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1日

黃粱《猛虎行》後設筆記13-14

<檸檬禪>

夏至檸檬樹,滿樹綠光
老天捎來了一封信

清晨的檸檬禪坐空中
一個個嬰兒表情的臉龐

2018年6月9日

黃粱《猛虎行》後設筆記11-12

<敲敲井壁>

星光與星光有肌膚之親
宇宙浩蕩維度無窮盡

敲敲井壁聽回音
每一日,井底的漫長旅行

2018年5月14日

黃粱《猛虎行》後設筆記9-10

<幻影迅速>

珊瑚、琥珀、真珠、瑪瑙研作一色
夕顏如何形容?美人皈依空門

天缽徐徐傾倒,歸雁過藍關
天地線上白刃一閃,大盜已遁逃

2018年4月20日

黃粱《猛虎行》後設筆記7-8

<自然一瞥>

處女瞳灼傷你的眼
巨嘴鴉食腐的大嘴叼住兩邊耳垂

每一寸肌膚都滴翠的空氣
鼻梁滿青苔,羞怯的呼吸

最初的「詩」與「最初」的詩

        宛璇與她的女兒阿萌,共同譜寫了《我想欲踮海內面醒過來/子與母最初的詩》。最初的詩有兩種解釋:(一)「詩」的原始、(二)關於「最初」的詩;前者牽涉詩的根本,後者觸及生命根源。阿萌三歲四個月隨口說出幾句話,被母親記錄下來:

我想欲一个足烏足烏的抱,親像暗暝內底有日頭。一開始,是暗暝佇日頭的喙內面。毋過這馬換過來啊……是日頭踮佇暗暝的喙內面

詩歌必殺技──閱讀黃粱歌詩《猛虎行》

/沈眠

    武術裡有一路拳名為虎鶴雙形,乃是:如猛虎之勁,用以虎爪之形,似鶴靈之意,採以鶴啄之象。讀《猛虎行》,就讓我浮想如此,主要是在這本之前的三十年精選詩集,名為《野鶴原》,頗有巧合,兩本接連而讀,也確實猶如讀絕世高人的詩歌雙拳法。尤其是黃粱詩風門戶自立,似不與當代干涉,任現代詩演變萬千,他仍舊守他的道,寫只有他想寫會寫的詩歌。行雲起來,流水遍地。
   
黃粱是島國現代詩壇的奇人(其實他壓根自外於詩壇),他窮一生之力奉獻給詩歌,殆無疑義詩歌是他的志業。當他講起詩歌就有一種舉世的熱烈,像是他從洪荒裡頭站出來,一身的曠古絕代,捨他其誰的氣概令人嘆服。

2018年2月27日

二二八史詩《小敘述》10首朗讀檔

詩:黃粱  華語台灣語朗讀:黃粱  客語朗讀:羅思容


           封面設計:蔡宛璇

 2014年的漢字當代藝術節邀請詩人藝術家蔡宛璇參與展覽創作,宛璇決定讓我的《小敘述》轉換為聲響的、空間的展覽形態,於是邀請我錄下了詩集文本朗讀。當時策展單位猶豫該讓作品展覽在二二八紀念館(策展方向傾向“檔案、歷史的詮釋”),還是藝術教育館(策展方向傾向漢字的“文學性”)。而宛璇和策展人都認為《小敘述》的文學價值、對詩/語言的關注和開創更應該被凸顯,於是展出於南海路的藝術教育館。

《小敘述》的朗讀同時凸顯了台灣史與台灣語兩個面相,還有台語文詩歌之美。因為錄音過程在我的書房,聲音環境不是那麼純淨,但情感比較能投入。由於文本頗長,要求語調適度又沒有朗讀差錯,難度超出我的預期,可見母語語境漸漸遠離了我的身軀,實在對不起「台灣母親」。我選了《小敘述》10個文本朗讀檔放上網路,與各界分享歡迎下載。

台灣文化要復興必須從教育著手,語言教育和歷史教育必須徹底重整,台灣的文化主體性才有建構的基礎。台灣各族群的語言必須受到同樣的尊重,不然族群和諧共生從何談起?期待更多人一起來關心台灣的主體意識與國家認同命題,催生新台灣人與新台灣的誕生。


黃粱歌詩《小敘述  二二八个銃籽》
唐山出版社,2013年出版


2018年2月9日

黃粱文學年表

19582月出生於艋舺,木匠的兒子,排行九

19788月父親過世,寫下生平第一首詩

1981年八里海濱自修《南傳阿含經》《樂府詩集》

1982年瀑布下歌吟<秋之蘆>,初嚐詩之大歡喜

1984年賃屋灣潭山村,<終於又是藍>風格肇啟

1990年整理《詩篇之前》甲編,黃粱詩學雛型

1993年嘗試新詩評論,第一篇<想像的對話>

1997年出版新詩評論集《想像的對話》(唐山)

1998年出版詩集《瀝青與蜂蜜》(青銅社)

1999年主編《大陸先鋒詩叢》第一輯10卷(唐山)

2003年紫藤廬「顧城紀念講座」,詩學初開講

2004年主編《龍應台與台灣的文化迷思》(唐山)

2005年首度發表詩學論文<從一首詩洞觀一世界>

2009年主編《大陸先鋒詩叢》第二輯10卷(唐山)

20105月遷居花蓮鳳林小鎮

2013年出版30年詩選《野鶴原》(唐山)

2013年出版二二八史詩《小敘述》(唐山)

2017年出版雙聯詩集《猛虎行》(唐山)

2019年新詩史論集《百年新詩1917-2017》計劃付梓


《猛虎行》寫作緣起


 <檸檬禪>寫作2011年夏至,清晨漫步庭園,佇立香水檸檬樹前,恍然發現藏身綠葉間,一顆顆圓滾的翡翠臉龐,笑容可掬精神閃亮。無上喜悅滋生,聖潔之情默默昇揚;如何回報?惟有賦詩。

    逸筆草草,為生活與節氣留下跡痕;段落四季裁定章節,字之「檸檬禪」。形式皆為雙聯詩,雙峰並峙空行峽谷,意欲草創格式,宴饗語言藝術之美。當初懵懂一試,得自<春媾>意氣原始之啟發;詩,混沌初開動靜自如,方能大化自在。

    2013-2016年間斷續塗鴉,整編得詩七十二,取名「猛虎行」。將「檸檬禪」汰選半數,並加「死生一念」三連作與「春媾」七章,願望小歇,切磋分享。「檸檬禪」澄懷之作,見素抱樸;「猛虎行」放心攝心參半,狂城亂馬追獵機警,留下殘酷咬痕;「無題」系列從聯句奪胎,揣摩尺度與變化,推衍虛實相因。

    詩,安頓人類靈性的家園,觀喧囂大千於寧靜致遠之掌。


2018年2月8日

原生性與異質性交響:子與母最初的詩

/黃粱
  
      一本以鉛字活版印刷的手工書,加一張以聲音(歌唱、唸誦與演奏)詮釋詩意的CD。書寫內容是一個女兒(二歲到五歲)的詩,母親的詩,與母親的陪伴隨筆。書寫語言;以臺語文為主體(華文對照),加少數法文。奇特組合來自定居臺灣的臺法聯姻家庭,女主人是澎湖詩人蔡宛璇,留法視覺藝術家,男主人是法籍聲音藝術家澎葉生(Yannick Dauby),小詩人是他們的女兒澎科萌(阿萌)。

2018年1月17日

不語者的秘密小刀──評黃粱歌詩

/余怒

        閱讀黃粱,是從他的詩學文章開始的。與那些脫離了文本,藉助大量空洞的術語掩飾自己鑑賞力和辨別力的文章不同,黃粱以他的真正學識和對具體作品的深刻洞察進入到詩學批評的領域。在筆者看來,他是個「懂詩」的批評家。這一點,十分重要。因為一個「不懂詩」的批評家,即使他擁有足夠的知識準備和一套相當完整的理論體系也是無濟於事;相反,他們越是「淵博」,越是不利於中國現代詩歌的建設,它可能帶來的負面影響足以抵銷這麼些年來詩人們的努力。「不懂詩」的批評家是可怕的。
        正如海德格爾對荷爾德林、喬治特拉克爾的評說和維特根斯坦對具體語句的闡發一樣,黃粱的詩學是建立在文本-語言研究和個案分析之上的。尤其,黃粱對那些真正處於邊緣的異端詩人們的看重令人感到欽敬,他在給筆者的來信中說道:「總之我不是規矩的……我們是同類。」1
        不用說,這樣一位批評家的詩歌將是具有詩性的,這一點在筆者閱讀黃粱歌詩《瀝青與蜂蜜》2之後得以證實。可以說,黃粱的詩歌作品比起他的詩學文章來說是毫不遜色的。他的詩歌在遠離表象世界和世俗經驗的同時向我們展示了純粹審美的力量和人類精神可能達到的廣度和深度,他對包括老莊與禪宗在內的傳統文化的容留和對西方意象主義、超現實主義者諸流派藝術手法的吸攝使他的詩歌呈現出一種無我、空明、虛靜、恍惚、澄澈的精神境界。

2018年1月15日

門外有虎,門上有詩——黃粱《猛虎行》


/廖育正

黃粱詩集《猛虎行》收入他開創的「雙聯詩」:上下兩段,每段兩句,中間隔一空行。這批作品包括已收於前作《野鶴原》的「檸檬禪」系列,及早期《瀝青與蜂蜜》的若干篇章。整體而言,可視為黃粱對詩形式的戮力經營。

絕句是中國古典詩的一大核心,其他文化也多有四句詩體,如伊斯蘭的魯拜體四行詩。以新詩遙致絕句並不罕見,例如羅智成「新絕句」系列,而黃粱《猛虎行》亦有此意。

2018年1月5日

黃粱《猛虎行》後設筆記5-6

<野鶴>

將鶴養在字行之間
空谷停雲,九點秋煙

閑雲又被晚風剪成碎玉
野鶴歸去時,西天獨留傷心碧

2017年12月27日

天山遯:諦聽黃粱詩歌中的愛與逃

/聶豪


  黃粱,最為詩壇熟知的事蹟是與唐山出版社合作,編纂了兩套《大陸先鋒詩叢》,但相對於詩歌編輯的身份,詩人廖育正給予他的另一個稱謂或許更為貼切:「少了一夢,黃粱兩字,意義等於『詩歌赤子』」[i]。廖育正一語道出了黃梁不計代價獻身於文化理想的藝術性格。透過黃粱的篩選與引介,臺灣的詩歌愛好者接觸到了大陸前衛的當代詩歌,拓寬了美學視野,作為編輯的黃粱功不可沒。臺灣當代詩歌的版圖本是小眾,鮮少有人敢於堅持自己的閱讀口味,有計劃、大規模地推出風格殊異的詩選輯,若非秉持著一顆赤子般的詩心,孰能為之?

  不僅是詩歌赤子,更是遠避塵囂的隱者,黃粱賃居山水田野之間的生活[ii],似乎間接地影響到他的詩歌。黃粱的詩風幽深、澄淨,閃爍著返璞歸真的神祕。從早期詩集《瀝青與蜂蜜》中理想與現實的困阨對峙,到後期引領讀者探索《野鶴原》的蕭散風貌,不事雕琢的詩句蘊含著仿若天成的精神礦藏,以俟來者采摘。 

2017年12月23日

不論而論的並峙——論黃粱雙聯詩的視域

 /李嘉華

一、雙聯並峙,事理自明

        黃粱新作《猛虎行》中的雙聯詩格式,由兩組各兩行的聯句構成,中間再隔一空行。此種格式給予讀者直觀的並列對峙效果,充滿新銳氣象。而且中間的空行又適度留白,可誘發出讀者的懷想,即席詮釋空行兩端的境界,與作者一起參悟兩端的事理,和樂共鳴。
        可以說,黃粱雙聯詩的結構,形成了一種「不論而論」的視域,作者毋須贅言字詞背後蘊藏的事理,而是經過巧妙的詩思,安排雙聯的格式,使讀者面對雙聯詩,在兩端的並列對峙下,事理自動彰明,讀者自成領悟。整個閱讀經驗,不再只是一般作者朝著讀者輸運論點的單向灌輸,而是提供了詩思的視域,不論而論,其論自明。

2017年12月22日

黃粱《猛虎行》後設筆記3-4


<春媾>

春媾,寡婦的肉體與枯枝
語彙的手——

不可計量的相遇
世界,針與水珠

2017年12月15日

黃粱《猛虎行》後設筆記1-2


<泥濘>

泥濘摶一張悲傷的臉
眼睛塞滿了碎石

總想抓住雨腳攀登
原地跳爛醉的芭蕾

2017年11月17日

當「跛豪」不再跛嚎時,《跛豪》之我識


/黃粱

    跛嚎是一個懂得自我悲憫的小孩,悲憫與小孩在當世都不值錢,跛只能邊拐邊哭行路難,把一張嘴巴都哭掉了,遂自以為「跛豪」。愛哭很容易善哭很難,君不見「孝女白琴」在詩壇大行其道,纏綿宛轉語調高亢,一副隨時要去上吊的樣子,卻始終找不到能搭配其喪容的吊繩品牌。《跛豪》也提倡哭調仔,哭腔有點特別;一上場,「我的手/每天多出/新的傷口」,標準哭腔,這手,殺雞、剖魚、挖鼻孔,沾滿了黏液(形象不太雅觀),「洗過手後/開始灑鹽/時間把我切絲走水/我是這樣的一種配菜/我要相信/我可以讓它們/變得美味」。嘿!「灑鹽」動作突然轉向,悲哀滲透出一絲絲喜感。這首詩的標題不翼而飛,我猜,作者的意思是,把文字的「表演性」降至最低。

2017年11月12日

有河book迴旋曲


/黃粱

           有河book讓人難以置信地延續了11年,也讓人難以消受地收攤,它創造了獨立書店的一則傳奇。<有河是啥?>寫於10年前,從內容可見,書店初期即有入不敷出的窘境,但依靠隱匿的詩人非現實與686的踏實幹勁,有河陪眾多河友走了過來。隱匿從初期的身心靈閉塞狀態慢慢敞開心胸,罹了病反而更開朗更安然,詩也越寫越好,真是罕見的奇蹟;相信她能度過難關,獻上黃粱的祝福。

<有河是啥?>       200710月黃粱詩

2017年11月8日

諷諭詩三首

<浮世繪>

囚犯一車車押赴刑場
準時準點,心甘情願

狗樣地搖尾巴,請示上司
亂葬崗討生涯

<絕望的情書>

活著是一封絕望的情書
凝睇終日也拉近不了彼此

孤燈下振筆疾書
考古遺址發現一對戀人枯骨

<鐵絲通電>

簡陋的圍欄,一張佈告:小心通電
鐵絲上的刺說著忽冷忽熱的笑話

牧場牛隻們打量你的身軀肉
默默估算市場行情價

黃粱雙聯詩集《猛虎行》 唐山出版 2107年9月