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9日

李美慧藝術創作的精神與美感

                                                                李美慧 丹鳳山 油畫 265x160cm 1987

與天地之大美獨相往來


李美慧1943-在自家果園中作畫,在台灣各角落的山林田野實地寫生,農夫的裝扮,感恩謙卑的心,舉起鋤頭般的筆,在畫布上開墾一片又一片遠離塵囂的新地。清晨的陽光撫摩藝術家的身心,人與萬物同奏生生不息的樂章。李美慧的畫氣韻豐郁,生機盎然的畫面來自對生命的仰望,來自藝術純粹之美的感召。李美慧將她對家鄉土地的愛,釋放在畫布上,老梅吐蕊,莿桐花開落,松樹糾結延展的臂彎,都在陽光底下舒放芬芳。
李美慧作畫時彷彿沉浸在一股聖樂當中,音樂旋律將她的身心包覆承托,將有限肉身連結上無限背景,藝術天地廣大而莊嚴,人世滄桑顯得微不足道;昇揚的心願與純摯意念,在她的畫面上,化作空氣浮沉與陽光閃耀,獨留山林綠意被喜悅之白環繞。「白」是光之昭示,清潔的精神,彷彿嬰孩天真的微笑。

李美慧的繪畫與天地之大美獨相往來,以走向自然、觸摸自然的方式作畫,筆觸韌實而結構漫蕩,再也分不出是自然在繪畫我,還是我在繪畫自然。在她的藝術裡,人被天地靜穆的氣息護佑,身心恬適安寧,生命渴望蛻下物質有形的軀殼,只存留無形的意氣與精神。

                                                                   李美慧 夜賞初梅 油畫 162x130cm  2008

2017年4月19日

猛虎行 2013年 四首

<拈香>

一炷香,不短也不長
夜之宮殿舊名未央

燒灼的心念方生方死
有情彳亍,無情星散


<遭遇>

鐵蒺藜一樣尖硬
阻擋於擺手措足之處

時間魯莽地邁向你
慌亂的玻璃無聲碎裂


<山黑路靜>

山黑,雲白得披麻帶孝
路靜,身體裡的夜市人聲鼎沸

還有幾里路要趕
母親的子宮博雅精深


<猛虎行>

猛虎斑斑之雨
寒涼在村落四周遊行

虎嘯飄搖斷續
禁忌的籠子刻正開啟

2013

2017年3月24日

猛虎行6首


<它們之間>


不同時空的星子相對一眨
水面花,水下花影

它們之間隔著浩瀚的肌膚
虛無的氤氳


<一>


一壺酒從峰頂入唇
一滴淚坦蕩如江河奔赴……

一顆灰塵包覆生死
一匹海騎上青龍與白虎


<街景>


滿街的人聲刀光劍影,鯊群出沒
歡樂的小魚兒擠啊擠老米

天空下起了老式婚禮,禮炮響不停
天空下起了牛毛與牛逼


<落葉>


扮演落葉的人
神情恍惚暮色漸掩

喬裝秋風者瞬間吹上了天
掃帚抿著嘴牆角假寐



<一串鞭炮>


人生,一串鞭炮
點燃了就難以收拾

煙的手,聲音的腳
轉頭便消失的一張臉



<雨中觀音山>


雨中觀音白髮蒼蒼
她的淚光瀰漫

死亡巢穴腰際繁衍
安然如嬰兒之瞳眸




2017年3月6日

<大榕樹與我>

我想跟這棵大榕樹說話
不知如何開口
不曉得名字性別手機號碼
沒法傳簡訊給它
我想成為你日復一日煉金
沉默使它富可敵國
洋洋灑灑的微笑慷慨飄落

2017年2月11日

二二八史詩《小敘述》10首朗讀檔

詩:黃粱  華語台灣語朗讀:黃粱  客語朗讀:羅思容


           封面設計:蔡宛璇

 2014年的漢字當代藝術節邀請詩人藝術家蔡宛璇參與展覽創作,宛璇決定讓我的《小敘述》轉換為聲響的、空間的展覽形態,於是邀請我錄下了詩集文本朗讀。當時策展單位猶豫該讓作品展覽在二二八紀念館(策展方向傾向“檔案、歷史的詮釋”),還是藝術教育館(策展方向傾向漢字的“文學性”)。而宛璇和策展人都認為《小敘述》的文學價值、對詩/語言的關注和開創更應該被凸顯,於是展出於南海路的藝術教育館。

《小敘述》的朗讀同時凸顯了台灣史與台灣語兩個面相,還有台語文詩歌之美。因為錄音過程在我的書房,聲音環境不是那麼純淨,但情感比較能投入。由於文本頗長,要求語調適度又沒有朗讀差錯,難度超出我的預期,可見母語語境漸漸遠離了我的身軀,實在對不起「台灣母親」。我選了《小敘述》10個文本朗讀檔放上網路,與各界分享歡迎下載。

台灣文化要復興必須從教育著手,語言教育和歷史教育必須徹底重整,台灣的文化主體性才有建構的基礎。台灣各族群的語言必須受到同樣的尊重,不然族群和諧共生從何談起?期待更多人一起來關心台灣的主體意識與國家認同命題,催生新台灣人與新台灣的誕生。


黃粱歌詩《小敘述  二二八个銃籽》
唐山出版社,2013年出版


2017年2月7日

〈兩顆橘子〉

兩顆橘子驀然來到書桌
右邊這位保留果蒂和綠手套

這是斗室僅存的生命跡象
書頁半翻幾行文字腹語呢喃

2017年1月19日

〈冬夜公園〉

1

透明冰晶的絲綢
冬夜穿著它漫遊

揉搓剛哭泣的雙眼
街燈的乾咳聲無人聽見

嘆息者呼出的幽靈
或幽靈祈求憐憫的嘆息

舌根咀嚼生前最後的詞語
死後的靜默羅列成星河

哪一顆星是苦難的雙親?
遙遠的一眨可是歷劫的愛情?

樹葉寫滿了一封又一封私信
卻沒法寄往天上

窗簾偶爾掀動透露微光
彷彿滅頂者伶仃掙扎的表情

誰來為站岡的公園樹祈禱?
日月盯梢發胖的虛無

2

被高跟鞋聲音刺穿的空氣
飄搖瑟縮夜雨的豎琴

亭柱邊兀立紅髮婦
將頭顱捧進雙掌的黑衣男子

滑冰場的燈光靜默狂歡
徹夜無人的舞會持續到天明

樹梢以奇怪表情搜索逃匿的星星
苦口婆心地勸說大樓們遠行

居高臨下的窗火口吐喪魂咒
小丑打扮的公園涕泗橫流

雨水打濕了枯葉少女
滿臉皺紋的菩提樹傳來阿婆太息

為年復一年的嘲諷與屈辱
公園樹僵直脖頸向天祝禱

清晨的天空依舊昏迷不醒
通街走動低頭打卡的夢遊者

2016年12月31日

詩 兩首

<山坳一塊墾殖地>

山坳一塊墾殖地,樹林環繞
一個打赤膊的老伯伯正在翻土
如此孤寂,如此神祕

立定樹下觀望
生命被攪動出熟稔氣息
溫暖的歌者在血液中清嗓子

身體的泥,身體的種子
同時清醒過來,它們抖擻四肢
相互問安:好久不見

一隻蒼鷺轉動它的長頸
將思想的優美與奧義,兩翼並舉
目光清明凌空遠去

天空的密碼機恍惚掉落幾個字
古老門扉橫栓嘎吱
漆痕斑剝,天文模糊

欲望種下時,沉埋深淺?
未來將誕生,哪副德性?
躬身揮汗者從不操心這些

回首林中小徑,蕭颯氛圍的寧靜
已將人為痕跡抹得一乾二淨
眾神祈禱的綠

<夜間散步>

近夜半,一個人散步
聽溪水潺潺,小溪經常乾涸
滿足於圳溝水的聲音陪伴
一隻大黃狗腳邊廝磨

牠大概很疑惑,這個晚間出沒的人
在田壟間尋找什麼獵物?
檳榔樹的隊列從不凌亂
它們擁有一絲不苟的影子

路時明時暗,端看老天爺臉色
太上轟趴忽然場面激烈
不久雲天清澄,神聖性氛圍降臨
讓人推理到沼澤地帶

人的心情有時而窮,路
終究也有盡頭
也會涉案逃跑,何況人
漫遊者在七步之內偷閒,偷歡

圳溝水沉靜地做夢
時而細砂,時而水草
遠上天邊的荒田彷彿沉思者
羞澀的處男子

2016年11月15日

詩之寫作:純潔又浪蕩


阿芒的詩乍看之下很浪蕩,胡搞一通!可能是作者的語言放浪,身體開放;也可能是讀者的心很淫蕩自制力太差,腦波孱弱手容易動情。滿街都是一邊滑手機一邊高潮的路人甲。我經常觀察捷運、台鐵、高鐵上的乘客,十人有九個陶醉在峰頂,另一個滑入夢鄉。讀阿芒的詩像跳三貼,性緻勃動;但到處都是洞洞要探哪一個才是機要入口?有的洞幽深難測比地球還大,像似超時空黑洞。阿芒黑漆漆的口袋裡居然掏出了日本耳朵和南非屁股,「我有矛盾。但不夠。」讀者要承認自己的矛盾足夠才能登堂入室。「雪越下越久//把自己暴露/在越來越危險的地方」,這是阿芒的寫詩經驗談嗎?想觸及真實又怕被人指責暴露狂。阿芒無所謂,她經歷過「瀕臨真空拔高的愛情的顫抖」死過無數回;但「比石器時代更久遠的石頭」一直從窗外丟進來,還把筆尖打禿掉。誰在乎《我緊緊抱你的時候這世界好多人死》?除非你跟阿芒一樣,「我記性不好,我保證以上都是正確的」。阿芒的矛盾修辭不是刻意為之,而是世界早已精神錯亂的診斷證明,但她無意撥亂反正,詩人之雞婆自古已然。
阿芒的身世很可憐,「阿爸是石生的/阿母是木生的/石頭生的阿爸生下來就會喝酒/木頭生的阿母生下來就會挨打」,阿芒是「花」生的,曾經是「花癡」的她,現在「吃花」,儼然一棵「含笑」,顯然她掌握了主動權。阿芒有一個「幾十年都沒有用過」「舊媽媽」,當她晚年被送進<慢性病房>――

2016年10月31日

猛虎行4首

<微軀之火>

雨聲到大傾國毀城
追究的人心再也無處攀登

世態的洪水消泯晝夜
直到微軀之火追憶起打火石

<千枝萬葉>

渴望與群樹結拜兄弟
與千枝連手書寫人間世

霜風摩娑過肉體淒厲
萬葉劍舞,枝椏歌苦

<夜路中央>

一條狗躺在夜路中央,佔據死,可比死
獨坐生命的中央

拒絕讓路的死,忽視你,斜眼打呼嚕
任你滑向傾斜甬道

<田野之暮>

鷺鷥、八哥與野鴨亂飛的劇場裡
拉長脖子走秀的檳榔樹,骨感不發一語

左傾的燈光師開始玩變臉遊戲
稻穗上的百萬綠丟盔,卸甲安息



2016年10月1日

猛虎行2首

<銀河欄杆>

銀河與欄杆之間幾只空酒瓶
睡過頭的少年白了眉

火車豈可連接火與車?
明鏡碎裂大雪紛飛

<過橋風>

風颱後的花蓮溪像老天爺拉稀
天堂的秘密藏在一腔渾水裡

自覺蒼老之一瞬
花崗岩碎成豬頭皮

2016年8月7日

四月流蘇

<蒲公英>

蒲公英是蘇菲教徒,欣喜疑惑放蕩認同自己
前念接後念,念念都是春天
狂喜神秘的一念,霎時旋轉千年

蒲公英肩披絨毛圍巾,釋放長髮中的囚徒
將萬縷髮絲播種在暈眩的空中田畝
蒲公英靜穆持誦,愛的念珠

<松綠石>

眸中之光光中的靈魂靈魂中有清白
清白中放射愛炯炯的光芒那一刻。真美啊
松綠石安眠在蒙塵的供桌上

松綠色清香松綠色迴身松綠色婉轉
婉轉中的腰被愛的雙臂環繞那一刻。啊時光
松綠石粉碎的骸骨像星星

<流蘇木>

兩袖清風,頭戴白花帽
是誰站立在大地轉彎的邊境線上
洗刷風景麼?腳跟沾著黃泥巴
彷彿可以開得久遠,彷彿已經開得久遠
白有多白?昨夜的青青知道
暸望張開十指,呼吸開落
晨曦拈花微笑

<古燭臺>

一根燭……燭焰方燃……燭焰將熄
心焰閃爍中……沉默閃爍……飄忽
沉默閃爍中……左手呼喚右手……右手呼喚左手
一根燭點燃……另一根燭……也點燃了
兩根燭照鑑……兩隻手臂……宛然相親
心焰閃爍中……精神閃爍……心與心照鑑……承托
太古……古燭臺……點滴銀夜裡……銀夜一雙燭


選自《野鶴原》黃粱詩選



2016年5月27日

雙聯詩〈淵明之風〉

1 淵明之風

荒徑有陶然之心
閑慢中總持自由

淵明之風吹拂過
五斗米堆壘的沙丘

2 素靜亭

手造,原木之亭
坦誠可愛的大山紋理

山水畫中一方朱印
謙卑,但打定主意絕不更改

3 柳之音

解散青絲踏春風
笛音婉轉,迎送光陰

漣漪中央深不可測
萬象羅列如來身

4 歡伯

酒為歡伯,逗苦取樂
消弭人性之善惡

天邊酒星浮白閃爍
燈下兩碗酒一碟乾扁豆

5 到處見南山

到處見南山
迴響時刻是柵欄

東籬寥落錢刀散
叢菊初開無言詩

6 無絃琴

天壤陰鬱,地壤濁重
林居人中,皮裂骨散

橫床之軀比之清琴
大夢無言說誰人彈撥我



2016年5月4日

雙聯詩 6首

<故土> 

大海是我的故土
隨手掬起也從不減損多少

身體的海洋無盡藏
魚群悠游而逝一晌貪歡

<遙遠的海> 

靛藍的絲綢之床
窗邊有女人細語交談

銀魚游過階庭
萬葉沙沙作響

<叼枝築巢> 

叼枝築巢空中書寫
銜枚夜奔急行軍

斷江截流以止渴
背水一戰學韓信

<敲敲井壁> 

星光與星光有肌膚之親
天宇何其廣大摩娑無盡

敲敲井壁聽回音
每一日,井底的漫長旅行

<沙洲焦白雨燕飛> 

雨燕剪碎傷心布
空中飛聲灌頂縫合裂痕

記憶忍者穿牆破壁
沙洲焦白,大河潛流不見蹤跡

<這間房子>

這間房子屋頂白了
調換黑瓦也無濟於事

重新做人還來得及嗎?
摸摸能飯的牙齒


2016年3月31日

曹小容的身體性曼陀羅圖像

飛翔與綻放     /黃粱

曹小容,人的幻相,油彩畫布,80 x 116.5 cm,2012

曹小容的藝術圖像主體是女身,通常只是一個女人,她的圖畫探討的主題是「自我」。曹小容通過對身體的自我觀照來探究女性生命的奧義,這是進入她圖像世界的一條主要線索。
從表象來閱讀她的畫,第一個感覺是神秘與幻化。女性身體的輪廓隱約可見,但胴體肌膚與身材曲線都很模糊,可見身體的外表不是焦點。但曹小容的藝術憑藉的也不是心靈意象,以想像的造境來回應生命意識的諸種流轉;而是身體意識的自主衍伸,身體圖像經過潛意識的諸種變形,線條波動顏色交疊,幻化出意蘊幽微情思動盪之美。
曹小容藝術圖像中的女身不只是審美客體而且是審美主體,這個女身有許多表情、許多故事要述說,藝術家的情感和欲望,時而擴張、時而扭曲、時而斂藏,從身體圖相中化身蝴蝶、鳥獸、花朵、雲彩、甚至日月之光。
從可見的表象更進一步索隱,在色彩線條的流水波光之下藏匿著女人的愛欲渴望,女性命運的密碼被編織在身體圖騰裡,等待閱讀者的思維與考掘,觸摸與擁抱。這是永恆的愛之呼喚,是涵藏在身體基因螺旋體裡的電子,伺機變化跳脫既定鏈條;是積疊在潛意識中的曼陀羅花瓣,正在回歸心靈原型盡情綻放。

2016年3月24日

九種反旋的歌聲――大陸先鋒詩人與詩歌簡評

一個時代的文化環境是由多重力量共同模塑政治經濟文化傳統傳播媒體等等由此而組購一個龐大的文化生產領域能夠順應體制佔居領域核心襲奪面積最大的為主流文化退居邊緣的發聲為非主流文化中國大陸地區主導文化環境的力量是政治經濟傳統傳媒都被收納在意識型態的解釋單元中生存由此而形成了文化專制現象由於內聚穿透界域的力量它的先鋒性格在時代變遷中具備導引功能也無可避免地常遭壓抑禁制大陸先鋒詩歌自1979年新詩潮以降二十年的歷史也就是一股在地層下潛伏推進的心靈史它們深處比非主流還更嚴苛的生存環境它們是地下的詩歌

2016年3月6日

<寒夜吟--為琴士莊秀珍送行>

寒夜這壺酒為誰消瘦
飲得飲不得皆張大了口

睡去如夢醒來飼虎
兩岸大雪紛飛中流一頁琴譜

陽光終古崢嶸只是無人識得
鶴鳴九皋,蒼天肅穆

2016元宵黃粱敬書

2016年2月25日

《小敘述 二二八个銃籽》黃粱講座


主講:黃粱  時間:2/28(周日)19:00  
地點:島呼冊店   嘉義市北興街86

一、《小敘述》書寫緣起

緣起1 1978年父親往生,2009年母親往生,父母艱苦的一生促使我尋索台灣的歷史巖層;家族歷史脈絡與台灣歷史脈絡息息相關,台灣人民與整體社會需要徹底覺醒。

2016年2月13日

給菲奧娜――和《無形之眼》


/黃粱

抽象畫寫實畫膠著在詩裡
戶不相讓互相取暖
如一段從人生中偷竊得手的凹凸樂曲
從很多事件很多地點
被形象與聲音催生在思維
的鏡中拉拔成長
有時花園有時囚籠鏡子背面大風埋伏
洗牌過後幻覺的臉
弄箏的手陣前彈出了空山與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