體」。雙聯詩之擘建承襲此精神,規範基本詩型(雙行體二節),開放聲韻與句式,以寬鬆詩律達到創造新詩體的目標。關於創造新韻,我個人主張創意協韻、自由協韻與心靈協韻共同發展,採自由流動的節奏創造個人的語言韻律感和文本風格;《猛虎行》雙聯詩實踐願望達成這個目標。

2、創造兼容書面語和口語的新詩語言美學

       朱光潛(1897-1987)《詩論》關於書面語和口頭語的觀點,相當有啟發,也澄清新詩的白話迷思。「以文字的古今定文字的死活,是提倡白話者的偏見。散在字典中的文字,無論其為古為今都是死的;嵌在有生命的談話或詩文中的文字,無論其為古為今,都是活的。」朱光潛認為說話所用的字不過幾千字,而字典中的書面語多達數萬字,「『寫的語言』比較『說的語言』豐富」。這論調只是常識,但新詩百年來少人當真。我所欽慕的新詩語言美學,兼容書面語和口語,相互補充與融匯,以豐厚的語言資源,編織富有文化涵養,又不偏離生活實感的新詩。

3、創造能發揚漢語文明的當代新詩


       1917年肇啟的「新詩」,與民族新生/文化再造的時代使命緊密連結。新詩開端於「革命」,又不可避免地與「全球化」潮流交匯。新詩的文化身份長期模糊難辨,在地性被全球化逐步吞噬。但內涵豐厚的漢語文明構造了文化身體的血肉筋骨,是任誰也殺不死的呼息;它俱足同質性因子並接納異質性因子,超越革命與全球化之制約。詩之能量場,蘊藏美學意識、社會意識與文化溯源意識,是抒懷寄情、現實索隱與終極觀照之統一體,古人謂之風、雅、頌。我所寄情的新詩,既能面對全球化「現代性」之挑戰,又能承續漢語文明的大傳統;《猛虎行》豐富的自然意象即根源於《詩經》。

2017年10月6日

《猛虎行:黃粱歌詩》新詩集出版

唐山出版,唐山書店、誠品、博客來、獨立書店販售

黃粱繼30年詩選《野鶴原》與二二八史詩《小敘述》之後,再度推出雙聯詩集《猛虎行》,呈現他對新詩文體的獨特想像。

中國唐代有五七言的絕句與律詩,伊斯蘭世界有魯拜體四行詩,英國以莎士比亞的十四行詩自豪,日本尊崇松尾芭蕉為俳聖,三句十七音的俳句風靡世界。華文新詩除了自由詩之外還能端出什麼菜色?能否創造出文化底蘊深厚的新詩體?能否創造出具備型式規範又能容納想像空間與深邃思想的當代新詩範型?

雙聯詩集《猛虎行》,收錄黃粱1987-2016年間書寫的雙聯詩137首,雙聯詩變奏系列9首,試圖擘建華文新詩的基礎詩體,開創新詩嶄新的審美空間。「雙聯詩」寫作實踐,試圖結合精湛的書面漢語和自由活潑的現代口語,以雙行體二節的雙聯句型式,打造出具有「雙峰並峙,空行峽谷」美學效應的新詩體。

黃粱,臺灣詩人、評論家。1958年生於艋舺,1981年八里海濱自修《南傳阿含經》、《樂府詩集》,覺悟心靈與詩,1982年始專志新詩,1984-1999年賃屋灣潭山村,2010年遷居花蓮偏鄉,隱逸山林簡樸生活。承習古典漢詩寧靜澄澈的美學理想,尊崇氣性整全的精神意興,詩風冷謐。主編:唐山版《大陸先鋒詩叢》二十卷、《龍應台與台灣的文化迷思》。著作:新詩評論集《想像的對話》、詩集《瀝青與蜂蜜》、30年詩選《野鶴原》、二二八史詩《小敘述》、雙聯詩集《猛虎行》。曾任:台北《文化快遞》主編、《雙子星人文詩刊》主編、《現在詩》創刊主編、唐山出版社主編、紫藤廬古蹟執行長、上默劇團經理、黎畫廊藝術總監。

《猛虎行》雙聯詩選章

<春媾> 

春媾,寡婦的肉體與枯枝
語彙的手——

不可計量的相遇
世界,針與水珠

<語詞淹沒了……>

語詞淹沒了霧中枝杈
嘴巴開闔,吐出獸夾

初夜男女篝火明滅
膠囊裡的艦隊星際迷航

<自然一瞥>

處女瞳灼傷你的眼
巨嘴鴉食腐的大嘴叼住兩邊耳垂

每一寸肌膚都滴翠的空氣
鼻梁滿青苔,羞怯的呼吸

<敲敲井壁>

星光與星光有肌膚之親
宇宙浩蕩維度無窮盡

敲敲井壁聽回音
每一日,井底的漫長旅行

<銀河欄杆>

銀河與欄杆之間幾只空酒瓶
酴醾一醉,少年白了眉

火車豈可連接火與車?
明鏡碎裂大雪紛飛

2017年9月29日

「雙聯詩」設想




    黃遵憲首倡、梁啟超正式提出的「詩界革命」鼓勵詩風維新,立足舊形式(傳統詩體),注入新精神(新思想、新意境),滌除擬古舊習回應時代變革。胡適、陳獨秀倡導的「文學革命設想一種白話詩,與古典詩歌傳統斷然告別,追求新形式(白話語體、自由詩體)、新內容(當代世界、個人經驗),符合現代性思潮,具備國民文學/寫實文學/社會文學特徵的詩。


    黃粱設想一種新詩,不削足適履,不自斷源頭,不盲從演化論式的文學進化觀,傳統文化與現代資源兼容並蓄,主體性沛然自足。不同於橫向移植的現代主義新詩,也迥異於落實「言文一致」的全口語書寫模式;我的新詩之夢奠基於漢語的語言文化土壤傳承古典詩歌的藝術精神

    漢語本色之美有三層面相:語言本體層(字與詞組的美學質感、音色形象)、語言性情層(語感語調的文化積澱、人性情感)、語言意義層(句與句群之現象模塑、意義求索)。現代詩、口語詩皆側重語義外拓,強調話語新裁,語言的溝通與銘記功能被置於優位,輕忽語言的心靈表情和字串的音樂性,難以涵融書面漢語典雅邃深的蘊藉之美。

    我夢想的新詩完備漢語本色:語言文化層面,將書面語、口頭語有機編織,不分文言、白話以當代生活感思綜理「漢字」;沉澱急切的語言意識,重建文字的美感知覺。藝術精神層面,重啟語言的傾聽與召喚功能,探索詩的無限心智;以寫意造境、抒情敘事為兩翼,著墨現實諷諭也不忘心靈淬煉。詩歌體裁層面,自由體詩歌與結構體詩歌等量齊觀,放懷節度之間細心拿捏。我關注新詩的座標定位與文化考掘,對詩的文化基礎、歷史脈絡、審美價值、文體想像,進行了長年思議與創作實踐。

    雙聯詩設想必遵循以上的思路才能瞭然;「雙聯詩」實乃後設想,是個人四十年來沉浸於「詩/思想」生活的自然成果。

    雙聯詩為(準)基礎詩體,由兩組聯句構成,格式:雙行體二節,結構定型,韻律、語詞非定型;以聯句為基本詩意單元,上下句的情境關係、意義關係非定向設計,上下聯的情境關係、意義關係也是如此。

    它吸納「絕句」複雜的微妙修辭、多層次知覺/情境律動、虛實疊用結構等精粹,但藉由「空行」的虛體之用,使四行的結構詩學、空間詩學、聲音詩學產生更大可塑性。「雙峰並峙」:視域峰湧對話叢錯,「空行峽谷」:語氣停頓韻律轉折。上下聯語境/語義連動增殖,意念/鏡象互根互涉,詩意重心瞬息流變,詩意迴響激起無窮波瀾。

    雙聯詩演練,是新詩寫作的基本功架,個人詩學的基礎抽象練習;本性節奏、想像動能循序照應,也是雕塑語言風格,建築詩歌文化大厦的礎石。

    我的雙聯詩審美理想,句式骨力剛勁,字詞神采飛揚,結構虛實推盪,語言動靜相和,音色醇厚餘韻綿長。雋永之此在,活在當下的倥侗一瞥。

猛虎行 黃粱歌詩  唐山出版


《猛虎行》寫作緣起




<檸檬禪>寫作2011年夏至,清晨漫步庭園,佇立香水檸檬樹前,恍然發現藏身綠葉間,一顆顆圓滾的翡翠臉龐,笑容可掬精神閃亮。無上喜悅滋生,聖潔之情默默昇揚;如何回報?惟有賦詩。

    逸筆草草,為生活與節氣留下跡痕;段落四季裁定章節,字之「檸檬禪」。形式皆為雙聯詩,雙峰並峙空行峽谷,意欲草創格式,宴饗語言藝術之美。當初懵懂一試,得自<春媾>意氣原始之啟發;詩,混沌初開動靜自如,方能大化自在。

    2013-2016年間斷續塗鴉,整編得詩七十二,取名「猛虎行」。將「檸檬禪」汰選半數,並加「死生一念」三連作與「春媾」七章,願望小歇,切磋分享。「檸檬禪」澄懷之作,見素抱樸;「猛虎行」放心攝心參半,狂城亂馬追獵機警,留下殘酷咬痕;「無題」系列從聯句奪胎,揣摩尺度與變化,推衍虛實相因。

    詩,安頓人類靈性的家園,觀喧囂大千於寧靜致遠之掌。

猛虎行 黃粱歌詩  唐山出版




2017年5月9日

李美慧藝術創作的精神與美感

                                                                李美慧 丹鳳山 油畫 265x160cm 1987

與天地之大美獨相往來


李美慧1943-在自家果園中作畫,在台灣各角落的山林田野實地寫生,農夫的裝扮,感恩謙卑的心,舉起鋤頭般的筆,在畫布上開墾一片又一片遠離塵囂的新地。清晨的陽光撫摩藝術家的身心,人與萬物同奏生生不息的樂章。李美慧的畫氣韻豐郁,生機盎然的畫面來自對生命的仰望,來自藝術純粹之美的感召。李美慧將她對家鄉土地的愛,釋放在畫布上,老梅吐蕊,莿桐花開落,松樹糾結延展的臂彎,都在陽光底下舒放芬芳。
李美慧作畫時彷彿沉浸在一股聖樂當中,音樂旋律將她的身心包覆承托,將有限肉身連結上無限背景,藝術天地廣大而莊嚴,人世滄桑顯得微不足道;昇揚的心願與純摯意念,在她的畫面上,化作空氣浮沉與陽光閃耀,獨留山林綠意被喜悅之白環繞。「白」是光之昭示,清潔的精神,彷彿嬰孩天真的微笑。

李美慧的繪畫與天地之大美獨相往來,以走向自然、觸摸自然的方式作畫,筆觸韌實而結構漫蕩,再也分不出是自然在繪畫我,還是我在繪畫自然。在她的藝術裡,人被天地靜穆的氣息護佑,身心恬適安寧,生命渴望蛻下物質有形的軀殼,只存留無形的意氣與精神。

                                                                   李美慧 夜賞初梅 油畫 162x130cm  2008

2017年4月19日

猛虎行 2013年 四首

<拈香>

一炷香,不短也不長
夜之宮殿舊名未央

燒灼的心念方生方死
有情彳亍,無情星散


<遭遇>

鐵蒺藜一樣尖硬
阻擋於擺手措足之處

時間魯莽地邁向你
慌亂的玻璃無聲碎裂


<山黑路靜>

山黑,雲白得披麻帶孝
路靜,身體裡的夜市人聲鼎沸

還有幾里路要趕
母親的子宮博雅精深


<猛虎行>

猛虎斑斑之雨
寒涼在村落四周遊行

虎嘯飄搖斷續
禁忌的籠子刻正開啟

2013

2017年3月24日

猛虎行6首


<它們之間>


不同時空的星子相對一眨
水面花,水下花影

它們之間隔著浩瀚的肌膚
虛無的氤氳


<一>


一壺酒從峰頂入唇
一滴淚坦蕩如江河奔赴……

一顆灰塵包覆生死
一匹海騎上青龍與白虎


<街景>


滿街的人聲刀光劍影,鯊群出沒
歡樂的小魚兒擠啊擠老米

天空下起了老式婚禮,禮炮響不停
天空下起了牛毛與牛逼


<落葉>


扮演落葉的人
神情恍惚暮色漸掩

喬裝秋風者瞬間吹上了天
掃帚抿著嘴牆角假寐



<一串鞭炮>


人生,一串鞭炮
點燃了就難以收拾

煙的手,聲音的腳
轉頭便消失的一張臉



<雨中觀音山>


雨中觀音白髮蒼蒼
她的淚光瀰漫

死亡巢穴腰際繁衍
安然如嬰兒之瞳眸




2017年3月6日

<大榕樹與我>

我想跟這棵大榕樹說話
不知如何開口
不曉得名字性別手機號碼
沒法傳簡訊給它
我想成為你日復一日煉金
沉默使它富可敵國
洋洋灑灑的微笑慷慨飄落

2017年2月11日

二二八史詩《小敘述》10首朗讀檔

詩:黃粱  華語台灣語朗讀:黃粱  客語朗讀:羅思容


           封面設計:蔡宛璇

 2014年的漢字當代藝術節邀請詩人藝術家蔡宛璇參與展覽創作,宛璇決定讓我的《小敘述》轉換為聲響的、空間的展覽形態,於是邀請我錄下了詩集文本朗讀。當時策展單位猶豫該讓作品展覽在二二八紀念館(策展方向傾向“檔案、歷史的詮釋”),還是藝術教育館(策展方向傾向漢字的“文學性”)。而宛璇和策展人都認為《小敘述》的文學價值、對詩/語言的關注和開創更應該被凸顯,於是展出於南海路的藝術教育館。

《小敘述》的朗讀同時凸顯了台灣史與台灣語兩個面相,還有台語文詩歌之美。因為錄音過程在我的書房,聲音環境不是那麼純淨,但情感比較能投入。由於文本頗長,要求語調適度又沒有朗讀差錯,難度超出我的預期,可見母語語境漸漸遠離了我的身軀,實在對不起「台灣母親」。我選了《小敘述》10個文本朗讀檔放上網路,與各界分享歡迎下載。

台灣文化要復興必須從教育著手,語言教育和歷史教育必須徹底重整,台灣的文化主體性才有建構的基礎。台灣各族群的語言必須受到同樣的尊重,不然族群和諧共生從何談起?期待更多人一起來關心台灣的主體意識與國家認同命題,催生新台灣人與新台灣的誕生。


黃粱歌詩《小敘述  二二八个銃籽》
唐山出版社,2013年出版


2017年2月7日

〈兩顆橘子〉

兩顆橘子驀然來到書桌
右邊這位保留果蒂和綠手套

這是斗室僅存的生命跡象
書頁半翻幾行文字腹語呢喃

2017年1月19日

〈冬夜公園〉

1

透明冰晶的絲綢
冬夜穿著它漫遊

揉搓剛哭泣的雙眼
街燈的乾咳聲無人聽見

嘆息者呼出的幽靈
或幽靈祈求憐憫的嘆息

舌根咀嚼生前最後的詞語
死後的靜默羅列成星河

哪一顆星是苦難的雙親?
遙遠的一眨可是歷劫的愛情?

樹葉寫滿了一封又一封私信
卻沒法寄往天上

窗簾偶爾掀動透露微光
彷彿滅頂者伶仃掙扎的表情

誰來為站岡的公園樹祈禱?
日月盯梢發胖的虛無

2

被高跟鞋聲音刺穿的空氣
飄搖瑟縮夜雨的豎琴

亭柱邊兀立紅髮婦
將頭顱捧進雙掌的黑衣男子

滑冰場的燈光靜默狂歡
徹夜無人的舞會持續到天明

樹梢以奇怪表情搜索逃匿的星星
苦口婆心地勸說大樓們遠行

居高臨下的窗火口吐喪魂咒
小丑打扮的公園涕泗橫流

雨水打濕了枯葉少女
滿臉皺紋的菩提樹傳來阿婆太息

為年復一年的嘲諷與屈辱
公園樹僵直脖頸向天祝禱

清晨的天空依舊昏迷不醒
通街走動低頭打卡的夢遊者

2016年12月31日

詩 兩首

<山坳一塊墾殖地>

山坳一塊墾殖地,樹林環繞
一個打赤膊的老伯伯正在翻土
如此孤寂,如此神祕

立定樹下觀望
生命被攪動出熟稔氣息
溫暖的歌者在血液中清嗓子

身體的泥,身體的種子
同時清醒過來,它們抖擻四肢
相互問安:好久不見

一隻蒼鷺轉動它的長頸
將思想的優美與奧義,兩翼並舉
目光清明凌空遠去

天空的密碼機恍惚掉落幾個字
古老門扉橫栓嘎吱
漆痕斑剝,天文模糊

欲望種下時,沉埋深淺?
未來將誕生,哪副德性?
躬身揮汗者從不操心這些

回首林中小徑,蕭颯氛圍的寧靜
已將人為痕跡抹得一乾二淨
眾神祈禱的綠

<夜間散步>

近夜半,一個人散步
聽溪水潺潺,小溪經常乾涸
滿足於圳溝水的聲音陪伴
一隻大黃狗腳邊廝磨

牠大概很疑惑,這個晚間出沒的人
在田壟間尋找什麼獵物?
檳榔樹的隊列從不凌亂
它們擁有一絲不苟的影子

路時明時暗,端看老天爺臉色
太上轟趴忽然場面激烈
不久雲天清澄,神聖性氛圍降臨
讓人推理到沼澤地帶

人的心情有時而窮,路
終究也有盡頭
也會涉案逃跑,何況人
漫遊者在七步之內偷閒,偷歡

圳溝水沉靜地做夢
時而細砂,時而水草
遠上天邊的荒田彷彿沉思者
羞澀的處男子

2016年11月15日

詩之寫作:純潔又浪蕩


阿芒的詩乍看之下很浪蕩,胡搞一通!可能是作者的語言放浪,身體開放;也可能是讀者的心很淫蕩自制力太差,腦波孱弱手容易動情。滿街都是一邊滑手機一邊高潮的路人甲。我經常觀察捷運、台鐵、高鐵上的乘客,十人有九個陶醉在峰頂,另一個滑入夢鄉。讀阿芒的詩像跳三貼,性緻勃動;但到處都是洞洞要探哪一個才是機要入口?有的洞幽深難測比地球還大,像似超時空黑洞。阿芒黑漆漆的口袋裡居然掏出了日本耳朵和南非屁股,「我有矛盾。但不夠。」讀者要承認自己的矛盾足夠才能登堂入室。「雪越下越久//把自己暴露/在越來越危險的地方」,這是阿芒的寫詩經驗談嗎?想觸及真實又怕被人指責暴露狂。阿芒無所謂,她經歷過「瀕臨真空拔高的愛情的顫抖」死過無數回;但「比石器時代更久遠的石頭」一直從窗外丟進來,還把筆尖打禿掉。誰在乎《我緊緊抱你的時候這世界好多人死》?除非你跟阿芒一樣,「我記性不好,我保證以上都是正確的」。阿芒的矛盾修辭不是刻意為之,而是世界早已精神錯亂的診斷證明,但她無意撥亂反正,詩人之雞婆自古已然。
阿芒的身世很可憐,「阿爸是石生的/阿母是木生的/石頭生的阿爸生下來就會喝酒/木頭生的阿母生下來就會挨打」,阿芒是「花」生的,曾經是「花癡」的她,現在「吃花」,儼然一棵「含笑」,顯然她掌握了主動權。阿芒有一個「幾十年都沒有用過」「舊媽媽」,當她晚年被送進<慢性病房>――

2016年10月31日

猛虎行4首

<微軀之火>

雨聲到大傾國毀城
追究的人心再也無處攀登

世態的洪水消泯晝夜
直到微軀之火追憶起打火石

<千枝萬葉>

渴望與群樹結拜兄弟
與千枝連手書寫人間世

霜風摩娑過肉體淒厲
萬葉劍舞,枝椏歌苦

<夜路中央>

一條狗躺在夜路中央,佔據死,可比死
獨坐生命的中央

拒絕讓路的死,忽視你,斜眼打呼嚕
任你滑向傾斜甬道

<田野之暮>

鷺鷥、八哥與野鴨亂飛的劇場裡
拉長脖子走秀的檳榔樹,骨感不發一語

左傾的燈光師開始玩變臉遊戲
稻穗上的百萬綠丟盔,卸甲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